作者 主题: 求助,关于跑团后期修改成文章中的辅助描写如何解决 ⊙ω⊙  (阅读 1502 次)

副标题:

离线 无光的誓约者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将文章更加连贯与生动的方法,麻烦了,各位
自己写的在下面。
已经很晚了,太阳已经半边藏入地平线。我顺着已经残破的水泥楼梯走到了楼顶,这是这座城市中一栋普通的烂尾楼,只有一个简单的框架,孤独的耸立在这个繁华的市区边缘。
我舒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手机中的号码。今天并不是一个好日子,刚打算和一个客户签单,这个电话号码让我不得不来到了这里,无法拒绝。
走过放在上面的一些建材废料。顺着昏暗的光线,这一次,我看见了熟悉又陌生的人,穿着正经的西服,还有躺满地面的罐装啤酒罐,他坐在楼顶的边缘,身下是一块撕开的旧纸板,小碎的水泥颗粒将他的位置围着一圈,我缓缓的靠近过去。
他听见了我踩碎水泥小块的声音,身体僵直了一下。“叶城,你来了”没有看我,掂着酒罐边喝边看着远方的繁华。
“嗯,什么事这么急?”我问道。
听见我的话,他将手中的酒罐捏的作响,继续保持着原本的姿态“叶玄不在了。”他继续小口哚着酒“就在今天上午,刚走,我参加了他的葬礼。”
“走了?好吧”我叹了一口气将手插进牛仔裤的前面口袋里继续说着“........你们.....我们.....大家.........十年了啊”虽然表情无所谓,但是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准确说,十二年了”他将喝完的酒罐向后抛去,骨碌碌的滚到了我的脚边。
“你还记得那一次吗?”他扭过头,看了看我,像是第一次看见我一样,继续从那一堆瓶子里翻找着什么翻了一会,好像要放弃,躺在地板上,双腿在外面摆着“那个医生说的话”
看着他的翻找,我走过去,想要帮忙。伸手摸想酒罐堆。“pia”他将我伸过去的手打开“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沉默,自以为是。”说着从里面掏出了两个新的酒罐,用手掂了掂将其中一个抛给我。
“不记得了吗?我就知道,你早忘了”他惺惺的看了看我,有些惨笑。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忘记”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以前的记忆,就好像昨天。
叶玄的事情在心里还是有些难受,不由得打断了他的话“孙七巧,最近怎么样?还好吧。”
“还好,死不了”孙七巧顿顿的猛灌了一口,转而看向我,眼神复杂。“我今天来找你,你应该了解为什么吧。”
“知道”
“哦?说说看!”孙七巧看着我“我猜你不知道”
正在我想要说着什么时。一阵直升机特有的机翼旋折的生意向着这边过来,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保镖抬着一个轮椅走了下来,轮椅上坐着一个女孩。
“王雨珊”我看着女孩有些不确信。
面前的女孩太熟悉了,熟悉的我不敢相认,黑色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有些惺忪的眸子里透露出疲惫与抑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孙七巧突然从身后窜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带着酒气来到了我的旁边,勾着我的脖子“好了,齐了,别说别的,来,喝酒!”
“你.....变了”王雨珊看着孙七巧的颓废模样轻声说着。“你不再是那个谨慎,冷静的人了”
孙七巧轻笑道“你也是,那个爱哭鬼,长.....长大了”
"我们都变了"王雨珊制止了想要推轮椅的保镖,推着轮椅走过来。
“你们过来不是为了感慨的吧,还有什么事吗?十二年没有打电话了,今天突然联系我们”我看了看他们打断道。
孙七巧沉默了,沉默了一分钟,我也不敢说话,王雨珊一样,想要等待着什么,等待着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我想知道....想知道....第四次实验什么时候开始。”
“你居然还在期待着?”王雨珊夺过我手中的酒罐“没有了吧.......没有第四次了。”
“不!我相信!有的!你们看看这个!”孙七巧从衣服内侧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随意钉在一起的文稿,上面写满文字,潦草而熟悉。
我接过文稿,打开看了看。这是叶玄的笔记。
“你怎么得到的?”我看了看文字,盯着他。
孙七巧呵呵的笑了笑,“我不是说过吗?”他将酒罐的盖子打开“我上午去过叶玄的葬礼了。”
“你们常联系吗?嗯......孙七巧......你和叶玄。”王雨珊皱着眉舔了一口酒,露出了难受的表情。
摇摇头“今天上午,我开着车,准备上班,为了能够早点完成今天的任务特地起的早了一点。在车上叶玄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我就过去了,拿到了这个。”
王雨珊点点头,看了看我,“叶城,你呢?”
“我?什么?”有些疑惑,王雨在说些什么。
“你们常联系吗?”继续追问着我。
“如你所见”摊摊手“刚见到,才来。”
“好吧”王雨珊叹了一口气“你们.......和我一样.....如果不是这件事,大家早就忘记了过去的那件事吧。其实啊,我早就有所感悟了”在看了两人想要继续自己说的表情后继续道“每一次我们都是醒过来的,在监狱遇见老胡的时候,还是在医院遇见那个主任,都是昏迷后醒过来。”
“等等”孙七巧打断“我记得监狱时我们没有睡着,我们在监狱车上是清醒的,并没有昏迷。”
“那你失去了我们在学校认识和监狱之间的空白怎么解释?”
“好.....好吧,接下来呢?”
“我的身份,还有我的身体。”王雨珊继续说着“最初的我能够正常的走路,甚至跑,而现在”她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样子“轮椅上的残疾人而已。再也没有了我们和巨大化的老胡打架时,我曾经的投掷,还有被误伤。”他看了一眼我们,“叶玄那个砸向老胡的陶制的酒罐最终砸向了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孙七巧有些生气“我们现在并不是回忆那些糟糕的过去。”
“糟糕吗?”王雨珊继续说着“那什么才是美好呢?你的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我记得刚开始第一次实验时你在那个充满童真的学校里,信誓旦旦的说着”她停了一下“当一个普通的清洁工。大学毕业的你和当时十六岁的我说着这些。”
“人是会变得,如果是清洁工,我怎么养活我的父母,我的孩子”孙七巧猛地灌完了酒,直接“pa”的一声,将铝罐摔在地上。“现在的我其实一点都不想要那种在疯狂的边缘跳舞的生活,第四次?去t m d第四次?该死的叶玄,死就死了,干什么打破我的生活!你们也是。为什么会遇到你们!”孙七巧有些歇斯里底了。
我听完后有些无奈,是啊,在这一些事情中,无论是欢乐六一中,被献祭的王雨珊还有邪恶的祭祀李老师,还是监狱中被银杯操控的光头老胡,和蔼的他最终逃不掉被杀的命运,更可怕的是第三次,医院中的的我们遇见了落幕者,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舞台,其他人都是配角的无尽位面理论。最终的我们什么都不了解啊。我们在雾中探索,探索的却是毫无意义的,甚至是错误的。
“王雨珊”我停下思考“算了,我们就当做没看见这个东西,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孙七巧回去上班,我见客户,你.......好吧至今我不知道你干什么的。”
“第四次的开端,精神病院,没错,我是一个大小姐,这一切都是父亲的安排,我的爸爸想要给残疾的我一个能够自由活动的舞台,于是给了我一个六一的假期舞台,给我们注射了从太平洋中某种残骸提取的药物,谁知道,后面完全变了,无助的我,无法适应着这一切。你们扮演的却很好。”王雨珊一边说一边喝着,说完,酒就下去一半了。“味道还是不错的。”
“刚买的冻啤,不过已经不凉了”孙七巧走到啤酒罐堆里想要继续找,不过他惺惺的走回来就知道已经没有了。
“我只是想知道”王雨珊继续说着“第四次的开场,我们仍然昏迷了,醒过来,大家就各奔东西了。第四次......到底是什么”
孙七巧听见王雨珊的话,思考了一下。“无论是那个小学,还是医院监狱都是真实存在的,无论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认为的那是梦的可能性太低了......要不这样.....我带着你们过去看看吧!再去一次那个地方。”说完,满身酒气的他,掏出钥匙环,我开车去。
“算了”我摇摇头“你喝酒了,明天去吧。今天大家先回去吧。很晚了。”
这时我看了看天,星河璀璨,充满生命的希望与神秘。下面的我们,内心却五味杂陈。
“好吧”孙七巧挥挥手将自己的西服脱下搭在肩上。“希望明天见到你们时还活着”
“嗯”我想了想,打开了手中的笔记,很遗憾,天太黑了,即使星光,也是卑微无力的。我看不清上面的字迹。
叶玄以前是一个.....嗯.....怎么说呢.....一个信徒,他并不是信仰者上帝耶稣的人,而是一个对于一个身着黄衣的人的崇拜,不过......很不幸,他至死都没有真正的知道他信仰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落幕者出现了,他也变了,后来.....谁知道呢,大家分开了。
叶城将今天的事情写在日记本上,躺在床上,深深的睡去了。在他不知道的窗外,一个巨大可以裂成上下两半的巨大锯齿眼睛正盯着他,好像,盯了十二年。
早晨的阳光还是让人沉醉,我在七点钟的阳光下趴在床边,在嘈杂的闹铃声中顺手按下了闹钟的按钮。一天又开始了,今天还要去那个地方,我为此特地码了一篇请假条例标准文本提交到公司后习惯性的穿上了自己的休闲装。
在拥挤的车流中不断的如同蜗牛爬行一样的前进,耗费着我的汽油。索性作为一个标准的职员,标准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再次来到烂尾楼的楼下,两个人已经到了。
我看见孙七巧继续转着手中的钥匙环,王雨珊还是两个人带着她,坐在轮椅上看着书。
“老孙,走吧”我不想等待那么多,只想早点解决这件事,我不想几天不上班被自己的下属顶替了自己好不容易熬上来的位置。
“嗯”孙七巧点点头,我们几个人就坐入了他的车子。
车厢里响起了《回忆的沙漏》,我坐在副驾驶,王雨珊左右两个保镖,大家沉默着。
“最近的就是第一次去的那个学校了,我们就去那里吧。”
“没意见”“可以”再得到两个人的确定后,大家有一次沉默,事实上这很正常,我们大家基本上都不是客套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好吧,也许仅仅是只有我们几个的时候吧,毕竟......在和客户谈判时我还是很会说辞的。
就这样一路沉默的来到了学校门口,我们找了一个树荫下的停车位停下了车。这里并不是市区了,超过六环的地理位置让这里的物价并不是太高,很多不同阶级但是也不是差距太大的人们有能力来到这个学校。这时学校才刚上课没多久。
我掰开了门锁走下车子,他们也刚好走下车,没说什么,作为以前的自以为的侦查员,我总是习惯性的走在前面,呵呵,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这里还是和十二年前没有什么差别,唯一不同的是围绕着这个小学的巨大林地已经被正在兴起的楼房所填充。
我走到门口,左侧依旧是门卫室,坐在这里的老大爷也老了很多,十二年前的他摆着一张严肃脸,看谁都看不惯,只有面对孩子时才有着温和的笑脸。现在皱纹与岁月让他只能坐在一个椅子上温和的看着校园内迟到狂奔的学生。
“大爷,还记得我吗?”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这是我的习惯,总有人喜欢这个,我递给他一支。
“你是?”他扭过头看着我,有些松弛的眼袋和苍老的面孔中没有什么表情。
“十二年前我们几个人曾经来参加那一年的六一典礼,那个以前拿着一个水桶和拖把,你应该记得吧。”我继续尝试着,虽然知道对于十二年前的事情,能够记得的人很少了。大多数是过眼云烟一样的扫过后就忘却了.......我们不能苛求太多。
“你们叫做什么?”他伸手向下摸去,掏出来一本已经发黄的册子。
“咦,记名册?”孙七巧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emmmmmm从他那半边西服像是要坠在地上,左手从小腹伸进衬衣内部骚弄着肚子。就知道了......
“你看得清?”我有些诧异。
“这不是废话吗?要不然以前那些谜题老子怎么解决出来的?”
“呼,好吧”我看着他翻开记名册“不用这样的,毕竟老黄历了”我想要阻止他。
“没什么,老了,就习惯性的询问来访的人以前有没有来过的,除了你们就没有更早的了。”他翻看了一下说到。
“哦,来的人比较多,你们叫什么?”
“孙七巧”“王雨珊”“叶城”
我们三个回答了问题。
“嗯,进去吧,这次就不用写名字了”他拿着笔在上面划了几笔后,按了一下按钮,铁门就打开了。
“虽然这里的物价与地价很高,但是这里的建筑还是很不错的”我看着眼前的教学楼,走在已经空无一人的林间小道,两侧是教学楼。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喷泉,双手行礼的孔子先生站在平台上方。不过喷泉看起来早已经停止了功用,上面洒满了已经开始腐败的落叶。
多么正常的旅程,也不知道孙七巧到底要说些什么,解决完就去上班。
“喂!”孙七巧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等一下”
“嗯?”停下脚步,看向他“怎么了?”
“你去哪?走那么快?”
“还能去哪,当然是去看看当时那个昏迷了许多学生和家长的教室了。”我不禁有些疑惑,这不就是咱们今天的目的吗?
“找不到的,刚才我问了一下门卫,他说『早就被拆了,十年前就没了,现在只是一个慈善家新建的图书馆』”
好吧,既然没了,那么我就回去了,今天的假可不能白请,要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出去吃顿好的,心里想着身体头也不回的走向大门。
“先别走,看看笔记吧”
真是的,还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吗?让我一天天的这么过去不好吗?我知道,看来孙七巧的目的就是让我在这里看这个东西,然后帮助他调查。该死,他不是说受够了吗?为什么还继续。
没办法,接过笔记,掀开第一页画着无意义的涂鸦的笔记。
【你们可能会回到以前的地方,看看我们前三次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早已经看过了,你们大可不必过来。
我知道我将要受到神的呼唤,跟随着神的步伐,和你们在一起时你们就知道,我是一个有信仰的人,只不过我并没有说出来,来让你们看看神大抵的模样吧,当然,这只是大致的幻想,你们可以了解的】
我继续看向下面的画
【一大堆意义不明的线条堆砌】
好吧,疯子的呓语,看来他才是一个疯子。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神,不可直视,(后面又是一堆无意义的线条堆砌)我们曾经见过的眼球在这里现身,那一天,你们去救王雨珊,我独自站在走廊上看着天空的月亮,后来,他转换成了一个人类的巨大眼球,如同圣经所言,一个眼睛幻化成了太阳,另一个成了月亮,这些年我探究了所有的教典文章,所以有些夸张,我只是看了一下关于新教与旧时代教义的一些神的描述】
我翻看下一页继续看
【我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神,经典所描述的神,都是拟人化的,也就是说他们都被可理解化了。那么,我们反推,这些所谓的神,是不是神都是不可理解,强行被人理解的所造成的结果】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没办法,看着面前的文字,我想知道这一次的目的。
【真正的神,不可理解,不可描述,不可名状。如同蝼蚁面对星空。】
好吧......这个我知道,在第三次的医院,我原本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并在医院躺着,在和由落幕者扮演的主任聊天后就打算前往会议室,结果突然出现在了与现实世界相反的暗世界,那里残破不堪,就好像被风雨浸润了几十年的建筑。
这里还有一个被囚禁在暗世界会议室的幽灵所说的“神无所不能,无法理解,没有身形”请求我们解救他,让他步入轮回。
我还是从没有电梯的四层顺着布满苔藓的电梯井爬到了地下室,看着原本正常世界明亮的大厅和整齐的座椅全部变成了半掀开和洒落满地的骸骨,即使是电梯井里,全是零碎的骸骨,从上面撕烂残缺的衣服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医院的人,警卫,护士,还有病人的骸骨,也许是我胆怯,我没有出去而是在电梯井门口的后面观察墙壁,那里有一堆无数圆圈随意的画在墙壁的东西他们像是聚散又好像要分来。无法理解,我摸了一下便被吸了进去,重新回到了现实中的医院门口,就好像是一场梦。而孙七巧和叶玄则在门口,才刚刚出去几分钟,而我.....在里面至少度过了半个小时.....谁知道呢?不了解。
所幸,自从离开第四次开端的医院迄今为止,我就还没有遇到过其他的灵异奇怪的事情了。
“你看完了吗?”孙七巧来到我的旁边“没几个字,其他的全是一些涂鸦绘画。”
“等一下”我继续看着。
【我一直思考为什么我会亵渎语言,和人在一分钟对话三次就让人内心暴躁,虽然在当时并没有察觉,我时候思索了一下,监狱的老胡,还有第三次普通医院的主任,那一个特护病房的村官,他们的内心都受到了混乱,暴躁等情绪的影响,尤其是那个村官,在他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和监狱老胡一样的杯子】
“!”一样的杯子,为什么不早说,这并不是王雨珊所说的梦境,而是一种特殊的联系,第二次最后,当我们杀死老胡后,一个鲜血构建出来的家伙一定是真的,他一定真实存在。他就是由杯子里出来的。
【上面刻画着穷奇和梼杌】
“等等,我记得老胡的杯子是什么来着!”我诧异的喊出来
“混沌和饕餮”王雨珊推着轮椅过来。“你还记得那一次在监狱刚进去,就是还没有见到老胡时看见的新闻剪条了吗?”
“当然,不记得......”虽然有些印象,但是早就忘记了。
“我来说吧”孙七巧坐在喷泉的边缘看着我们“这是一个考古发现。”
“考古自一个荒僻的村落”孙七巧将钥匙握在手心然后甩到手背,头低的很低。周围暖阳照在背部,给经常处于空调房间的我渐渐的来带了一丝的温热。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内心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
“你们也许知道大概的事情,事后,我自己也有相关的调查,好吧”他摆了摆头“虽然我想要拥有一个平静的生活,我也有些好奇所谓的真相是什么,到底是一场梦,还是落幕者所说的一个戏剧,我们只是临场发挥的演员而已。”
“演员?不可能的,如果是演员,观众呢?我怎么到现在都没有看见”我对他拥有这样的想法不可置否。坐在他的身边继续说着“也许你曾经经历了很多,我也是,大家都是,我们都有所谓的成长了。”
“我们不能肯定一件事,也当然不能否定什么。真相也许就在你否认的事物中。”
“说的挺有道理,我也不说什么了”孙七巧嘲弄道“那你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回去了”站起身要走。
“哦,对了,别忘了,等事情结束了,告诉我怎么一回事。我去上班了,麻叶,这个月的全勤没有了,咱的大餐没了。”
我强忍着眼前吊儿郎当的男人,看着他的即兴表演。“放你nndgp”我上去对着他的大腿骨踹了一脚“你是什么样的家伙我不了解?装作什么都自己承担,你以为你是主角?想太多!”
我看着被一脚踹倒在地上的孙七巧,看着他挣扎的想要起来“我知道你说的考古发现,也知道这一切有人或者奇怪的东西在操控。你以为老子想干,我每天参与自己的社交,享受着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孙七巧趴在地上,听见我的话肩膀和身体不断的颤抖,谁知道他有什么想法,管他呢,我就是要说出我自己的感受。
“好!”他锤了一下地面,锤的很重,说话喘着气。“你厉害.....你厉害....”说完扑倒我的身上,强行摁倒我“你这个叶狗,别太把自己当回事,我第一次见面是叶玄,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个为什么一个姓氏,但是你们就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你就是一个垃圾”说着重重地将一个拳头打在我的脸上,重重的顺着脸颊擦过去。
“嘛的,就知道,你小子多少年没见,还是一样的脾气”他松开手揉揉我的脸,咱俩总是吵架,真是怕你了。
“一样。”
“闹够了没?继续解决问题啊”王雨珊敲敲护手,“快点解决叶玄的事情,还有看看第四次到底是什么,继续看。”
我们两个相互搀扶一下,搂着对方的肩膀,拍拍胸口。“好好好,继续继续”
“考古发现的酒杯被窃,这是两个相互组合的酒杯,也就是说,他们是一套的,可惜......迄今为止我们找不到他们任何的痕迹。”
“那我们现在该干什么”王雨珊有些不解“找酒杯,还是观察这个学校?”
“来学校并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我们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看看叶玄揭晓了什么,如果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别关系什么下一次了,我继续上班养孩子,你们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怎么样?”
“可以”王雨珊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没办法,继续看下去吧。
【我们无法断定所谓的酒杯和鲜血构成人物有什么相关联系,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面前的事情肯定有一些被隐藏,我们无法知晓】
这不是废话吗?继续,下面。
【关键一件事是,在学校这个地方,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祭祀李老师并不存在,无论是演员也好,真正的梦境参与者也好,肯定会留下相关的资料,相关的信息,可惜......他们没有存在的痕迹,就好像是凭空捏造的。】
【凭空捏造的?这不是说明我们所经历的,我们所了解的,全是不存在的?那我们的时间去哪了?我们应该和别人正常交流,正常休息的时间去哪了,我们又在进行着什么,我们干了什么,谁知道呢。(后面又是一堆奇怪的字符)】
看完这个的我深深的沉默了下去,我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
我僵硬的转过头“孙七巧,你说他是不是真的疯了。还是我们真的疯了。”
他将身上的西服单手提着背在背部,另一种手放在王雨珊身后的推手笑笑“都没,我们只是遇见了一些不符合正常理解的东西,相信我,到最后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解释的,毕竟我们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用来解决前三次实验。”
(emmmmmmm就先这么多了,能看出一些问题吗?
麻烦了。)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3468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引用
正在我想要说着什么时。一阵直升机特有的机翼旋折的生意向着这边过来,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保镖抬着一个轮椅走了下来,轮椅上坐着一个女孩。
“王雨珊”我看着女孩有些不确信。
面前的女孩太熟悉了,熟悉的我不敢相认,黑色长发随意的散落在身后,有些惺忪的眸子里透露出疲惫与抑郁,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孙七巧突然从身后窜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带着酒气来到了我的旁边,勾着我的脖子“好了,齐了,别说别的,来,喝酒!”
“你.....变了”王雨珊看着孙七巧的颓废模样轻声说着。“你不再是那个谨慎,冷静的人了”
孙七巧轻笑道“你也是,那个爱哭鬼,长.....长大了”
"我们都变了"王雨珊制止了想要推轮椅的保镖,推着轮椅走过来。
“你们过来不是为了感慨的吧,还有什么事吗?十二年没有打电话了,今天突然联系我们”我看了看他们打断道。
孙七巧沉默了,沉默了一分钟,我也不敢说话,王雨珊一样,想要等待着什么,等待着大家都知道的事实“我想知道....想知道....第四次实验什么时候开始。”

    正当我想要说些什么时,一阵直升机特有的、机翼旋转的声音向这里接近。直升机很快降落在不远处,两个身着黑色制服的保镖小心地抬着一架轮椅下来,轮椅上坐着一个女孩。

    “王雨珊?”我看着女孩,有些不太确信地问道。

    面前的女孩太熟悉了,熟悉得我不敢相认。她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背后,有些惺忪的眸子里,透露出深沉的疲惫和一丝抑郁。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嗯。”

    我张了张嘴,孙七巧却突然从身后窜了出来。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带着满身酒气来到了我的身边,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好了,人齐了。别说别的,来喝酒!”说罢,他将罐里最后一口啤酒灌进肚子,随手把易拉罐丢到一边。

    “你……变了。”王雨珊看着孙七巧那颓废模样,轻声说道。“你不再是那个谨慎又冷静的人了。”

    孙七巧打了个酒嗝,轻笑:“你,你也是。那个爱哭鬼,”他比划了一下,“长……长大了……”

    “我们都变了。”王雨珊抬了抬手,制止了想要推轮椅的保镖,自己转着轮椅走了过来。

    “你们过来不是为了感慨的吧?”我看了看他们,打断道,“还有什么事吗?十二年没有联系了,今天却突然给我们打电话。”

    孙七巧沉默了,足足沉默了一分钟。我并不敢出声打破这沉默;但王雨珊也一样在安静地等待着什么。

    等待他说出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我……我想知道……第四次实验什么时候开始。”半晌之后,他方才说道。



↑这种感觉怎么样?
« 上次编辑: 2018-12-02, 周日 23:40:38 由 zghzgh1779 »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
如果说3版是C++的话,5版搞了搞,变成了python;pf2搞了搞,变成了java。
——剃刀手奥卡姆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3468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喵觉得与其说问题在描写,不如说问题在排版、段落分配、错别字和错误的标点用法(咸鱼弹跳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
如果说3版是C++的话,5版搞了搞,变成了python;pf2搞了搞,变成了java。
——剃刀手奥卡姆

离线 zghzgh1779

  • 讲个故事吧
  • 根源索寻者
  • *
  • 帖子数: 3468
  • 苹果币: 9
  • 不会咸鱼,只会死鱼
引用
我还是从没有电梯的四层顺着布满苔藓的电梯井爬到了地下室,看着原本正常世界明亮的大厅和整齐的座椅全部变成了半掀开和洒落满地的骸骨,即使是电梯井里,全是零碎的骸骨,从上面撕烂残缺的衣服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医院的人,警卫,护士,还有病人的骸骨,也许是我胆怯,我没有出去而是在电梯井门口的后面观察墙壁,那里有一堆无数圆圈随意的画在墙壁的东西他们像是聚散又好像要分来。无法理解,我摸了一下便被吸了进去,重新回到了现实中的医院门口,就好像是一场梦。而孙七巧和叶玄则在门口,才刚刚出去几分钟,而我.....在里面至少度过了半个小时.....谁知道呢?不了解。
这是一整个很长的自然段,但是说的其实不是一个事
然后看第一句话,这一句话里塞了太多东西了,最好拆成几个句子
然后标点符号的使用也并不十分合理
整体看起来就不是很舒服
反过来讲这个描写本身喵觉得还是挺好的 :em013
《海国故事·辉耀姬物语》
《海国故事·风津姬物语》

——————————————————————————————
如果说3版是C++的话,5版搞了搞,变成了python;pf2搞了搞,变成了java。
——剃刀手奥卡姆

离线 无光的誓约者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嗯嗯,我去仔细的思考一下排版的问题,毕竟拿着原始资料信马由缰的人,就是我啊=_=,谢谢

离线 无光的誓约者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我去改一下╭( ̄▽ ̄)╮,仔细的弄一下,看看结果怎么样╭( ̄▽ ̄)╮

线上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新人
  • *********
  • 帖子数: 17449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精炼人物语言。强化环境描写。适当补充人物动作外表和特征描述。可以增加一些第三人观点的旁白来整理一下情况,带动故事节奏。
当然楼上提及的段落没有分好,字句没有处理通顺。也是阅读艰难的原因。
« 上次编辑: 2018-12-03, 周一 09:04:59 由 Seed »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无光的誓约者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ー`´ー)麻烦多多,emmmmmm只能努力校对了(自己太咸鱼,没有任何修改直接上传了,( ˘•ω•˘ ) ),只能再鸽他们几天了,期望别炖了我 :rolleyes: :em007
(潜水)

离线 Dya

  • 霸者之灾
  • 風紀委
  • *
  • 帖子数: 6371
  • 苹果币: 22
学好语文,多看名著。
在加班中心呼叫团的野兽。

离线 无光的誓约者

  • Peasant
  • 帖子数: 22
  • 苹果币: 0
现在跑现代团里的人大多都是二十多甚至十几的人,大家都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人情世故要靠想象,试着去跑现代团当时还不错,(毕竟面团且有房规——特殊扮演点『st在某个剧情时说一个“要求”大家扮演这个“要求”』)写出后有着极大的不适,一些看起来合理的事情也有许多看了让人觉得幼稚,并且有些类似现代泡沫剧的老套。
将记录改成先确定结果再为其拉上帷幕的方式好像也不再合适了。
古近代团或者幻想晶壁系(包括coc和dnd)可以用一些历史时刻和伦理故事再加上一些煽情的言语、一些自创或者摘录的习俗就可以铺出来一个故事(毕竟大家不是秀一大堆动名词堆一起的华丽感的初级作者而是跑团小玩家(=•̀口•́=)و✧)了,扮演一个现代人比古代人难多了(研一学生党没救了),就好像以前看的《百年孤独》就可以截取一部分写一个模组(我还是喜欢拿《Game of Thrones Season》写个小模组来跑着玩),现代怎么写 |_・)?,能不能指出几本比较好的现代名著文学,谢谢大佬了。(什么乖,摸摸头,还是算了吧)

离线 zelto

  • Chivary
  • *****
  • 帖子数: 1120
  • 苹果币: 3
原因是世俗经验不足的话很简单,等个十年八年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