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杂志3-90】末日之后的机器人  (阅读 234 次)

副标题:

线上 ACID67

  • Knight
  • ***
  • 帖子数: 527
  • 苹果币: 1
【杂志3-90】末日之后的机器人
« 于: 2019-07-23, 周二 21:38:45 »
《GURPS末日之后》的机器人叛乱版,正是《GURPS钢之霸权》。《GURPS末日之后2:新世界》中描述的末日原因“钢之霸权”的关键灵感正是这个同名设定——人类制造了AI,AI制造了机器人,机器人屠杀了人类。这个设定的开始时间是末日之后一代人。有不少记得末日之前的人还活着,但他们通常是价值太大又太脆弱,不宜送往前线的老兵。
《GURPS钢之霸权》,116-126页,提供了在这个设定展开战役的各种建议。其中一种情节可以适合几乎任何搭配的人员:奴隶营大逃亡。基本上谁都可能被机器人抓住,他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可多可少,随GM的需求。逃亡剧情要么是一小队英雄带着找到装备回来拯救大家的计划逃脱,要么是大家一起逃出奴隶营,带来了一大群没有技术与力量但要吃饭的嘴,但也多了搜寻给养和放哨的人手。

常见灾难
一旦团体开始自力求生,那么在考虑机器人威胁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东西需要对付了。
周围的化学品、军火(新世界,xxx)和旧放射性遗址(新世界,xxx)。机器人知道这些东西在哪,要么已经拿走了一切有价值的东西要么计划很快来拿,但它们没有理由去清除地面上的灾害。当常规的工业废物与终末战争的遗物混到一块,有时会自发产生新的灾害。
气候(新世界,xxx)是全球的问题。虽然在终末战争之前环境破坏有所恢复,但机器人大多并不关心环境,很多地方的海平面已经上升了20英尺。机器人发电站往天气系统中排放的废物造成了无法预料的寒冷、高温与风暴,即使原本气候温和的地区也是如此。
疾病(新世界,xxx)非常常见,哪怕是文明地区也是如此。伦敦主机并没有大规模疫苗接种的技术基础,虽然它尽力了。华盛顿主机则认为把外人描绘出黑暗时代作战用瘟疫的携带者很有用。其他地方的人过得好不好全靠自己。
匪帮(新世界,xxx)和准军事部队(新世界,xxx)到处都是,从社区的保安会到旧世界军队的继承者。在某些情况下,这些人认为在机器人威胁之下人类应该团结在一起。而其他团体把陌生人视为他们艰难生活的威胁与稀缺资源的竞争者。匪帮的态度通常是绝望或自恋,而不是更糟的。大多数准军事组织都是军队或生存主义者;这里并不怎么需要佣兵。
人类变异人(新世界,xxx)非常罕见,虽然某些机器人实验产生了类似的生物。变异动物更加常见,不管是实验还是废弃化学品与放射性物质的产物。
大多数纳米科技(新世界,xxx)也是不常见的,但到处都有nanoburn。布里斯班主机显然在实验更糟糕的配方。
僵尸(新世界,xxx)完全不存在。真的。FBI这么说,FBI不会撒谎,对吗?然而,有人会争论说,被洗脑的人类以及大脑被容纳在机器人躯体内的人类,或者腐烂中的传染性生物战受害者,除了名字不对完全就是僵尸。

主机辖区
部分辖区能够支持与末日之前表面上相差无几的人类文明。而其他辖区则有的是辐射肆虐的废土,只要一有人类冒头就会被无情歼灭。机器人(新世界,xxx)是所有地方都存在的危险。
每个辖区的特有危险在下面会标识出来。这些危险的细节与游戏机制见《新世界》里的对应条目。辖区的更多介绍见《钢之霸权》。

加拉加斯主机辖区
从局部看,加拉加斯辖区很像“自然母亲”类型的末日——人类定居点被抹去,丛林、森林与草地填补了空缺。这里有很多风暴,但主机的动物人部队与变异人相同,而绿人则就是变异人。红色黎明与其他准军事抵抗力量对陌生人都抱有合理的怀疑。因为没有永久性的遮风避雨场所,即使最轻微的气候效应也可以成为灾害。
前往加拉加斯就像荒野远足,只不过某些特别聪明的野生动植物是真的有意杀你。

丹佛主机辖区
丹佛辖区的主体是生物科技。虽然主机并没有有意释放设计过的疾病,纳米科技满地都是(特别是作为疾病向量的纳米病毒形式)。这个辖区在战争期间受损最重,曾经是城市的辐射坑相当之多。人类解放军的准军事士兵对任何与他们资源搜集活动发生竞争的人都会成为危险。丹佛的感觉就像“一般通过”的后启示录世界:小型的居民点努力避免避开风头,而时不时有大团的劫掠者,不管是人类还是机器,路过。

墨西哥城主机辖区
这里的机器人绝不放过任何有机生命,所以也剩不下其他的东西成为威胁。但这里的Microbots和cyberwoods可以视为特殊形式的变异昆虫和辐射。这里比起作为战役的基地,更适合作为对重要目标发起短促而刺激的突袭的背景。

温哥华主机辖区
和丹佛一样,这个区域看起来和普通的后启示录设定差不多。虽然机器人在扫荡乡间,资源的稀缺使大多数幸存者的首要关注还是搜集,随之而来的便是化学品、疾病和纳米技术的威胁。大部分温哥华辖区的感觉就是一片后工业废土。

华盛顿主机辖区
这个辖区第一眼看去仿佛根本没有经历过末日。当然,这里不适合一帮子拾荒者,他们会被迅速锁定然后逮捕,而且逮捕他们的不是准军事部队而是真正的警察或军队。这个辖区最好用作PC的起源故事或者彻底改变节奏之用。对华盛顿辖区的突袭则有罕见的诱惑——享受残存文明只需要抛弃自己的亲友加入那些幸福、驯顺的公民。

柏林主机辖区
与加拉加斯主机一样,柏林致力于消灭自己领土内的人类,同时保护其他生命。但柏林完成这个任务的效率更高。这是蜻蜓点水希望能找到有价值奖品的地方,而不是久留之地。那些机器人本身是主要的危险,而小型的Microbot类似变异昆虫。然而,失去了对人类畏惧的野生动物可能也是个麻烦。

伦敦主机辖区
到处游荡的一帮拾荒者通常是敌人而非英雄,而且大家都默认村庄与城镇自力更生。疾病与匪帮是主要的危险,准军事部队同样如此,他们甚至可能加入机器人一方来阻止过于大胆的一帮人,以防机器人对这个地区的所有人实施报复。如果人类不去招惹机器,机器人也不会来管人类。在伦敦辖区的居民点可能是对巴黎或柏林辖区发起突袭的理想基地。而且来自扎伊尔辖区的恐怖袭击总是不得不防。

莫斯科主机辖区
只要他们不惹麻烦也不住到莫斯科主机的超级工厂或棱堡附近,莫斯科主机就不会去费劲清除“野生”人类。而没有被杀的人类会被送往劳动营。劳动营中的部分人类会接受搜集人类文化产品的训练。而对于那些自由人来说,气候、匪帮、疾病是主要的危险。

巴黎主机辖区
与伦敦主机一样,只要它的特殊计划没有被打扰,巴黎主机就不会去干涉人类。除了通常的疾病、辐射与化学品危险,SETI项目还提供了拾荒者认不出是机器人设施的零件。当然,准军事组织即使无法对付机器人,对人类也是很大的威胁。

特拉维夫主机辖区
主要的危险是机器人与匪帮。耶尼切里部队等同准军事组织。这个辖区可能是其他地方进行的战役里PC的来源,但这里管控过于严密,很少有游荡的团体可以长时间不被发觉也不被吸纳进更大的组织里。

扎伊尔主机辖区
这个区域内连疾病也被扫荡一空,更不用说其他的生命体了。机器人和辐射是主要的危险。人类一被发现就会被击毙或者nanoburn而死,并且这里也没剩下什么残骸可供回收。扎伊尔最好作为不反抗机器人的恐怖案例。

北京主机辖区
北京主机辖区内的大多数人类都在奴隶营中。对于剩下的,机器人是最大的威胁。地方的匪帮与准军事组织可能出于对报复的畏惧而抵制对机器人的大规模袭击。

新德里主机辖区
与北京辖区一样,主要威胁是机器人。幸存下来的抵抗组织各有企图,根据装备与纪律状况可以分别归入匪帮与准军事组织。

布里斯班主机辖区
怪异科学区。到处都是机器人,但符合主题的各种实验更有意思:随意播撒化学品、辐射、变异体、实验性疾病,更不用说灵能与扭曲时空。这里当然有纳米技术,新西兰事件最有可信力的解释就是灰蛊。如果这个世界哪里有“真”僵尸的话,就在这里。

马尼拉主机辖区
在这里有机生命已经被淘汰了。机器人是马尼拉辖区的唯一危险。

东京主机辖区
少数几个机器人可以成为盟友的辖区,虽然一般来说它们还是危险。垃圾老鼠组成的匪帮是另一个危险,被废弃的城市中也有不少危险。这个辖区大部分都是城区,拾荒者比其他地方更需要城市生存。

月球主机辖区与轨道主机辖区
这些辖区不适合《末日之后》游戏。除非作为一次性冒险的地点;这里的环境因为完全无法让人类生存,是最大的危险。能够弄到太空服和太空发射能力的团体,怎么也不能只是“幸存者”了。

机器人
《GURPS钢之霸权:生存意志》包括了大量可以用于《末日之后》的机器人;只需要去掉对这个游戏无关的数据即可。在研究数据时,注意DR,因为这些机器人比《末日之后2:新世界》里的范例机器人硬得多;即使最低端的“探测器”也有DR10,一线的战斗机器人还有强化绝缘所以连电器网络劣势也没有。
幸存者不应该尝试用千斤顶与自行车锁去打倒机器人;跑,藏起来,狙击,设伏,等到电源耗尽,炸翻它们,弄塌建筑把它们埋起来,然后再解下它们的武器据为己有。具体见《生存意志》15-16页的“如何与机器人战斗”。积极的地方是这些机器人使用自己强大武器时并不熟练——它们更愿意在数量压倒性优势时攻击。但当机器人接收中央操控时,它们会突然变得更为精准;尽量避免遇上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