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第一章】星光降临之时-其四  (阅读 615 次)

副标题: 死歌开大啦~~~~~

离线 折剑者绯月

  • 突然陷入了书海战争
  • Knight
  • ***
  • 帖子数: 454
  • 苹果币: 1
【第一章】星光降临之时-其四
« 于: 2016-09-03, 周六 20:14:50 »
<零式>   从这次起,开放英雄点
<零式>   每个角色均有3点英雄点
<零式>   接下来是重头戏
<零式>   在某些场合
<零式>   可以使用一点英雄点
<零式>   接下来的三次投骰,视作最高值。
<零式>   注意,由于该情况过于bug,所以英雄点的补充难度会比较大。
<零式>   甚至可能不开放补充
<零式>   所以,请注意使用时机。
<零式>   ——————load————————
<零式>   异空间由四周开始被纯白吞噬,而纯白色也渐渐淡去,最终和你们在“那时”的身形一同消散在世界之中
<零式>   不过,虽说变了回去,你们的身体,却还保持着之前的状态——主要是,姿势
*   叶月晓 眼神似乎逐渐恢复了清明
<希娅蕾斯>   “……”
<希维尔>   “疼疼疼疼……”
<樱>   “咔嚓~福利照片get!”
*   樱 拍摄完毕,收回手机
<希维尔>   “我说……真的好重啊……”
<希娅蕾斯>   “……”
<零式>   于是,希维尔和希娅蕾斯,就这样,在校舍的走廊上,维持着“两人躺倒在地卿卿我我”的姿态
<千叶一弥>   “咳咳,希雅蕾斯同学,希维尔同学,你们的行为,身为风纪委员的我可不能无视啊。”
<零式>   身为风纪委员的千叶,自然看不下去,出声提醒道。
<樱>   “就是就是”
<希娅蕾斯>   “………………”
<叶月晓>   “....”
*   希娅蕾斯 毫无反应
<希维尔>   “……你最近是不是,长胖了,这位法国朋友?”
<希娅蕾斯>   “说谁长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月晓>   “这个说法,难道说,你们不是第一次这样?”
*   叶月晓 一脸惊奇
*   希娅蕾斯 狠狠推了一把希维尔的胸部,借势站了起来。
<希娅蕾斯>   “16岁还在发育期,长个一两公斤是正常的!!”
<希维尔>   “啊~”
*   希维尔 假模假样地娇喘了一声
<叶月晓>   “.....”
<樱>   “一弥哥,你也去试试手感怎么样!”
<千叶一弥>   “欸!不,不,那怎么可以!身为千叶家的男子汉,这个……那个……”
*   千叶一弥 慌乱地摆手
<樱>   “那就等不适男子汉的时候去嘛”
<希娅蕾斯>   “啊…………”
*   希娅蕾斯 回过神来后,回想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希娅蕾斯>   “我……我……”
<零式>   这时,希娅蕾斯的思绪,才再次回复过来
*   希娅蕾斯 失意体前屈ing
<希娅蕾斯>   “真是何等事态啊,真是罪该万死。”
*   希维尔 大字躺在地上回味着刚才的事情
<希维尔>   “总感觉把外国人的脸丢了个遍,先是被椅子绊倒又是撞在别人身上……”
<希娅蕾斯>   “前面那件事是你做的好不好!”
<叶月晓>   “你们倆是不是,每次战斗不开百合花不开心?”
<希维尔>   “意外啦,意外,晓酱~”
*   希维尔 摆了摆手从地上站起来
<希娅蕾斯>   “别说得所有失误都是我的错一样!”
<希维尔>   “是我做的啊,但是后面那件事是你做的啊”
<希娅蕾斯>   “呜………………”
<叶月晓>   “我怎么觉得这俩人已经听不见其他人说话了”
<千叶一弥>   “难道这就是外国的习俗?大概?”
*   叶月晓 小声对樱说
<樱>   “传说中的百合领域吧!”
*   樱 小声地和晓说
<叶月晓>   “原来绝对不可侵犯的百合领域是真的么?”
<叶月晓>   “静琉在上,我开始相信魔法了”
*   叶月晓 胸口画了个十字
<樱>   “嗯嗯,好厉害啊”
*   樱 胸口画了个六芒星
<希娅蕾斯>   “才不是!”
<希娅蕾斯>   “别以为我听不到啊,叶月同学!”
<希维尔>   “真的你妹啊。”
*   希维尔 手刀砸在了樱的头上
*   叶月晓 无视了两人
<希维尔>   “所以说,我们之前,在干什么来着……”
<希娅蕾斯>   “而且就算我是蕾丝,谁会跟那个英国佬啊!”
<希维尔>   “诶,这么快就承认自己是蕾丝了?”
<樱>   “呜~一弥哥,快把这两个百合女抓起来!”
<千叶一弥>   【这一次姑且算是解决了,但是……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吧】
<千叶一弥>   【所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看来只好答应千羽小姐的要求了。】
<千叶一弥>   【也为了解决我的钱包的问题……】
<零式>   不过看来,一弥似乎因为某些别的原因,并没注意到樱的话语
*   千叶一弥 想到自己的钱包,不禁再次叹气
<叶月晓>   “原来那个那个蕾丝真的是写起来的那个意思么!?”
<零式>   两人似乎又恢复了日常一般的争吵。
<希娅蕾斯>   “………………够了!”
<叶月晓>   “对了,希亚蕾丝同学....”
*   叶月晓 一瞬间切回严肃脸
<叶月晓>   “这次的酬金没你的份,没问题吧”
<希娅蕾斯>   “…………随便。”
<叶月晓>   “那么,下次呢”
*   希娅蕾斯 的表情也黯淡了下来。
<希娅蕾斯>   “我需要想想。”
<叶月晓>   “这是关乎性命的问题,希望您好好考虑”
<樱>   “那么MVP的樱要两份!”
*   希维尔 又一个手刀甩在樱头上
*   叶月晓 抓住希维尔的手
*   叶月晓 然后一个手刀甩在樱手上
<叶月晓>   “这个脑袋我承包了”
<希维尔>   “诶……怎么这样,明明打起来很舒服!”
<樱>   “呜哇哇哇,一弥哥,她们好暴力!”
*   樱 躲到一弥身后
<千叶一弥>   “我想,你要是肯稍微改改你说话的语气的话,她们也不会这么对待你了吧,樱。”
<樱>   “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说话啊!”
<希娅蕾斯>   “虽然不知道你们参与进来的理由是什么,反正我暂时是找不到理由。”
<希娅蕾斯>   “你说得对,这次是我唐突了,我还是回去再想想看吧。”
<千叶一弥>   “既然开口谈论酬金了,这么说你们也决定答应千羽小姐了?”
<叶月晓>   “因为,我要射”
*   叶月晓 语气坚定
<叶月晓>   “啊,不对。”
<希娅蕾斯>   “哈……啊?”
<希维尔>   “……你要射爆?”
<叶月晓>   “我想要接受这份挑战”
<叶月晓>   “已经很久,没有让我感觉到兴奋的东西了”
*   叶月晓 面无表情的改口
<希维尔>   “我怎么会有这么脏的同班同学,我想要跟你划清界限了晓同学。”
<希维尔>   “在留学生面前说什么射射射的”
<希维尔>   “简直是”
<希娅蕾斯>   “…………”
*   希维尔 装模作样的捂住了脸
<希娅蕾斯>   “希维尔,你战斗的理由……不会也是……”
*   希娅蕾斯 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千叶一弥>   “额呵呵。”
<叶月晓>   “正所谓正射必中,射,是一门禅道”
<叶月晓>   “希望您不要用西方那一套理论来对禅道指手画脚”
*   樱 递给晓一副黑框眼镜
<希维尔>   “所以你到底要射什么东西出来,X液吗?”
<希娅蕾斯>   “…………但是我觉得叶月同学是女生啊,应该不行的吧。”
<叶月晓>   “箭矢,子弹,什么弹药都行”
<叶月晓>   “但是不变的,是那份禅道”
*   叶月晓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叶月晓>   “你们对东方的了解还不够”
<希维尔>   “果然还是来一发把!晓同学!来一发!PON!”
<希娅蕾斯>   “原来东方是会把射O挂在嘴上的吗?”
<叶月晓>   “果然不列颠淑女只存在于异国传闻中么...”
*   叶月晓 一脸嫌弃
<希维尔>   “我从来没承认过我是淑女哦,我宁愿承认我是个宅————女~”
<希娅蕾斯>   “…………”
*   希娅蕾斯 继续拉开距离。
<希维尔>   “要适应时代的变化啊,晓同学,要不我们去来一发?”
*   希维尔 指了指厕所
<叶月晓>   “承知,看来是我主观上判断错误了,还请两位和吾辈保持距离”
*   叶月晓 后退两步
<叶月晓>   “我承受不来这份来自欧罗巴的热情”
<千叶一弥>   “咳咳,那个你们真的当我是你们朋友就不会行使风纪委员的职责了么?”
<樱>   “一弥哥,快把他们全部打晕丢到小黑屋接受教育!”
<樱>   “一弥哥,他们都要去交易了!快阻止啊!”
<千叶一弥>   “这么做可会辱没风纪委员的光荣的啊,樱。所•以•说•你们都先打住吧!”
<希娅蕾斯>   “……我觉得你似乎把我和旁边那个死变态混为一谈了。”
<零式>   虽说你们半真半假的玩笑话暂时性地将原本沉重的话题带了过去,但看来,时间并没有打算让你们继续下去
<零式>   走廊上的学生,也开始渐渐减少。没过一会儿,你们熟悉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零式>   “铛~~!铛~~铛~~铛~~”
<千叶一弥>   “午休时间可是很快就要结束了哟~同学们。”
<希娅蕾斯>   “…………”
<希娅蕾斯>   “我说……”
<希娅蕾斯>   “我们是不是还没吃过午饭…………”
<樱>   “樱已经吃完了”
<希维尔>   “我吃过了。”
*   樱 收拾好餐具飞快地溜走
<零式>   虽说距离上课还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但是再不抓紧的话,可能,就真赶不上了。
*   叶月晓 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优雅的消灭了便当
*   叶月晓 消失在走廊
<希维尔>   “真是,笨蛋。”
*   希维尔 魔术般地掏出了一个面包,扔给希亚雷斯,然后追着晓消失在了走廊里
<千叶一弥>   “所以,赶紧去上课啊!!!!”
*   千叶一弥 拼尽全力向教室跑去
*   希娅蕾斯 不情愿地接住面包,收起便当盒走回教室。
<零式>   无论你们是不是解决了午饭,课,还是要上的。
<零式>   勉强safe地冲进了教室,你们下午的课程,就这样开始了。
<零式>   但,在希娅蕾斯的心中,仍旧有什么堵在心头之上。
<零式>   因此导致的精神分散,也让希娅蕾斯一个下午没能听进老师的上课内容
<零式>   就这样,下课的铃声,再一次响起了。
<希娅蕾斯>   【完全集中不了注意力啊。】
*   希娅蕾斯 苦恼地按了按太阳穴。
*   千叶一弥 默默看着没什么精神的希娅蕾斯同学
<千叶一弥>   【中午的事情,果然对希娅蕾斯同学影响很大】
<希娅蕾斯>   【果然去教堂祷告一下好了,希望能心情好一点。】
*   希娅蕾斯 虽然没有受洗过,但是在身为基督徒的父亲的影响下,遇到事情还是会去教堂寻求宁静。
<希娅蕾斯>   【战斗的理由……吗……】
<零式>   就这样,希娅蕾斯思考着,独自一人,来到了学校一旁的教会。
<希娅蕾斯>   【要不要还是就这样退出好了,反正没有我她们也够了吧?】
<希娅蕾斯>   【而且还有千羽小姐在一旁帮忙,没有我……也行的……】
<零式>   不知为何,今天的教会,意外地安静。甚至,没有孩童打闹的声音。
*   千叶一弥 起身离开教室,偷偷跟在希娅蕾斯身后
*   希娅蕾斯 推开教堂的门。
<希娅蕾斯>   “抱歉,打扰了。”
<零式>   礼拜堂空无一人。在夕阳的照射下,彩色玻璃拼接而成的圣母像在地板上留下斑驳的彩色光晕
*   希娅蕾斯 走到靠近演讲台的座位,坐了下来,双手握在一起,靠在脑门上。
*   千叶一弥 偷偷站在教堂窗外
<希娅蕾斯>   【主啊,我知道您是全知全能的,我请求您,请求您指引我接下来的方向。】
<希娅蕾斯>   【这样的事情对我而言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
<希娅蕾斯>   【我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然后平安回到我的家乡,回到父母身边。】
<希娅蕾斯>   【但是,我也有想过,是不是该用这份力量去帮助别人,但是,每一次我似乎都搞砸了。】
<希娅蕾斯>   【主啊,我很羡慕我的同学们,她们都有自己的理由,唯独我,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所措。】
<希娅蕾斯>   【主啊,虽然我不曾见过您,但我的父亲向我诉说过您的智慧、您的全能,我请求您,请求您告诉我该怎么办吧。】
<希娅蕾斯>   【阿门。】
<零式>   忽然,从希娅蕾斯的身旁,传来了门被推开的声音
*   希娅蕾斯 还在祷告之中,没有反应。
<希维尔>   “没想到你还这么虔诚。”
<希娅蕾斯>   “……是你啊,英国佬。”
*   希娅蕾斯 认出了希维尔那独特的口音。
<希维尔>   “只是因为想起了点事进来看看,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
<希娅蕾斯>   “虔诚?不,我只是遇到事情才想到主的可怜人罢了。”
<希娅蕾斯>   “这样啊……”
<希娅蕾斯>   “所以,你是想来嘲笑我的吗?”
<希维尔>   “怎么可能,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希娅蕾斯>   “嘲笑我这个在战斗中忘记了战斗,又丑态百出的可怜虫?”
<希维尔>   “哇,你这人真难相处,你不想想我雄赳赳气昂昂被椅子绊倒的场景”
*   希维尔 坐在了第一排的椅子上
<希娅蕾斯>   “噗嗤——”
*   希娅蕾斯 轻笑了一声,然后立刻严肃了起来。
<希娅蕾斯>   “算了,我也没资格笑你,我犯下的错误不比你小。”
<希娅蕾斯>   “喂,英国佬啊……”
<希娅蕾斯>   “你之前说过,这就是你的宿命?”
<希维尔>   “大概是把,我这个人活的随性,如果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指引我走到现在这个道路,那么我宁愿相信是命运。”
<希维尔>   “就像成为魔法少女,亦或者来到这里。”
<希娅蕾斯>   “听起来你只是在追求令你愉悦的事情?”
<希维尔>   “做人嘛,难道不是开心就好?”
<希娅蕾斯>   “道理是这样………………唉,如果我也能像你那样思考回路简单就好了。”
<希维尔>   “诶……那就试着这么活一次不就好了?”
<希维尔>   “所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看起来并不怎么在状态。”
<希娅蕾斯>   “没,我觉得我性格如此罢了。”
<希维尔>   “你一定是想太多了。”
<希娅蕾斯>   “如果无路可退的话,我可能会拼一把,但是千羽小姐说可以退出。”
<希维尔>   “所以你想退出?”
<希娅蕾斯>   “我就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希娅蕾斯>   “是的。”
<希维尔>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希娅蕾斯>   “……”
*   希娅蕾斯 等着希维尔的下文。
<希维尔>   “是对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还是直接在这里把你就地正法让你留下来。”
<希娅蕾斯>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能决定你的行为呢?”
*   希娅蕾斯 笑了笑。
<希娅蕾斯>   “你说是吧,英国佬。”
<希维尔>   “所以这件事,很危险吗”
<希娅蕾斯>   “至少我看来是的,千羽小姐说了会有死去的危险,而且确实有失踪的先例。”
<希维尔>   “嗯……想了想可能是有这么点危险,但是一直过那么无聊的生活你就觉得很有意思吗。”
<希维尔>   “每天如同机器一样,吃饭,睡觉,上课,之后毕业,工作,找一个老公,生孩子,照顾小孩,然后生老病死。”
<希维尔>   “如同既定的轨道一般。”
<希维尔>   “如同被人安排好一般。”
<希娅蕾斯>   “这对我而言可比‘无趣’更让我难受。”
<希娅蕾斯>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觉得只要给我足够多的美食,我就并不会感到无聊。”
<希娅蕾斯>   “所以啊,我的美食行程可以排的满满当当的,我可是在担心万一死在那边,我没办法吃到好吃了该怎么办。”
<希维尔>   “那就我来保护你。”
*   希娅蕾斯 一脸严肃地回答。
<希维尔>   “我绝对不会让你死掉的。”
<希娅蕾斯>   “…………”
<希维尔>   “但是。”
<希维尔>   “美食请带我一起去吃!”
<希娅蕾斯>   “…………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娅蕾斯>   “从外表上来看,我是这个‘骑士’保护你这个‘拳师’才对吧。”
<希娅蕾斯>   “不过,我想我需要一个能托付后背的人。”
<希娅蕾斯>   “英国佬,这可是很难的。”
<希维尔>   “明明是你冲锋冲到我胸上来的……”
<希娅蕾斯>   “你,觉得你能胜任吗?”
<希娅蕾斯>   “…………被绊倒的给我闭嘴。”
<零式>   似乎,两人已经找回了,最初的状态。
<希维尔>   “所以说”
<希维尔>   “交给我吧!”
<希维尔>   “对了,这个教堂,你知道有什么传言吗……”
<零式>   不过,大概是巧合吧。
<零式>   又一次,那沉重的空气,瞬间,将整个教堂占据。
<零式>   就如同,原本隐藏于此,但在这个瞬间,爆发出来一般。
<零式>   希维尔,希娅蕾斯,过个觉察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0=10
<Oicebot>    希维尔进行检定: 1d20+4=2+4=6
<零式>   也许,真的仅仅是巧合吧。
<零式>   但,当希维尔进入教堂的瞬间,她感觉到了些许,类似的东西。
<零式>   而随着这压迫感的来临,不仅仅是希维尔,连希娅蕾斯,都有所感觉到。
<零式>   虽然器物的位置肯定不同,但无法被移动的固定装饰,无疑是相似的。
<零式>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大概也仅仅是“那边”被污损了,或者说,被破坏了吧。
<零式>   而在建设起来就被完全固定了的建筑格局上,几乎一模一样。
<零式>   和那一天,差点被黑色的,几乎是纯粹的恶意的污泥杀死的空间,一模一样。
<希娅蕾斯>   “…………啊…………”
<希娅蕾斯>   “所以那个问题的答复呢,英国佬?”
<希娅蕾斯>   “我的后背能交给你吗?”
<希维尔>   “所以说我不是回答过了吗……”
<希维尔>   “交给我把!”
*   希维尔 掏出了20面骰
*   希娅蕾斯 掏出了20面骰
<零式>   就这样,伴随着闪耀的光芒,两人,向着一旁的门扉冲去——
*   千叶一弥 突然听不到了教堂里面的声音,以为发生了什么,急忙推开教堂的门
<千叶一弥>   “发生了什……”
<零式>   然而,当千叶一弥冲入教堂时,光芒,也随之将其包覆。
<零式>   ————————另一侧————————
<零式>   希娅蕾斯的事情,就交给希维尔解决吧。
<零式>   叶月晓这么想着,决定,先从自己能够着手的地方,开始进行调查。
<零式>   不过,该调查什么,怎么进行调查,你却并没有想到。
<零式>   你就这样,做出决定,但又不知无法如何执行,一脸懵逼地站在学校的玄关。
<零式>   然后,遇到了,同样从校舍出来的,三日月樱
<叶月晓>   “算了,还有时间,去找神父道个歉吧,顺便看看教堂四周,之前还没好好观察呢”
<叶月晓>   “咦,我感觉到了...”
*   樱 假装看风景,巧妙地准备错开晓
*   叶月晓 双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旁边的一只脑袋
*   叶月晓 一把扣在樱头上
<樱>   “秘法,侧向横移!”
*   樱 闪开
<叶月晓>   “瞬步!”
*   叶月晓 追击
<樱>   “触发陷阱,香蕉皮!”
*   樱 在路径上丢了个香蕉皮
<叶月晓>   "不要乱丢垃圾啊小鬼!"
*   叶月晓 一个暴栗敲了上去
*   樱 空手入爆栗
<樱>   “一对一的战斗我是不会输的!”
<叶月晓>   “啧,然而空手是接不了二刀流的!”
*   叶月晓 双重爆栗!
<零式>   虽然不想说,但你们两人就这样,在门庭开始了摸头与躲避摸头的攻防。
<零式>   就如同一对姐妹一般。
<零式>   不过,如果再这样打闹下去,可能时间就要飞逝而去了
<樱>   “上当啦哈哈,你的正面毫无防备!奥义,双龙出海!”
*   叶月晓 一个膝撞砸了上去
<叶月晓>   “也差不多,该给我正经点了吧!”
<樱>   “咳!”
*   樱 借势飞出了校门
<叶月晓>   “我记得你是神父家的女儿吧”
<樱>   “神父什么的才不是!”
<樱>   “只有个啰嗦的神棍!”
<叶月晓>   “那么,作为东道主,带我转转熟悉一下教堂四周,不然我现在就送你去见神棍然后告诉他我很担心你的数学考试”
*   叶月晓 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叶月晓>   “我想,你应该会很乐意带我转转的吧?”
<樱>   “我拒绝!今天是樱买菜!”
<叶月晓>   “没关系我在市场让卖菜大叔准备了食材,大不了今晚去你家做饭好了”
*   叶月晓 竖起大拇指
<樱>   “哦,那好……不好!”
<叶月晓>   "恩!,好就对了!"
<樱>   “如果你能抵挡住音波攻击的话,我才能带你去”
*   叶月晓 强行无视了后半句,拉住樱,以完全不似少女的力气,将某中二病在地上划出两道深深的沟壑
<樱>   “雅蠛蝶!”
<零式>   于是,正如字面意思一般,叶月晓抓着樱的后领,两人“亲密”地,来到了对于两人来说,都有着深刻印象的教会。
<零式>   不过,由于樱的某些执念,两人终究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沿着教会的后方绕了一圈,来到了某个侧门。
<叶月晓>   "居然还有这种侧门..."
<叶月晓>   “这不会是用来做什么秘密会议的进出通道的吧”
*   叶月晓 似乎受到某人的影响难得的也中二病了起来
<樱>   “嘘,这是密道”
<叶月晓>   “原来真的有这种密道么?”
<零式>   从格局上来讲,这个侧门,正好就是那天,叶月晓“神隐”时所在的走廊的另一端
<樱>   “这里不能被发现的,不然就没办法偷袭神圣教廷了!”
<叶月晓>   “我觉得偷袭教廷的人只会去梵蒂冈而不是一个学校教会。”
<叶月晓>   “这门怎么开?”
<樱>   “大喊菠萝菠萝蜜就开了!”
*   叶月晓 微笑着抬起手
<樱>   “菠萝菠萝蜜!”
*   樱 踢开
<樱>   “你看,这不是开了么”
<叶月晓>   “原来是真的啊”
*   叶月晓 说着爆栗还是敲了下去
<零式>   将门踹开的瞬间。
<零式>   两位,过个觉察。
<Oicebot>    樱进行检定: 1d20+4=8+4=12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4=2+4=6
<零式>   一股熟悉的感觉,从你们的面前涌出。
*   樱 OvO
<零式>   那,和你们遭遇神隐时所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樱>   “不好,要被抢怪了!”
<叶月晓>   “????”
*   樱 不想说话,掏出D20就冲了进去
*   叶月晓 一脸莫名其妙 只能握住口袋里的D20跟着跑了进去
<樱>   “变身的咒语是叶月晓智障白痴大笨蛋!”
<叶月晓>   “变身飞踢”
*   叶月晓 一个飞踢踹了上去
<樱>   “愚蠢,变身了你还想踢中妾身么!”
<叶月晓>   “来试试啊。”
<叶月晓>   “愚蠢的乳腺癌晚期哟,就凭你那对赘肉都不可能躲过吾的攻击”
<樱>   “谁说我只有一个人的!出来吧!疾风!把她卷到天上去!”
<零式>   就这样,两人打闹着冲入门中,随着光芒,消失于现界
<零式>   熟悉的走廊。
<零式>   虽然是异空间,虽然是从另一头看过去,但这个走廊,无疑,就是叶月晓“神隐”时所在的走廊。
<零式>   地面上的破损,和从破洞中显露出来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颜色,无疑正向你们宣言着这里是异空间
<零式>   而在走廊的中央
<零式>   除了你们熟悉的黑色淤泥外,还有几个人。
<零式>   居住在这个教会的孤儿们,以及,三日月樱的父亲,三日月空。
*   叶月晓 检查着手枪的枪膛
<叶月晓>   “哈--”
*   叶月晓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不同于上次那般不可控的欲望浮现在瞳孔内
<叶月晓>   “闭嘴,中二病,我记得很清楚,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神隐’的地方。”
<樱>   “哦,然后呢?”
<叶月晓>   “有架打了”
*   叶月晓 食指下意识的抚摩着枪柄,笑的仿佛一位发现了猎物的猎手
<叶月晓>   “我说,那是你父亲吧”
<樱>   “你说哪个?”
*   樱 四处查看,并让小妖精侦测邪恶扫一圈
<叶月晓>   “那团泥后面,还有几个貌似是教会里的孤儿?”
*   叶月晓 垫了垫脚尖看着远方
<零式>   从小妖精的口中,樱明确了“被污泥所困住,昏迷着的,确实是普通的人类”的事实。
<叶月晓>   “我射击你救人?”
<樱>   “啊,太多了,好像是有那么几个”
<樱>   “打怪打怪,为什么要先救人呢!”
<零式>   不过此时,看来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你们思考了
<零式>   那股熟悉的恶意,忽然,明确地转向了你们。
<叶月晓>   “啧啧,要上了”
<零式>   “看向”你们的淤泥愣了愣,然后似乎觉得闯入者更加“美味”
<零式>   于是,原本就已经转向你们的恶意,在刹那间,变得如同针尖般锐利
<零式>   那么,淤泥1的回合
<樱>   “泥怪泥怪~快先吃到晓吧!”
<零式>   淤泥以与身躯不符的速度扑向叶月晓,随即,身体的一部分化作硕大的泥状手臂举起,向晓拍去!
<Oicebot>    淤泥进行检定: 1d20+7=11+7=18
<Oicebot>    淤泥进行检定: 1d6+5=5+5=10
<零式>   虽然看似柔弱,但这猛烈的一击携带着不仅仅是嗅觉,而是从意志层面令人作呕的邪恶气息向晓袭来。
<零式>   恶意。
<零式>   与这淤泥有过近身接触的晓下意识地感觉到,这,几乎就是纯粹的恶意的聚合体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意志检定: 1d20+19=15+19=34
<叶月晓>   “静琉之名诸法护我,污秽之鬼行于祸野,亦不能伤,亦不动摇。”
*   叶月晓 默念祷词
<零式>   然而
<零式>   仅仅依靠自身的意志,你便抵御住了恶意的侵蚀。
<零式>   晓的回合
*   叶月晓 忍住恶心向后退了5尺
<叶月晓>   “我所见邪魔在这地上作祟,便知道你们有难了!”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9=4+9=13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9=8+9=17
<零式>   第二枪命中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8+16=5+16=21
<Oicebot>    樱进行位面检定: 1d20+11=11+11=22
<Oicebot>    樱进行地城检定: 1d20+7=4+7=11
<零式>   樱发现,这种生物……不,该说是不是生物都无法确定的存在,完全是由负能量组成的
<淤泥>   虽然不知道这知识究竟是何时进入了自己的脑中,但樱明白,这种生物致力于散播恐怖和夺取生气的信息
<淤泥>   它们诞生于异界,栖身于人类的杂念之中
<零式>   淤泥2的回合
<零式>   后面的淤泥似乎冒了两下泡
<零式>   然后消失在了你们面前
<零式>   樱的回合
<樱>   “消失了一个?”
<叶月晓>   “污秽仍在,注意四周...”
<零式>   允许法术辨识
<Oicebot>    樱进行法术辨识检定: 1d20+10=2+10=12
<零式>   然而,这一次,樱的知识却没能和刚刚一样明确地告知淤泥消失的原因
<樱>   “不管了,这些等下再说”
<Oicebot>    樱进行小妖精要撕卷检定: 1d20+15=17+15=32
*   樱 让小妖精撕了个防护邪恶给自己
<樱>   “疾风,攻击面前的泥怪”
*   樱 让风元素上飞10尺,攻击
<Oicebot>    樱进行检定: 1d20+11=14+11=25
<Oicebot>    樱进行应该中了,不中吃翔(检定: 1d8+15=7+15=22
<零式>   在疾风的镰刀下,淤泥的一部分被明显地切削掉,掉落到身旁那不知如何形容的空洞之中,瞬间,湮灭了。
<零式>   就在这时
<零式>   从另一侧,魔法阵的光芒,闪耀了起来
<零式>   待光芒散去,圣骑士,与拳师,出现在了走廊之中
<希娅蕾斯>   “叶月同学?三日月同学?”
<希维尔>   “诶……”
<樱>   “啊~小心你们脚下~”
<樱>   “也许有个什么黑乎乎的东西来找你们哦~”
<零式>   话音刚落
<希维尔>   “骗小孩呢吧,那种东西打飞不就……”
<零式>   从地板中蔓延出了漆黑而真实的恶意
<希娅蕾斯>   “!英国佬,小心!”
<樱>   “你打吧OvO”
<零式>   淤泥贴近手持双枪的少女开始袭击
<叶月晓>   “所以说蛐蛐污秽,是不可能..”
<零式>   .r 2#d+7
<Oicebot>    淤泥投掷2次检定: 1d20+7 ( 6 12)=13 19
<零式>   少女躲过了触手的袭击,但是从对方身上突然又伸出另一根狠狠地击中了她
<叶月晓>   “呜啊...”
<Oicebot>    淤泥进行检定: 1d6+5=3+5=8
<Oicebot>    叶月晓进行强韧检定: 1d20+13=3+13=16
<零式>   少女又一次抵抗住了触手上传来的恶意
<零式>   晓的回合
<叶月晓>   “是谁给你勇气,把我当成软柿子了!”
*   叶月晓 大义凌然的放出了台词,然后又向后撤了五尺
<樱>   “你就是烂柿子,比软柿子还要软!”
<零式>   淤泥似乎在嘲笑你一般,扭曲了自身,又变回了原状
<叶月晓>   “你这肿瘤女,是想尝尝这个么?”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9=8+9=17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9=19+9=28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2d8+32=8+8+32=48
<零式>   在双枪喷射而出的火力之下
<零式>   淤泥被击碎了
<零式>   被击碎的淤泥碎片在地板上蠕动着。但最终,还是停止了挣扎,逐渐变成了一缕黑色的烟雾,消散在空气中
<叶月晓>   “尝试过的话,会死的哦...”
<零式>   而在另一边——
<希娅蕾斯>   “看来解决掉一只了。”
<零式>   出现在骑士和拳师面前的
<零式>   是类似人形的暗影
<零式>   虽然看不出明确的相貌,但无疑,两个由淤泥构成的人形,是一名男性与一名女性。
<零式>   从身高来看,大概,是两位成年人吧...
<希维尔>   “我觉得我的造型要更cool”
<希娅蕾斯>   “我觉得你们一样恶趣味。”
<樱>   “看起来你们那边比较好玩!”
<希维尔>   “那你把我扔过去好不好!”
<希维尔>   “我们两个换一下!”
*   希维尔 朝着那边挥手
<零式>   多说无益
<零式>   3抬手做出了JOJO立
*   希维尔 对着也做出了JOJO立
<希维尔>   “来吧!这是我最后的波纹了!”
<零式>   看来,那两位由淤泥构成的人形并没有让你们简单地交换位置的意愿
<樱>   “不好,够不到你们!”
<零式>   就在下一瞬间!
<零式>   在拳师的身边,出现了四面石墙
<零式>   正好把拳师包了起来
<希娅蕾斯>   “希维尔!?”
<零式>   二人,意志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1=16+11=27
<Oicebot>    希维尔进行检定: 1d20+8=8+8=16
<零式>   在希维尔眼中,这无疑是一面毫无虚假的花岗岩石壁
<零式>   而圣骑士则发现这道墙如同纸片般虚幻
<零式>   骑士可以过法术辨识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8=1+8=9
<零式>   不过,尚未等希娅蕾斯认出这究竟是什么,那男性淤泥便冲向了骑士
<零式>   伴随着冲刺的力量,左拳击出!
<Oicebot>    淤泥进行检定: 1d20+7=9+7=16
<希娅蕾斯>   “贫弱的一击!”
<零式>   单一的直线攻击并不能对希娅蕾斯产生什么效果,微微侧身,希娅蕾斯便轻松地躲过了这拳
<零式>   希娅蕾斯的回合
<希娅蕾斯>   “你在干什么希维尔,那墙只是幻术!”
<希维尔>   “什么……可是万一是真的墙怎么办!我的头不就会被撞扁了!”
<希娅蕾斯>   “光啊,扫清黑暗吧!”
*   希娅蕾斯 对淤泥4使用了制裁邪恶。
<零式>   “!!!!”
<零式>   淤泥似乎在咆哮着什么,但什么声音都没有传出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6=19+16=35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8=18
<零式>   霎时,希娅蕾斯的剑刃与羽衣,被纯洁而温柔的圣光所包围,在她的身后,一对光之羽翼随之浮现!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2d6+19+10+5=3+4+19+10+5=41
<希娅蕾斯>   “Chest!!!!!!!!”
<零式>   “!!!!!!!!!!”
<零式>   剑刃在空中划过,留下神圣的光辉轨迹
<零式>   灌入了化身男性的淤泥体内
<零式>   随即,
<零式>   爆 裂 四 散
<零式>   四分之三的身体就在圣光的爆裂下被炸成碎片,随即湮灭于圣光之中。
<零式>   然而,剩下的四分之一,仍旧努力地站立着,试图重构自己的身躯
<希娅蕾斯>   “终结……”
<零式>   希娅蕾斯随即反手,由下而上,补上一刀!
<零式>   剑随势走,在空中再次划出圣洁的光带,将剩下的淤泥化作飞灰!
<零式>   然而,就在一只暗影被消灭的瞬间,新的暗影又在晓的面前凝聚而出
<零式>   樱的回合
*   樱 先来一发引导能量压压惊
<Oicebot>    樱进行DC14检定: 3d6=3+6+5=14
<樱>   “光啊,救救那个可怜的傻子吧~”
<零式>   然而,
<零式>   光并没有流转到晓的身上
<零式>   而是流去了暗影的方向
<零式>   穿过了暗影
<零式>   在并不存在物体的空气之中消散了
<樱>   “咦?”
<叶月晓>   “……”
*   叶月晓 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樱
<樱>   “光都救不了智障了”
<樱>   “还是不要管你好了”
*   樱 指挥风元素攻击下面的泥怪2
<Oicebot>    樱进行检定: 1d20+11+1=4+11+1=16
<零式>   风元素穿过了虚无的暗影
<零式>   毫无疑问,这只是个幻象。
*   樱 让小妖精继续侦测邪恶
<零式>   希维尔的回合
<希维尔>   “我说你没骗我吗法国佬!真的不是墙吗!”
<希娅蕾斯>   “至少我看到的只是幻影。”
<希娅蕾斯>   “说不定是只有傻子才能看到这墙。”
<希维尔>   “我头被打扁了你要负起责任来!”
<希娅蕾斯>   “放心我会给你买花圈的。”
*   希维尔 一鼓作气冲出这堵墙
<零式>   你穿过了墙壁
<零式>   什么都没有发生
<零式>   墙还是那个墙
<零式>   但是你已经在墙外了
<希娅蕾斯>   "你看。"
*   希维尔 坚定地站到了希亚雷斯身边
<希维尔>   “好,接下来该我大显身手了!”
*   希维尔 准备动作
<零式>   这时,又一个魔法阵,从走廊中间的某扇门扉亮起
<零式>   接着,赤色的双马尾,舞动在这个空间之中
<希娅蕾斯>   “输出就交给你了,我的能力就只能再用一次。”
<樱>   “你来晚啦,下一个!”
<零式>   叶月晓的回合
<叶月晓>   【好恶心,好恶心,就像被巨石碾压!被沼泽吞没!】
<零式>   这压抑的空间,与奔腾的恶意,在不知不觉中,已对叶月晓产生了不小的负担。
<零式>   纵使在力量的强化下,这无时不刻包覆着身躯,影响着心灵的恶意,对晓来说,也越发无法忍受。
<叶月晓>   【不,不行,我要做点什么!】
*   叶月晓 脑海中突然划过自己的人生,不是力量伴随的信仰和知识,而是自己曾经所追求和努力的,那些歌声。然后,新的力量自此刻开始了共鸣。
<叶月晓>   “这种扭曲的感觉,已经受够了!不要以为,只有你会用自己的心情去感染他人啊!”
*   叶月晓 音乐在四周响起
<樱>   “天魔洗脑大法?!不要啊!快住口!”
<叶月晓>   “見つめ合って恋をして”
<千叶一弥>   “……么?怎么回事?”
<叶月晓>   “無我夢中で追いかけて”
<叶月晓>   “だけどもっと知りたくて メラメラしてる!”
<希维尔>   “这人怎么一言不合就……”
<樱>   “一弥哥,那边的小学生和大叔就交给你了!”
<千叶一弥>   “又是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千叶一弥>   “这位大叔,请不要怕,我和我的伙伴们很快就会救你们出去的。”
<零式>   然而,等你说出这句话后才反应过来,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这些人均处于昏迷中
*   叶月晓 开始演唱《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激发勇气)
<希娅蕾斯>   “这……这歌声是……!?”
*   叶月晓 手捧胸口,高唱着战歌向着前方跑去
<樱>   “快住口!”
<樱>   “你是隔壁派来的歌基么!”
<樱>   “我的疾风要抑制不住了!”
<希娅蕾斯>   “为什么我会想到安康鱼!?”
<零式>   这时,从女性淤泥的背后,原本应当空无一物的地方
<零式>   浮现出了两只触手
<零式>   突然击向希娅蕾斯!
<叶月晓>   “願うほど謎が増え 思うほど熱になる”
<Oicebot>    淤泥投掷2次打措手不及检定: 1d20+7 ( 13 3)=20 10
<Oicebot>    淤泥进行检定: 1d6+5=1+5=6
<零式>   纯粹的恶意伴随着触手的鞭打袭向了希娅蕾斯!从被击打中的地方,疲乏感就如同毒素一般涌了上来!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1=7+11=18
<零式>   但是,如果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
<希娅蕾斯>   “呵!!”
<零式>   低沉的一声,希娅蕾斯挥剑逼退触手,同时将那股疲乏感从自己的体内剥离了出去!
<零式>   希娅蕾斯的回合!
<希娅蕾斯>   “我先上,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4=2+14=16
<零式>   “!!!!”
<零式>   淤泥扭曲自身,勉强地躲过了希娅蕾斯的剑刃!
<希娅蕾斯>   “切……砍空了吗?”
<零式>   就在这时!
<零式>   从你们并未注意的方向,袭来了诡异的风声!
<淤泥>   .r 2#d+7
<Oicebot>    淤泥投掷2次检定: 1d20+7 ( 13 10)=20 17
<零式>   从空无一物的地方击出的触手,确确实实地在千叶的身上,留下了可见的伤痕!
<Oicebot>    淤泥进行检定: 2d6+10=6+5+10=21
<零式>   几乎同时,两股由恶意构筑的,令人厌恶的能量就这样,沿着伤口侵入了千叶的体内!
<零式>   那么
<零式>   意志检定一次
<零式>   强韧检定一次
<希娅蕾斯>   “千叶同学!”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意志检定: 1d20+6=14+6=20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强韧检定: 1d20+3=19+3=22
<千叶一弥>   “呜!”
<零式>   千叶咬紧牙关,梦魇和死神同时和你擦肩而过
<零式>   樱的回合!
<樱>   “啊呀?刚才那个消失不见的怪物还不出来?”
*   樱 让风元素飞过去攻击淤泥6
<Oicebot>    樱进行夹击啦检定: 1d20+11+1+2=13+11+1+2=27
<Oicebot>    樱进行检定: 1d8+15=1+15=16
*   樱 往前走30尺
<樱>   “咻咻继续侦测邪恶”
*   樱 让小妖精继续侦测邪恶,目标为人群
<零式>   樱向前冲去
<零式>   就这样,直接穿过了前方的淤泥——或者说,幻术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位面检定: 1d20+12+1d6=9+12+5=26
<零式>   同样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知识。
<零式>   一弥迅速地理解了,这种异界的存在在幻象的操纵上,熟练得令人惊愕!
*   千叶一弥 对淤泥6展开战斗策略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攻击检定: 1d20+11=12+11=23
<零式>   忍耐着伤口的痛苦,千叶甩出手杖,杖中隐藏的剑刃随即闪现,斩中淤泥!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伤害检定: 1d6+8+1d6=3+8+2=13
<零式>   并不算少的一部分淤泥就这样被削离本体消散!
<零式>   希维尔的回合!
<希维尔>   “腾蛇式!”
*   希维尔 切换腾蛇式,冲锋3
<淤泥>   你穿过了那个女性淤泥,
<淤泥>   一头撞到了墙上
<Oicebot>    零式进行伤害检定: 1d6=4=4
<希维尔>   “疼疼疼疼疼!!!!!!!!”
<希娅蕾斯>   “喂,希维尔你在搞什么!?”
<希维尔>   “妈的这下头真的被打扁了”
<零式>   叶月晓的回合!
<叶月晓>   “だからもっと飛び込むの 未開の世界!!!ををを!”
<零式>   吟唱着歌曲,叶月晓舞动着,将手中双枪的枪口指向了淤泥。
<叶月晓>   “恋とか”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13=16+13=29
<叶月晓>   “夢とか”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13=19+13=32
<零式>   疾风骤雨一般
<叶月晓>   “誰でも”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8+20=3+20=23
<叶月晓>   “信じるけど”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8+18=8+18=26
<零式>   子弹撕裂了淤泥,将其击杀成了散落一地的,蠕动着的黑色碎片
<叶月晓>   “没有人,能够在我的BGM里战胜我”
<零式>   于此同时,那个早已被认出是幻象的淤泥,也随之消失
<零式>   淤泥3与5的回合
<零式>   最后的淤泥放弃了自己操控的幻想,将自己的身躯化作了恶意的长鞭!
<零式>   啪啪地击向希娅蕾斯!
<Oicebot>    烂泥投掷2次检定: 1d20+7 ( 2 12)=9 19
*   希娅蕾斯 挥剑扫开淤泥的攻击。
<零式>   希娅蕾斯舞动大剑,划出优雅的弧线,击退了淤泥的攻击
<零式>   希娅蕾斯的回合!
<希娅蕾斯>   “神啊,请赐予我光芒吧。”
*   希娅蕾斯 使用了神契。
<希娅蕾斯>   “汝等邪恶,必将毁灭。”
<零式>   随即,在希娅蕾斯的祈祷下,又一次,一对金色的双翼,就此浮现!
*   希娅蕾斯 对淤泥使用制裁邪恶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16=3+16=19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2d6+19+10+5=6+2+19+10+5=42
<希娅蕾斯>   “消失吧!”
<零式>   一刀斩下!
<零式>   淤泥的身体,几乎就这样被一刀两断。
<零式>   然而,一息尚存!
<零式>   樱的回合
<樱>   “等一下等一下,人头是我的!”
*   樱 向前移动30尺,再把晓丢到自己前方30尺
<樱>   “苍夜疾行!去吧,滚去唱歌!”
*   樱 指挥风元素突脸!
<Oicebot>    樱进行检定: 1d20+11+1+2=3+11+1+2=17
<樱>   “哎……”
<零式>   然而这次,大概是淤泥的体积变小的缘故,疾风并没能成功击中对方
<千叶一弥>   “可恶”
<零式>   希维尔的回合!
*   希维尔 抹了一下自己的鼻血
<希维尔>   “鼻血的伤痛!就由你来偿还————————!”
*   希维尔 冲锋5
<Oicebot>    希维尔进行检定: 1d20=20=20
<Oicebot>    希维尔进行重击威胁检定: 1d20=6=6
<希娅蕾斯>   “上吧,希维尔!”
<零式>   烈风,在希维尔的双拳汇聚
<Oicebot>    希维尔进行检定: 1d8+12=1+12=13
<零式>   爆发,突进,然后一拳击入怪物的体内!
<零式>   即使这样,淤泥却仍旧维持着其姿态!
<希维尔>   “啊……”
*   希维尔 仰头
<希维尔>   “我说那边的法国佬,你有……”
<希维尔>   “纸巾没有……鼻血止不住”
<希娅蕾斯>   “…………等一下出去再说。”
<零式>   叶月晓的回合!
<樱>   “歌姬小姐歌基小姐~”
<樱>   “干掉他你就是MVP啦~”
<千叶一弥>   “就靠你了!”
<樱>   “哎,一枪就好啦”
<叶月晓>   “そこそこ攻めなきゃつまんないよ”
*   叶月晓 随着调调微微错开射击线
<叶月晓>   “ギリギリ愛! 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9=15+9=24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9=5+9=14
<零式>   两发子弹,自晓手中的枪中射出
<叶月晓>   “難易度Gでも
<叶月晓>   すべて壊してみせる!”
<零式>   后一发子弹在射中前一发子弹之后,弹道随即改变,从一个原本不可能的角度,射入淤泥之中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8+12=1+12=13
<零式>   随即,淤泥就这样凝固不动。
<叶月晓>   “いっちゃうかもね!!!!!!”
<零式>   然后,下一瞬,如同被击碎的沙雕一般。
<零式>   在叶月晓的最后一句歌词结束的瞬间,碎裂,化作飞灰,消散于空气之中。
<零式>   ——————save——————

« 上次编辑: 2016-10-06, 周四 16:28:45 由 折剑者绯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