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阅读 99845 次)

副标题: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25 于: 2019-05-14, 周二 23:50:29 »
(這樣就加經驗值?  :o,還有這次算正常發揮,居然是”不接納嗎?”,有點奇怪啊⋯⋯至少也陪人家游個泳嘛)

=====潛水
      (都說潛入水中,是聽不見畢斯特說的話的。)
      我努力地游過溪流,成功來到岸邊。上岸後我抹去濕黏在臉上的髮絲,回頭看到畢斯特在對岸,便對他揮了揮手並抬起左手抓著的繩索。
      「等我找個地方固定,你們就拉著繩游過來。」我回應畢斯特,然後完成我原本的目的。

=====接觸范諾希巡邏隊

      「再怎麼樣也不會和牧羊犬一樣吧,你這樣說太過分了⋯⋯」我低聲輕笑,對畢斯特的話語搖搖頭。
      我走向前兩步,下馬並張開雙手表示自已手中沒有武裝與敵意。
      「尊貴的騎士大人,我們是來請求范諾希的幫助的!」我看了後面,然後帶著柯爾絲來到前方,接著說道:「這個孩子所屬的旅隊遭受侏儒的襲擊,現在被困在距離這兩天外的營地裡,我們特地來此尋求范諾希的人幫忙。」

      「這是那個營地的侏儒。被我抓來做為證人說明狀況。」我跟著推了戈普爾出來。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26 于: 2019-05-15, 周三 00:00:41 »
劇透 -   :
總覺的水元素的幫助標準有些奇怪:之前擲出47時,水元素明明很願意幫忙:
引用
水元素溝通-耗時:投擲: 1d100 = (1) = 1秒(紀錄:耗時1秒!這隨傳隨到的秒回狀態啊!有種尊榮感。)
水元素溝通-水社交6:投擲: 1d100 = (47) = 47(紀錄:47)
引用
樣子看來基本和之前的一樣。水元素少女依舊觸碰了你的鼻尖,然後領會你的意圖。你感覺她接受了你的邀請,
。在暮色中,水元素散發著水花,飛向斷樹所在兩側檢查。不久后返回,並觸碰你的額頭。
可為什麼這次57卻無法呢?明明就比之前擲骰高,卻是這種結果讓人很難接受,總有種因為強要沿用先前的消散劇情,所以安排一樣的結果。這感覺會不會太隨便了,這樣擲骰的意義是什麼呢?

角色也沒要水元素幹嘛,只是召喚水元素陪過河,多多接觸朋友的想法而已⋯⋯
« 上次编辑: 2019-05-15, 周三 00:06:39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16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回帖 #3527 于: 2019-05-15, 周三 08:57:57 »
确实按照投点,是合理可以帮忙的难度。消散是因为达不到收服或者说和精灵当上朋友的程度。是我简化处理了,这里处理过于随意没有顾虑到你需要陪伴的想法。(另外这个河实际不深,可以看描述,我也忘了指出你不用潜水。不深的河,那个鱼是依靠贴近河床扁平姿态偷袭大意过河的动物的)
……………………………………

唐塔儿(骑在一匹黑马之上)叉腰:“什么?!”
声音雄亮。
“骑士大人?”小柯尔丝于是被蕾姆陪同来到女骑士身前,小女孩于是哭起来,说起曾告诉你的同样的自己家庭的遭遇。

戈普尔扭动身体,结果被一个士兵用力压住并解开口布。“大人饶命……我只是一个部族里的杂役……”

随后他就一五一十说了曾告诉你们的那些话。

皱着眉,唐塔儿其实容貌并不秀丽,而是接近男子的彪悍。她用力一甩手:“竟然在我们领地旁边之地,有此半路截人掳掠之事。而且涉及面不少。”当下她命令三个士兵押戈普尔回去范诺希并通知伯爵以及军事总管范文男爵。她本人则带着三个士兵个跟随你们。“柯尔丝小朋友,你要跟着这些叔叔回范诺希等我们还是让骑士姐姐带着你去救爸爸。”她用沙哑的声音作出温柔语气问,很是别扭但是也很有耐心。

“我要跟着去!”小女孩说。

唐塔儿随后追问你们的名字和来历身份。波捷丝望着你,然后递给她一个纹章:“我是高纳法师塔的高级法师。这两个都是我的保镖佣兵,而这位小姐是我的女仆。”

……………………………………
唐塔儿:“事不宜迟。我通知人让伯爵那边组织更多人支援。在此前,我随你们一起去那个事发之地监视或者等待援军。我担心对方知道那个侏儒被你们抓走后,会知道暴露了,尽快转移人质。”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28 于: 2019-05-15, 周三 13:02:00 »
劇透 -   :
引用
大約最深處看起來只淹沒到你的膝蓋位置。但水流頗為急促,從北向南奔流。水面並不清澈,混濁且有暗流漩渦
當時沒注意看這句話,這句話即是有衝突的,只到膝蓋深度的水體,是無法產生暗流的,但……就這樣吧。 :em003

引用
  唐塔兒:“事不宜遲。我通知人讓伯爵那邊組織更多人支援。在此前,我隨你們一起去那個事發之地監視或者等待援軍。我擔心對方知道那個侏儒被你們抓走後,會知道暴露了,儘快轉移人質。”
  我贊同唐塔兒的作法。事實上,加上他們四個裝備精實的戰士,我們要解決營地的28人的風險已經降低不少了,有計畫與策略性的誘敵並以弓箭削減人數是辦的到的。
  路上我策馬來到她旁邊:「大人,我是克羅那。這是依據方才那名侏儒的情報所繪出的瀑布營地配置圖,請過目。右邊這一側是被俘虜的人關押的位置。」

  之後我帶他們到那棵可以眺望營地的樹邊,帶其遠眺那個營地。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16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回帖 #3529 于: 2019-05-15, 周三 18:51:46 »
阅读过你递上的地图,又详细听了你们介绍后,唐塔儿在马上陷入一阵沉思。良久才说了一句:“事情并不简单。”
……………………………………
在抵达那个瀑布前,你们需要赶路,即使马不停蹄,并且穿越丛林,到了深夜时分才能接近该区域。故此唐塔儿询问你们:“我打算彻夜奔驰,不过恐怕全部人一起赶路并不容易。希望和我一起先行急赶的告诉我。”
……………………………………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30 于: 2019-05-15, 周三 19:48:25 »
      「我反對深夜疾行。」我直接提出異議。「我們花了快一天才來到這,馬匹已經累了,如此下來又艱苦將一天的行程行程併為半天趕過去,一來人困馬乏,遭遇戰鬥該怎麼辦?再來深夜如此趕馬,馬啼聲怕是1~2公里外的整個荒野都聽見我們的來到了,到時不用我們去監視對方,那些侏儒都磨好刀、架好弓在等我們了。第三,對方不見得會轉移陣地,他們人數不少,而這對他們而言這還只是巡邏隊遭受攻擊的程度,在不清楚外敵規模的情況下,我不認為他們會膽小到如此快速的轉移陣地;就算會,他們人數規模龐大,還帶著俘虜,要移動絕對快不起來,也絕對會留下一堆痕跡。所以我認為不需要再這樣分散人手去趕這個時間,我反而建議要小心地靠近,養足精神才能應對突發狀況。」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16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回帖 #3531 于: 2019-05-15, 周三 22:16:56 »
唐塔儿听闻你的反对,倒是咧嘴一笑:“说得好,是俺心急了。那就扎个营睡一晚再赶去。‘’她以宽大的手掌拍了你的左肩。

接下来就安排安营休息了。
……………………………………………………
当晚并无大事。
第二天你们继续赶路。到了下午三四点时分才抵达了瀑布附近。

三个士兵和骑士都下马并控制好马匹动作。唐塔儿带来的三人都是善于长弓的精灵,同时也擅长侦查。当下三人和你一起分散侦查瀑布周围。

只见那个营地此刻并无什么人影,野猪也不见了。营地倒是依旧堆放了一些火堆和图腾柱。瀑布顶上的岗楼也看不见人。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32 于: 2019-05-16, 周四 00:53:51 »
水刃斗篷:
每日練習經驗:投掷: 1d100 = (6) = 6 (記錄:6)

克羅那自身練習-中階劍技-閃蝶反擊
練習四小時經驗 : 投掷: 1d100 = (78) = 78 (記錄:78)
練習完的劍意:投掷: 1d100 = (27) = 27 (記錄:27,大於12,未領悟劍意)

閃蝶反擊1911+78/2400-240(教育劍法))

=====隔日9/15
時間軸整理:
9/12 早上抵達森諾特堡,為了洗清罪名被要留下來幫忙查案,成功找到兇手並揭開森諾特潛伏獸化人的秘密。半路遇到巨人襲擊。晚上學會冰裂弒神劍。從流浪的柯爾絲口中得知被襲擊的事。
9/13 來到柯爾絲所屬的大路商隊被襲擊的地方,接著去了疑似兇手的侏儒的營地。最後在俘虜了一名侏儒後決定撤到鄰近的范諾希求援,夜晚在河岸邊,遭怪魚攻擊,但成功召喚出奇異的海獅將之擊殺。
9/14 早上遇到范諾希的正在巡視的騎士唐塔兒,完成求援。為了在增援抵達前確認狀況,與唐塔兒一同折返回侏儒營地前往營地進行監視。
9/15 抵達營地,感覺撤走了一堆人。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33 于: 2019-05-16, 周四 01:47:05 »
=====9/15
  「不會吧?」我瞧著空無一人的營地喃喃道,跟著轉身迎上唐塔兒的目光,最後只能以狐疑的表情無奈的聳聳肩。
  「我們潛行過去確認周遭的狀況,也確認有沒有人埋伏在周遭吧?若真的沒有人,也還是得進瀑布調查,若沒有,還是得追蹤他們去哪兒了……請您稍微等一下。」
  於是我再度呼喚水元素出來幫忙探查營地周圍有無躲著什麼人。
  雖然眼前是瀑布營地,但是我們所在的森林中並沒有讓我特別有水的感覺,我為了便於召喚水元素,將水袋中的水橫著撒在身前的地上,然後一樣以仙子克絲達妮絲的送我的祝福項鍊作為念想集中的媒介開始召喚水元素。
  「聚集在此地的水元素精靈啊,是我,克羅那,我以無際海神與湖中仙子之名呼喚你們,請你們為我提供助力。」

  溝通呼喚所需時間:投掷: 1d100 = (53) = 53秒 (紀錄:53秒)
  溝通結果:水社交6:投掷: 1d100 = (55) = 55(紀錄:55)

老實說:
劇透 -   :
  我還是很不爽上次那個過河時水元素溝通的處理結果,悶著無助於結果,還很有可能發生類似的情況,所以在這邊說明白。
  首先,擲骰57被不認真看成是7已經表明主持人不謹慎了,因為多重骰子又不是第一天會跳,所以不管好壞我才都做紀錄,如果這樣做妳仍是隨意看骰子的數字決定劇情走向,那麼以後爛骰我就都刷帖讓骰子跳成好骰子就好啦?
  再來,我糾正骰面與結果不符後妳居然是隨便處理,讓57的擲骰結果和7一樣,最終讓水元素消散,我表示抗議與懷疑並檢附之前擲骰47的結果後,妳居然推說消散是什麼達不到交朋友還收不收伏的,那麼之前的47擲骰結果讓水元素大幫忙又是怎麼回事?克羅那只是聽從海獅的話,讓自己多接觸水,在過河時呼喚已經認為是朋友的水元素出來,妳卻自動把原因牽強附會的導向因為關係不達朋友或是收服,這除了顯示主持人根本沒有認真看角色在故事中的舉動外,也顯示了主持人更根本 只是在找理由自圓其說。

  克羅那都已經在水的領域了,而且水元素溝通也練習到不限每日溝通次數了,社交的結果也是正常發揮。這樣的環境與與溝通技能成長、以及社交骰面的結果,卻跟我說不到朋友的程度所以水元素就直接消散?溝通的結果不就是看社交擲骰的嗎?擲骰好的結果和壞的結果一樣,主持人如此不尊重擲骰結果,那麼我到底要相信什麼?我也沒有缺少扮演,結果卻被如此隨意敷衍對待,我覺得很不被尊重。

  我知道你開很多故事要花費很多心力處理各個角色,所以會出錯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也認為這是最主要的問題,而這也是我當時不鼓勵妳開新故事篇章的主因,因為妳回覆故事的品質和細膩度真的都和以往不能比。我心裡為此烏煙瘴氣之際,也在痛心為何不能和以往一樣有著令人驚豔的安排與水準。
  
  我們都是人,弄錯就弄錯沒什麼問題,只要把錯誤說清楚,把事情導回來就算了,可你卻常常找一堆理由或額外的自我腦補解釋來自圓其說補足自己犯的錯誤。我老實說,妳這種做法不會讓妳維持在正確的位置,只會讓玩家對主持人的信賴大打折扣,你若真負責的話就應該將正確的結果還給玩家,而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每次我的抗議幾乎都是因為你這種誤判產生的,而妳的作法常常要嘛是新增原本不存在的臨時額外的規則,或是新增原本未描述的情境說法來支持這種臨時誤判;要嘛就是完全無視我的抗議(比如下水道的殺人魔站位荒謬;或是魔力和技能學習的平衡性)。真的要我很嚴正的抗議妳才會重新處理,妳知道我每一次打這種超游的嚴正檢討呼籲都是抱持著若不被認真回應就要退出的心情嗎?
 
  也許你已經將重心擺在其他玩家身上,所以敷衍著我的故事,不管如何故事漸漸出現了些脫序,甚至已經出現了打了幾行讓人無法思考如何接話與任何後續發展的文字就丟給了我,現在還開始隨意處理擲骰結果,看這一路下坡讓人很是感慨。
  我把這個角色的故事當成了我的食糧,把克羅那這個人當成很重要的朋友、一個學生,或是一個成長中的人。我看了這個角色2年,我不想看到他變得多強,不追求那些輾壓敵人凌駕一切的快感,我只是想讓他走到幸福那端,他那些重視的人與他的結局,但雜亂的一堆額外劇情砸向了他,所以我只能幫他拚命招架,可我這麼努力想弄好一個故事與角色的心情卻被隨意對待……。
  我的心很累,這個故事帶給我的痛苦逐漸逼近於快樂。

« 上次编辑: 2019-05-17, 周五 05:44:38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16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回帖 #3534 于: 2019-05-16, 周四 10:07:12 »
过河那部分确实是我没有把握好,随意略过了。自我检讨一下。
……………………………………
话说回来,为了赶进度没有在意各类细节,也是我所不该有的状态。克罗那角色陷入了各种过于繁杂的事态后已经被动地走动在不那么随心的道路。或许有两种方向:一是:处理一个年代跳跃,比如数年后。或者是换一个角色视觉之类处理一段。二是:继续细节执着的旅途,但是时间可能不能加快多少节奏。依旧会有很多命运的纠缠妨碍着希望的方向。
………………………………………………………………

正文
你手心感受着湖仙项链透出的一种属于水元素的柔和清凉,呼唤之声里,水袋中的水升起的水花,凝聚成了蝴蝶般飞舞的水元素精灵少女形态。从水袋升腾而起的水元素精灵飞旋而出,在你鼻尖轻碰了一下。然后绕身而起,往瀑布飘去。
当午后阳光照在瀑布的水花上,彩虹的色泽绽放出点点圆形光芒。
那水精灵的身影又回到了你的鼻尖前。伸出的右手手指,碰点在你鼻尖时绽成水花,散落并收回了水袋之中。那个水袋四周此刻好像散发出一阵白色光芒,不过光芒慢慢消退了。

影像传入你的翡翠感应里,你看见了营地空无一人。而瀑布顶上有一个山洞。洞前站有三个人,并非侏儒。而是三个穿着普通旅者服饰的男子。三人均有黑灰色的围身罩衣带有兜帽,短的无袖链甲。发色两人是黑灰色的短发,满脸是须。其中一个还戴着一顶深褐色皮帽。两人腰间都挂有轻弩,以及短剑,拿着单手长柄战斧。

另外第三个人是浅灰色短发,腰间挂着一柄长剑。头戴一顶尖顶铁盔。

这三个人感觉像佣兵,或者其他善于战斗的人。

这三人站在洞前好像在说话以及不时张望四周。那个挂有长剑的人掏出脖子的一个什么挂件,挂件上散发出一些白光。他随后就转身进洞了。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35 于: 2019-05-17, 周五 06:00:58 »
(若是要以年代跳躍來處理,必定會以莫可奈何等因素讓這世界某些事情強制發生而角色未加以處理,然而克羅那必定會隨著時事作出相應的舉動,因此我並沒有想要加快什麼節奏,也不想忽略角色的旅途,必然是一路走下去,我只是覺得在主要劇情外突然增加的雜事已經夠多了,而既然要給予克羅那這麼多額外的劇情和相應的能力,就不要隨便處理)

=====正文
  「謝謝。」我在元素消失前對她回以微笑,感激她所做的一切。
  於是我將水元素觀測到的一切告知眾人,然後問到:「這些人看起來像是在找些什麼,又或者在堤防著周遭,所以我想應該是和侏儒不同團夥的外地人,我覺得我們可以推進至營地向他們詢問看看,你們覺得呢?」
  如果沒問題,則組成錐形陣型向營地推進,先到瀑布底部的營地確認侏儒的屋子內的狀況,但不徹底搜索物件,只是要確認有無人影,並且確認足跡流向,畢竟要先確認侏儒和俘虜們是往哪裡去了,也許是自這裡離開,也許是自瀑布頂上的區域離開。
« 上次编辑: 2019-05-17, 周五 07:26:13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16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回帖 #3536 于: 2019-05-17, 周五 19:55:01 »
唐塔儿留下两个士兵,一个在瀑布左侧一个在右侧绕行监视。其余人按照你建议,锥形前进,雷姆以及波捷丝居两侧队列中。而唐塔儿则举起一面护臂式小圆盾,下马走在最前。
步步接近瀑布旁的营地后,监视的士兵示意两侧无碍后也接近一些,但会留在一定距离警戒。
你随着队伍探查营地。
营地内留有火堆:灰烬尚未燃尽,是中途熄灭的。一些木箱留有一些南瓜。还有一些萸类蔬菜。武器装备基本找不到任何存留。也没有肉类存留。物资并没有凌乱感觉,是有序收拾的。不过营地依旧弥漫着一种尿骚味道。还有一个可能是饲养野猪的位置很多肮脏的食物残渣和猪粪残留。毕斯特弯身看完粪便后说:“这些粪便距离现在应该不超过一天。”
营地内有一个滑轮组的升降篮子吊索。带有拉索,原则上可以只靠篮子中的一人自己就能升上瀑布顶。如果不通过吊篮,只有攀爬和绕道远处寻找上山之道。
唐塔儿看着瀑布顶上,压低嗓音说:“你说上面有人。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上去。”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37 于: 2019-05-17, 周五 22:49:21 »
(關於先前問的,有個沒有回答,就是足跡的走向呢?在瀑布下的營地有大量足跡或是車轍遠離的痕跡嗎?如果有,就可以不用上瀑布,如果沒有,則要上瀑布去調查。)


如果沒有:

      「所以他們才剛走不久啊⋯⋯為何如此......」我將雙手合十並以指尖抵著嘴唇,集中精神思考著這裡的狀況與說不出的違和感。

      後來我終於知道違和感在哪了。
      「真是詭異,這個籃子只能上去一人......而有沒有人離開的足跡,那麼先前這個下方營地養的戰獸又要怎麼離開,自己拉繩子上去嗎?」

      然而可悲的是,若無任何跡象,我等也只能上去來尋求那些精靈俘虜的訊息。
      「我先上去好了,我對自己的反應速度還有點自信,若上去遭受攻擊會比容易躲開,但還請幾位射藝精湛的騎士大人幫忙在下方以弓箭掩護我。」
« 上次编辑: 2019-05-18, 周六 13:41:43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

离线 Seed

  • 翡银女伯爵.伊斯达尼亚行省总督
  • 版主
  • *
  • 帖子数: 16316
  • 苹果币: 0
    • 翡翠与光
Re: 克罗那扮演专贴(第二季)《五剑之谜》
« 回帖 #3538 于: 2019-05-18, 周六 10:58:42 »
痕迹的话,你们检查地面时,毕斯特发现这附近几乎没有近期出入的车轮痕迹。不过脚印痕迹很多且杂乱。并没有固定某个方向而去的。另外这个篮子其实一次不止一个人上去,至少能两个人。但同样的,放一头野猪进去可能比较难。
毕斯特根据现场的猪蹄印,发现是绕道瀑布背后的一处密林中去了。那里还有不少蹭破的草叶树皮痕迹。“那些战兽野猪应该从这里走了。”
守护光之殿的翡翠骑士,魔女或圣女伊薇利亚啊, 请给予我等进入翡翠与光的世界之匙.

离线 Kerona

  • Flawless
  • *******
  • 帖子数: 4329
  • 苹果币: 1
  • 扮演控
Re: 克羅那扮演專貼(第二季)《五劍之謎》
« 回帖 #3539 于: 昨天16:26:38 »
(說一人可以拉自己上去,我還以為只能一人上去。那我把先前的扮演刪掉(雖然沒什麼差別);另外,先前忘了問了,根據水元素觀察到的景象,瀑布頂上的三個男人是精靈嗎?)

情報綜合帖
劇透 -   :
遠眺:
引用
你們接近到三百米外觀察(可以爬樹),可以發現有一道瀑布懸掛在山腰。瀑布下方溪流處隱約可見有一個木架搭建的營地。大概有五個大小不一的木篷。以及瀑布頂上一個同樣由木架搭建的崗篷。瀑布高約二十多米。

溪流大概有八到九米左右寬闊。深淺不明。
營地在溪流的西側,有一片淺灘,而溪流對岸,營地的東側是大片茂密樹林,枝葉甚至延伸到溪流上方。幾乎沒有明確的河岸可見。

營地東側則是相對稀疏些的樹叢,以及一些亂石堆。南側就是那個陡峭山地。山地瀑布之上布滿樹木。有一些藤蔓沿着岩壁延伸下來。營地上有一個吊籃裝置連接着瀑布頂部和下方。

營地的外圍有一圈矮籬笆,營地正中插有一根帶有一個看不清類別頭骨的長桿。其下有一個火堆。隱約可以看見有一些野豬樣子的動物。還有兩個各拿着一桿矛的侏儒。(細節不清)

俘虜的口供與繪圖對照:
引用
你們幾個花了三四分鐘掩蓋痕跡和拖走俘虜,接着藏身百米外灌木林后,繼續盤問。那個自稱名叫戈普爾的侏儒面對你的盤問,一邊抖着身體發顫一邊說道:“營地……啊啊……瀑布那裡。下面有五個人,上面有三個,一共八個。會輪班。半天後會有三個人來替換這八人。一般是午飯時候替換輪班。這八人還會出外一半人巡邏,所以有時營地只有四人。”
“關押的人在瀑布頂部的一個山洞里。內里大概包括我們這些巡邏隊和營地輪班人員,大概總數是二十人看守。”

“其他族人離這裡大概半天行走路程。在北邊,和首領他們一起。這裡的二十八人加上分散各處的人員,我們部族在斯托拉林這一帶,大概有六十人。主要由正副兩個首領管理。其中副首領經常會到山洞來。”
“那些野豬是我們的戰獸坐騎。單獨戰鬥或者騎乘都很適合我們。營地里有兩頭。山洞里還有三頭。”

這個俘虜表示自己不懂地圖。但如果你們威脅他,就會歪歪扭扭地畫出一個黑點,一個圓圈代表洞門。裡面一條腸子黑線,左右兩條線代表左右分岔,各有一個圓圈。他說左邊是放武器和雜物,那邊還有野豬所在。右邊放食物。
腸子線中間有一個塗抹黑色,他說是一個洞里的水池,。
水池后左右兩個線,右邊連着一串圓圈。他說是關押的地方,幾個洞。左邊有一個8字形雙房,他說一個是看守一個是副首領的窩。
引用
兩方人馬:
引用
由於需要在本地保命生存,我們最近半年接納了一個名叫大路商隊的商會的約定,供應貨物給他們並且協助培養。又接納了雷曦領的一位大人的約定,同時供貨給雷曦領。”
“這些貨物……就是活人。活人……大路商隊要用來培養成一種叫做自行者僕從的存在。我也不知道是什麼。”
« 上次编辑: 昨天16:28:17 由 Kerona »
在網路上與人爭論是徒勞的:
你為他的幼稚與傲慢做出建議,他說你是在污辱他;
你放低身段好言相勸,他說你裝可憐讓他成為壞人;
你指出他的的確確的錯誤,他說你N年前也這樣過;
你指正他一直避重就輕的罪過,他玩文字遊戲繼續規避或轉移話題;
你說他的行為冒犯到別人,他說那是你自己的感覺,說你在高舉正義的大旗;
你和被冒犯到的人一起指正他,他說那你們處理的方式不對(不對啥啊!)。
我要告訴你,網路之海如此廣闊,你讓他待在他的小島吧,你就出航去尋找屬於自己的世界。
Let's roll up our sleeves and make it hap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