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尘封羊皮纸 / 20210801
« 最新帖子 由 风清 今天14:47:00 »
继续往里游,前面岩石的缝隙中流出绿色的水,被污染了,待久了智力会下降,会变僵尸。水尽头有个木门,门前有块腐肉,有强大死灵系灵光。壁画的星图是天剑座,传说远古射杀了毒蛛。星图是个普露拉的仪式,在这里引导正能量可以赋予天剑座的能力。引导了下,能力是下一次射击命中+5,铃一箭射中了腐肉,水净化了,肉后面还有苍蝇集群但都死了。
使劲砸开门,传出腐肉的臭味,中央有块腐肉,身上有个纹身,是抓着一朵花的一条龙,是莲花龙盗贼团。这人是生病死的,死于吸灵怪的疾病,每天掉感知和体质。
再往里走,空气有霉味,很干燥,有3个秘宝箱
第一箱:AR4100年代的钱币,7500个铜币,1500个银币
第二箱:奇奥尼的精灵护手、2袋宝石价值700gp、8袋混合币共800gp
第三箱:法师护甲魔杖(11发)、玉盒300gp、里面有颗土元素宝石、还一堆药瓶全打碎了
回去刚才的大厅亡灵聚集了,维迪马.昆德带着小弟们来围攻,还有修库瓦和食尸鬼,太猛了,还带着个血腥骷髅,差点没把自己送这,幸好送了点装备。然后开土元素宝石,给我们打开了出口
去海滨找到了安妮,她还活着,老的不行,告诉了她维迪马的情况,说知道了,送了本教典,然后就死了。天空出现了蓝色的光芒,他就消失了
回来听说港务长胡根在卧室床上被暗杀了,腹被剖开,内脏撒了一地
转天回庄园,弟弟嫌姐姐天真,总想做大事,想大干一笔,想杀狄娜,姐姐不同意。翠玉渡鸦这几天就回来了。修复了破损和生锈的装备
转天说如果搞不了,就减除弟弟的痛苦吧。打听了下,莲花龙是新成立的,很靠谱,谢夫顿应该是加入了,去找第一卫队长星裔。说胡根发现的时候死了两天了,没有第一时间了结他的生命,活活流血致死的,这已经是最近死的第二个议员了。大地震后,放任各盗贼公会内斗,这才平衡。年初听说过,涉黑市,之前派了人潜入,是个女半身人,叫雪莉.迅足。给了我们一颗斯芬克斯白金币,多颗星。  还说索伦瓦克昨天在监狱里上吊自杀了,怀疑是第一卫队里的人做的,然后给我们开了去剥皮师公会的介绍信。
青墨独自一人上街收集信息,没回。
大家回家集合找不到青墨,于是便在小巷子里钓鱼执法,发现墙上有灰下落,卡戎反身一扫,直接把弩手扫下来摔死了。审问下:巡逻队不止一队,伏击人马的是另一队,阿尔法小队抓住了青墨,领队叫娜 拉,应该关在牢房里,在水坑区,还有其他入口。在港口区和水坑区交界处,有个走私的通道,暗号“阿巴阿巴阿巴”,每1小时回去一趟,本部还几十人,老大叫莲花女神,老二叫范萨斯,老三叫克什。娜拉是队长。索伦和胡根也是他们干的。收拾家伙,准备抄家!

LOOT:金戒指120gp、精制品匕首、精制品镶嵌皮甲、225gp、奇奥尼的精灵护手、2袋宝石价值700gp、8袋混合币共800gp、法师护甲魔杖(11发)、玉盒300gp、精制的普露拉金质圣徽刻着维迪马和安妮分拉的名字50gp、普露拉教典30gp、生锈的灵活半身甲850gp、生锈的战斧、生锈的重钢盾、精制品星图(+2地理)50gp、破损皮甲*2、生锈的链甲(同镶嵌皮甲)、镶嵌皮甲*3 细剑*3 闷棍*3 轻弩*3 普通盗贼工具*3 30GP
经验:厄迦图娅的法阵 400XP、2僵尸海盗 400XP、2食尸鬼 800XP、维迪马昆德 1200XP、铁手强尼 800XP、3名莲花龙盗贼 600XP=4200XP,人均700XP
2
银の黄昏錬金术会 / 第三幕:机械技艺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14:46:30 »
引用
2015年9月2日上午11:21,梅德福。
剧透 -   :
<HD> ———————————————————————
<HD> 从马萨诸塞州警方处,你们得知了巴尔巴斯博士早在与你们联系之前,也就是六月初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异常行径,甚至引起了多方的怀疑。
<HD> 你们似乎并不是第一批为了巴尔巴斯找上门的人,但在你们之前开始调查巴尔巴斯的人又与你们手头的案件有何关系,这一点尚不明晰。
<HD> 来到巴尔巴斯位于梅德福的住宅之后,你们见到了与麦卡利斯塔大楼相似的与世隔绝一般的迹象。
<HD> 来源不明的明信片与希尔公司并非电话的电话仿佛已经敲响了不详的警钟。
<瓦瑞克|Warrick> 瓦瑞克触电般往后退,他暂且没有加入队友们的讨论而是平复自己的情绪。虫子?沙子?这就是超自然吗......冷汗让他的后心湿透。
<HD> 在你们徘徊于巴尔巴斯家门口的同时,住在他隔壁的一户人家的窗帘被悄没声地拉上了。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花了一点时间平静,当然这已经比过去要快很多了,他先扫了一眼离这幢仿佛与世隔绝的建筑最近的房屋。
<温伽|Whonga> “就算已经发生了最糟的状况,可能留下的住户还是有可以交谈的,也可以跟他们打听下这里有没有所谓的管理员在。”温伽留意到被拉上窗帘的窗口,先记下对应的房间位置。
<HD> 巴尔巴斯家位于街区的中部,左右各坐落着一座同样漂亮(而且干净很多)的宅子,从你们来时的街景来看,他家屋后应该还住有一户人家。
<瓦瑞克|Warrick> “。那边有人把窗帘拉上了。”深深吸了一口蓝色的烟斗后瓦瑞克扫了扫那户人家。
<瑞克|Wreckage> 瑞克本身就在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这栋房子来缓解自己的恐惧,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猛地看向那里。
<威瑟曼|Witherman> 威瑟曼耸耸肩示意身旁的几人别对当事人说电话另一头的异状,他拍了拍瓦尔特的肩膀指向那栋楼,然后绕巴尔巴斯的宅子转了一圈打量它屋后的布局和后门邻居家的院子。
<HD> 瓦瑞克回过头才意识到你们在别人家门口转来转去翻动那些账单甚至敲碎了一部卫星电话的行为在这里可能显得很古怪。
<HD> 换任何一个不想惹事的人都会选择装作没看到你们。
<瓦克|Wacke> 瓦克拿着一些账单转到后门的邻居那里敲敲门。
<瓦瑞克|Warrick> “我们是不是过于显眼了。”
<HD> 给瓦克开门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白人女性,她一只手拿着一块抹布拧开了门。
<HD> “您是?”她上上下下扫了眼瓦克。
<瑞克|Wreckage> 瑞克看到瓦克走到邻居那里看着像要打听些什么,他也带着柔和的笑容慢慢走了过去。
<温伽|Whonga> “这次要是也能走正规途径先拿到钥匙就好了,不然之后我们只会更显眼啊……”想到了进屋还要花费一番功夫的事实叹了口气
<HD> 瓦克在来时注意到从这户人家被篱笆包围车库这里可以很轻易地看到巴尔巴斯家的后院。
<威瑟曼|Witherman> 威瑟曼把笔记本夹在咯吱窝下头干脆跟上了瓦克对身旁的主管使了个眼神,“您好夫人,我们是来找巴尔巴斯先生的,他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们和他有那么点,呃,经济上的关系,如果您知道些什么的话那就太好了。”
<瓦克|Wacke> 瓦克微笑着点头。他自认为自己看起来足够正经。
<HD> “你们是他的啥人?”
<瓦尔特|Walter> “只要有正当理由就无所谓这些。说实话我想看看屋里的状况,稍有些头绪再问也不迟。”瓦尔特揣摩着瓦克兴许是要本色出演收租人员,于是他先上前推了推巴尔巴斯家的门。
<HD> 自然,门锁着。
<温伽|Whonga> 干脆离远一点不要再增加可疑浓度,温伽在车库附近转了转以观察另一头院子里的状况。
<瓦瑞克|Warrick> “也是。”对两名队友的说辞都表示赞同后同样靠近了大门,“门锁着啊......花盆底下或者什么之类的地方会有钥匙吗?”
<瓦瑞克|Warrick> 他开始四处摸角落。
<瑞克|Wreckage> “我们跟他的朋友有一些交际,她拜托我们来探望一下巴尔巴斯先生,顺便问他要回一些,欠款。”瑞克在心里对着那位女士说了声抱歉。
<HD> 温伽的视野从街道穿过空气落在对面,即便是在大晴天的中午,巴尔巴斯家也因为没有亮灯而显得有些阴暗。
<瑞克|Wreckage> “您知道他的近况吗?我们听说他最近好像有些神经质?刚刚敲了门也没有回应,是不在家吗?”
<瓦克|Wacke> “是的。”瓦克递出了自己的证件,上面赫然是某家公司的财务主管。
<HD> “巴尔巴斯有欠款?”她大惊小怪地问道。
<威瑟曼|Witherman> 威瑟曼耸耸肩,“他之前从我们几个还有别的朋友那儿借了一大笔债,然后他六月份就辞职没了踪影,我们也很奇怪,毕竟这么耿直的一个人。”
<瑞克|Wreckage> “事实上如果不是我们相信他,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掏钱的,我们甚至没有打欠条。”
<HD> 邻居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他最近都不怎么白天出现,等他回来的话我跟他讲讲这事劝劝他好了。”
<威瑟曼|Witherman> “事实上我们还要替他的一个前同事姑娘问问…呃。夫人,我想替我们可怜的艾米琳女士问问,巴尔巴斯他…在外面有别的姑娘了?”威瑟曼用痛心但小心翼翼地语气问道。
<温伽|Whonga> 看起来完全是已经很久没人在的样子,但按邻居的话来看他晚上还是在的……?这是只有夜间会“从楼上下来”的感觉?温伽走去对面,看看同事们是否能有什么备用钥匙之类的发现。
<瓦克|Wacke> 瓦克干笑着把证件收回包里。
<HD> “啊?”
<HD> “这可真……”邻居就像这个年纪的老人一样再次露出了大惊小怪且多管闲事的表情。
<HD> “我可得……”
<HD> “他真是疯了。”
<威瑟曼|Witherman> “我们有个头阵子上门的同事,可能是上个月,上上个月……他说在巴尔巴斯家见到了别的姑娘,可能是个西班牙裔还是什么。这是真的吗?他不会真的和可怜的艾米琳吵了一架之后就……”
<瑞克|Wreckage> “你别贸然推断艾米琳小姐跟他的关系,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瑞克|Wreckage> 瑞克拿手肘捅了一下威瑟曼跟邻居打哈哈。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回忆起某扇甚至精心铺设细线机关的门,他顺手开始在门附近一起翻找。
<HD> 巴尔巴斯不仅把门锁得严实,而且钥匙还很难找。老半天之后与瓦瑞克一起在巴尔巴斯家门口寻找钥匙的瓦尔特才在宅子后门附近的一块假石头里发现了它。而后院的这位好邻居看到你的动作时显然被吸引走了注意力。
<HD> “我得说——这好像不太——”
<瑞克|Wreckage> “实在抱歉,他对艾米琳小姐跟巴尔巴斯先生的关系有些错误的认识,但我们都知道他们之间友谊的纯粹。”
<HD> “我得找个机会问问他,噢,虽然他好像真的有点……”
<瓦克|Wacke>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在他的单位听到的一些闲话,只是大家的推断罢了。”瓦克拍了拍大家。
<HD> 女士摇摇头把手上的抹布一甩,“是吗?我有天晚上在他的后院里看到了很漂亮的女人。”
<HD> “和你们说的差不多,不过好像没穿衣服。哎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HD> “我想她确实长得很漂亮,后来又有一天早上我看到巴尔巴斯和一个白头发的白人在他的厨房里,屋里亮着台灯。”
<威瑟曼|Witherman> “哦天啊…夫人,看在上帝的份上,也当为了局里那位可怜的女士好,您可以把这件事先保密吗?在确认巴尔巴斯是不是真的劈腿了之前我们也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我看他连留给那位女士的备用钥匙都还在,或许这关系是还可以挽回的……是吧。”
<瓦克|Wacke> 瓦克对着其他人点点头,示意自己要去下一家看看。随后便转到了刚才拉窗帘的那一家门口敲敲门。
<瓦瑞克|Warrick> “看起来我们要先做点障眼法......”瓦瑞克往另一家房子走去。
<HD> 瓦克像上门收税一样敲开了隔壁一家的门,站在门后的是一名身材精壮的白人男性。
<HD> 他往旁边偏了偏头,“您好?”
<瑞克|Wreckage> “打扰您的时间了美丽的女士,愿你度过美好的一天。”看到同事把夫人糊弄过去的瑞克对着夫人微微鞠躬告了别。
<HD> “我尽量不说,尽量不说。”老妇人摆摆手把抹布捡了起来。
<威瑟曼|Witherman> “不过您说的那个白头发的白人,大概是几月份时候的事情?”威瑟曼的眉头皱了起来,“是男性还是…女性?”
<HD> “这我记不清咯,人老了记性不太好。我估摸着是6月之后吧。”后院的邻居摇摇头。
<瓦克|Wacke> “不好意思,先生,我和朋友因为一些事情来找巴尔巴斯先生,但是他好像不在家。请问您最近有见到他吗。”瓦克露出标准的商业人士微笑。
<HD> “巴尔巴斯?”瓦克面前的男性的站姿笔挺,有种军队的感觉。“啊……”
<HD> “我不太清楚,他最近怪怪的。”
<瓦克|Wacke> “是的,是的……我刚才也发现了他似乎很久没有清理自己的账单,出于职业原因,你知道的。我见不太得这些东西洒一地所以替他整理了一下。”
<瓦克|Wacke> “您平时和他熟络吗?”
<HD> “这个——”
<HD> 男性拖长了音调似乎在迟疑。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趁着后边的老太太关门将钥匙收好,他暂且站在其他人稍远的地方。
<HD> “以前还挺熟的吧,早上我们经常同一个时间出门上班。”
<瓦克|Wacke> “您有什么疑虑吗?”
<温伽|Whonga> 既然已经拿到钥匙,把邻居们的疑心都安抚一遍应该就好了,温伽转悠到瓦克正交谈的那家门口:“刚刚有听那边的住户说白天不怎么能见到他呢,您最近都没看到他再一起上班了吗?”
<HD> “说不上,只是有点奇怪。是的,他最近很少白天出现。”
<HD> “我偶尔能从他家听见念经一样的声音……”
<瑞克|Wreckage> 瑞克摆摆手去了瓦瑞克那边,三栋房子只剩这一栋了。
<瓦克|Wacke> “念经?”
<瓦瑞克|Warrick> 瓦瑞克打量了一番这栋房子,抬手敲了敲门,“你好?”
<HD> “除此之外,呃,”他不太自在地耸耸肩。“晚上有奇怪的声音。”
<瓦克|Wacke> “能说说看吗?我们来之前也和他同事聊过,他的同事挺担心他的。”
<温伽|Whonga> “奇怪的……是听不出来念什么语言的感觉?”马上就想到了之前在公寓里进行过的仪式
<HD> 瓦瑞克听见了门后幼童的笑声,片刻之后一名黑色卷发的西裔男性打开了门。“你们是?”
<威瑟曼|Witherman> “啊,这样也够了。谢谢您愿意和我们说这些,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威瑟曼对后院的老太太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我们得去巴尔巴斯家替艾米琳处理一些她留着的旧东西,旧电话或者自行车之类的…虽然我还是希望他们的关系能早点恢复回以前那样。”
<瓦瑞克|Warrick> “上午好先生,我们是来找巴尔巴斯先生的。是这样的他在我们这边有一笔欠款,不过我们联系不上他了就前来查看一下......您对此有什么头绪吗?”
<HD> “啊,没听清。晚上的噪音几乎能把他的声音盖住,硬要形容的话……有污水泵或类似弹簧的东西在响。”另外几人面对的退役军人思索道。
<瑞克|Wreckage> “您好,我们因为一些事情要来找巴尔巴斯先生,请问您跟他熟悉吗?”
<HD> “而且有时候我会看到,”他瞟了眼你们。
<HD> “好吧,只有一次,不算上你们的话。”
<瓦克|Wacke> 瓦克保持微笑就好像他们干的事情也没有很离谱。
<HD> “我夜跑回来时看到有一辆租来的车停在街对面,有三个人在里面吵架。”
<HD> “两男一女,我猜。不过我没看清他们的长相。”
<HD> “巴尔巴斯?他,呃,”瓦瑞克和瑞克搭话的男性挠了挠头。
<温伽|Whonga> “这么大的噪音是从他院子里传来的吗?啊……或许也是因为巴尔巴斯最近没太出现在职场,同事过来找他了?”温伽想了想勉强把事情圆过去
<瓦克|Wacke> “他们……吵架?您有听到他们在吵什么吗”
<HD> “他不知道怎么搞的,家里停电了也不修,天天晚上戴着个采矿的灯帽在里面走来走去。我至少有几个月没跟他讲话了。”
<HD> “有道理,”话虽如此,温伽看到对方的表情仍旧有些怀疑。“没听清。”
<HD> “不过他们看起来就像在……”
<HD> “盯梢,之类的。”
<瓦瑞克|Warrick> “晚上......采矿的灯帽吗......”瓦瑞克思索着用手机做下记录,“那请问您上一次看见他是昨晚还是?”
<瑞克|Wreckage> “在屋子里戴着矿灯帽还真有些奇怪……您有在他的屋子里看到什么陌生人吗?”
<瓦克|Wacke> “那还真是,我们之后再问问看他同事好了。”瓦克一边说一边糊弄着。
<HD> 西裔男子难为情地歪过头,“前几天晚上吧,不过他最近回来都是在晚上,晚上他家还有机械的噪音。”
<HD> “他好像有点……我是说精神不太正常。”
<瓦克|Wacke> “那三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瓦克|Wacke> “我得去问问……”瓦克装模作样的在笔记本上记了一下。
<HD> “啊,六月底七月初左右。具体时间我也忘了。”
<瓦瑞克|Warrick> “好的......机械噪音......”露出真实不假的困惑表情,“呃,正如我同事所询问,您有看见什么人吗?还有您没有对巴尔巴斯先生或者社区管理方面进行过投诉吗?”
<瓦克|Wacke> “谢谢您……”瓦克看了一眼温伽,想确认对方还有没有要问的。
<瓦尔特|Walter> “啊呀,听上去真是怪了。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我听闻他过去应当不是这样的人。”瓦尔特向问话的瓦瑞克招招手,向门口走来。
<HD> “考虑到他家停电了,戴着那种帽子也不是……算了还是很难理解,我倒是没见过别的人。除了他行迹很诡异之外他倒也没干出什么坏事,我想我们还是少管闲事。大概六月初他就这样了。”
<瑞克|Wreckage> “等我们见到他之后我们会劝他去看看医生的,我们也很担心他。”
<HD> “啊,那真是太好了。”
<温伽|Whonga> 温伽摸着下巴上刚长出来一点的胡茬,皱眉思考了下低声靠近对方:“不瞒您说,他最近搞的事情都太不对劲所以亲人朋友都比较担心,可能之前是雇人来确认下他的行为异常到什么程度,您也知道有些精神疾病发作时会比较危险……所以尽可能还是不要和别人提起这件事,免得刺激到他。”
<HD> 温伽对面的男子叹了口气。“好吧。”
<瓦克|Wacke> 瓦克点了点头:“谢谢您,先生。”
<威瑟曼|Witherman> 威瑟曼端着笔记站在后院的车库门口,他调整了一下角度往巴尔巴斯家的后院和后门窗户方向望去,随后便绕回了正门。
<瓦瑞克|Warrick> “您的家人们没有发现什么别的奇怪的事情吗?哪怕只是孩子们的笑话?”
<HD> “还好?不过他经常搬着亚马逊的箱子进门,不知道他买了啥,总不会是抽水机。”
<瓦克|Wacke> 瓦克谢过军人后和威瑟曼回合,把打探出来的事情说了一下。
<温伽|Whonga> 果然之前三人的行动已经引起过一波关注了吗,只希望邻居们不要太在意这件事把它当一般的家长里短忘了就好,温伽点点头:“看来我们也只能晚上找机会等等他能不能要回欠款了,辛苦您了。”
<瑞克|Wreckage> “我们知道他家的备用钥匙,等会就去看看,也许他现在就在屋子里呢,那我们就不打扰你啦?”
<HD> 对方摆摆手权当打了个招呼,接着关上了门。
<瓦瑞克|Warrick> “谢谢您的坦诚。”关上手机后回到大门处,和队友们交流信息。
<威瑟曼|Witherman> “六月底七月初…那三个人是维特尔他们吧,从时间上看他们可能和我们一样从州警察局离开之后就来了这儿,但我还是很奇怪他们按理说六月初就来了波士顿,之前的那段时间是去……”
<瑞克|Wreckage> 瑞克朝他挥挥手告别后去跟队友回合,把巴尔巴斯多次购买亚马逊跟家里机械声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温伽|Whonga> “一会能进得去他屋子的话,可能就能直观地看到买了什么吧,听起来在家里干了什么大工程。”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掏出钥匙“也许是调查差不多的事情,最终指向了巴尔巴斯。”
<威瑟曼|Witherman> “之前我们也有人在管道里听见过发条声之类的东西,不过后来我们也确实和一些机械玩意儿打交道过。”威瑟曼指了指温伽站在门边翻着旧笔记。
<瑞克|Wreckage> “他的邻居还提醒我了,你说他买的会不会是抽水泵?”
<瓦克|Wacke> “未必没有可能”
<瓦瑞克|Warrick>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瓦克|Wacke> “哎,我希望不要太吓人”
<温伽|Whonga> “上回是管道里的发条,这回是弹簧吗,在夜间楼层那种地方确实有远超我们想象的机械产物存在,既然邻居们都打点好了就进去一探究竟吧。”
<瓦尔特|Walter> 习惯性地贴在门上听了听内部大约压根不存在的动静之后瓦尔特拿钥匙开门。
<瑞克|Wreckage> 瑞克紧张地掏出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



<HD> 锁意外地很难开,钥匙捅进去的触感非常生涩。瓦尔特费了点劲才把门给弄开。
<HD> 拉开门后,迎面向你袭来的是一股浓重的油的刺鼻气味,以及几乎难以视物的黑暗。
<HD> 从门口看,室内似乎拉上了所有窗帘关紧了窗户,阻隔了光线的进入。
<瓦尔特|Walter> “我怀疑…”
<瓦尔特|Walter> “屋主是不是从没走过正门?”瓦尔特回头半开玩笑道。
<瓦瑞克|Warrick> “可能吧,谁知道。”跟在身后的瓦瑞克举高强光手电筒,打开往里面照射。
<瓦克|Wacke> 瓦克同样打开了手机手电筒
<瑞克|Wreckage> “这么黑,如果是在恐怖片里的话我们就要被黑暗里的怪物一个一个吃掉了。”
<瑞克|Wreckage> 瑞克掏了半天摸出一个普通的手电筒打开。
<HD> 手电筒掠过之处,地板上满是斑驳的痕迹。
<威瑟曼|Witherman> “很难想象一般人能在这种地方住下去,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他不是……嘘,先不要出声。”威瑟曼打开手机的后置手电,示意其他人暂时先不要出声后他沉下心听了听室内的声响。
<温伽|Whonga> 温伽缓缓蹲下身子,去看地板上的痕迹像是什么造成的
<HD> 与邻居描述的夜间盛况不同,白天的室内静悄悄的,
<HD> 更接近死寂。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在手电光下先嗅嗅那股味道的源头。
<瓦克|Wacke> “地上是什么?油吗?”
<瑞克|Wreckage> 瑞克则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寻找着蜡烛一类的存在。
<HD> 你们一群人颇为滑稽地挤在门口打着手电向里张望,空气里不分来源地充斥着一股机油的味道。温伽蹲下身,发现在手电光圈的尽头躺着一部很小的录音笔。
<HD> 在你们的视野内,似乎没有蜡烛。
<瓦克|Wacke> “进去吧,进去吧。不然等下又要被邻居们觉得疯了。”
<温伽|Whonga> 温伽暂且先猫着腰靠过去把录音笔捡了起来:“这不知是屋主的还是别人留在这的。”看一看是否能启动查看里面的文件
<瓦瑞克|Warrick> 进去了还能出来吗?SRT干员在内心嘀咕着,警惕着走进这黑暗的屋子里。他尝试去拉开最近的窗帘。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打着手电跟在温伽后面研究了一会儿那些痕迹。
<HD> 黑色的飞利浦录音笔躺在地板上一块油渍斑斑的半月形凹痕之中。内部只有一个音频文件。
<HD> 在瓦瑞克进入室内深处的同时,巴尔巴斯模糊的哼歌的声音从温伽手中的录音笔里飘了出来,回荡在屋子里。

引用
“There was a red man,”
 “in a red house,”
“who had a red room,”
“with a red door,”
“he took a red book,”
 “and put it right through,”
 “and then the red book,”
 “wasn’t there anymore。”

<瑞克|Wreckage> “这个歌,好像是改编自鹅妈妈童谣?我记得原文应该是扭曲的男人......”瑞克小心地跟在同伴身后走了进去。
<温伽|Whonga> “红色的书恐怕指的就是那本特定的了吧……”
<HD> 先走进室内的几人在手电筒的光下看到客厅与餐厅之中一片狼藉,几乎所有原本应该在这两个空间内的家具都被推到了一边,地板上坑坑洼洼,沾满汽油和类似的黏腻东西。
<HD> 取代家具的是一堆散落在地面上的机械零件,卡车传动轴、工业平衡锤和其他笨重的大型机器被拆解成大小不同的零部件,随处可见。
<瓦克|Wacke> “这真的有够不正常”
<HD> 在这堆工业的混乱中,最为显眼的是一架巨大的发条装置。
<HD> 它由铁飞轮、齿轮和小变速箱连接起来的钢管构造装置,被精细地上了油。
<HD> 装置本身很薄,但钢管从轮廓之中支棱了出来。它的“头”是一个位于结构中心的方形齿轮箱。
<HD> 乍一看,整个机械装置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没有布的倒置工业伞的内部结构,或者一个武器级的帽架。
<HD> 而它的底座部分是些切割成了一定角度的半月形小钢管。
<瓦尔特|Walter> 听到歌词所唱的,瓦尔特想起了书店目睹的红色门扉,于是他用手电扫扫四周观察楼房内部结构,是否有地下室,或者曾经见过的锈红色。
<瓦克|Wacke> 瓦克回忆餐巾纸上的那个东西。
<威瑟曼|Witherman> “说红书不在那里了是什么意思,但就我们的认识那本红书应该也不止一本,而且它…”威瑟曼从包里抽出两只鞋套穿戴好后才进入门内。“我们当时拿到的那本书是从书店地下室里的一只手那儿递过来的。”
<HD> 巴尔巴斯的家宅的一楼没有任何红色的门,貌似……也没有地下室。
<HD> 而那台机械正是餐巾纸上画的狮子。
<瓦瑞克|Warrick> “什么玩意......”伴随着渗人的歌声,瓦瑞克尝试性去触碰这具工业造物。
<瓦克|Wacke> “这东西是不是餐巾纸上那个——”
<HD> 机械巨狮纹丝不动,散发着一种油的怪味。
<温伽|Whonga> “他竟然把这玩意造了出来吗……会这样做的话就代表他,理解了这机器的用途??”
<瑞克|Wreckage> “他从哪里知道的这个机器,甚至连组装方法都知道……”
<威瑟曼|Witherman> “被他肢解的自行车变成了这个?”威瑟曼绕去一楼的其他房间寻找这室内是否有书架之类的摆设和通往上方的楼梯。
<HD> 你们在这堆比修车铺还乱的破烂里翻翻找找,片刻之后发现了一本同样满是油渍的熟悉书籍。
<HD> 它的标题是《Ars Goetia》。
<HD> Ars Goetia,标题的大致意思是“巫术技艺”。这本52页的胶捆小册子印刷得很差,内容是从一个网站上找到的——那个名为恶魔101的自二十年前就存在的网站。
<HD> 上面的文本几乎与网站上的一模一样,但满是油渍、钢笔记号和潦草的笔记,蓝色墨水写的字迹极其眼熟,不过纸页上还有另一人用红色毡尖笔写的批注。
<温伽|Whonga> “那个网站上的东西怎么说……还真灵验。”凑过去看看封皮,掏了几块纱布出来把书本上面的油污抹去,“这回又多了另一种字迹的批注啊。”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四处找寻一圈那个锈红色的衣橱之后才回来其他人旁边。
<瓦瑞克|Warrick> “什么网站?这书里写的都是真的?”
<瑞克|Wreckage> “怎么有这么多不同的笔迹?难道它经手了很多人?”瑞克仔细辨别那些红色字迹。
<威瑟曼|Witherman> 威瑟曼用带上手套蹲在地上用钢笔挑开书页摄下了几页带有红色和蓝色批注的正文,又往前后翻翻寻找这本书的版权页。
<瓦克|Wacke> “你们熟悉这些笔迹吗”
<温伽|Whonga> “有个网站叫恶魔101,上面有很多关于召唤魔神的问题详细解答,从二十年前一直存在至今也真是不容易。”
<HD> 四人意识到这本书的内容就是你们当年在夜间楼层看到的那一本,而它现在则躺在你们手里。
<温伽|Whonga> “以前我们按照上面说的方法去做,还真的召唤成功了,起码证明它不是什么胡编乱造的东西了。”虽然说出来还是挺难以置信的,温伽眯着眼睛仔细看书上的字:“感觉在这里蹲着看书要看好久……万一人回来似乎有点麻烦。”
<瓦瑞克|Warrick> “哦天啊,这也太难看了......”瓦瑞克眯着眼睛试图辨认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们看一遍英文批注先算了,具体的带走再......?”
<瓦克|Wacke> “我们应当是见过……这本书的。”
<温伽|Whonga> “确实,这是之前我们看过的那本,只是多了别的注释。”
<瑞克|Wreckage> “这些原文看起来好像是拉丁文,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修,也许我可以翻译一遍?”瑞克眯着眼睛看着这些文字,完全没有意识到前辈们突如其来的僵硬。
<温伽|Whonga> “如果回去找那本直接来看的话,这本就可以不用带走了。”
<温伽|Whonga> “先把批注部分扫一遍就上楼吧。”
<威瑟曼|Witherman> “但之前我们手里那本上应该没有红色的部分,而且那本书的名字是Hygromanteia…”威瑟曼匆匆把这本书可读的批注部分扫了一遍,“我们现在没有合法留证的权力,不能把这本书带走。”
<HD> 相同的字迹出现在二十年前的书上又出现在请帖背后的纸上,现在这些蓝色的墨水同样也出现在了你们手上的这本书上。
<瑞克|Wreckage> “行,那这本书也放在我这里?反正都带着那个瓶子了,奇怪的东西多一个也不多。”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就着手电光拍下那些页面没有见过的批注。
<威瑟曼|Witherman> “页数不算多,你们留一下影像资料。”
<温伽|Whonga> “拿走的话巴尔巴斯回来会发现少东西吧,为了不惹麻烦拍一下放回去吧。”
<HD> 和你们上次看到这本书时相比上面多了一些东西。
<温伽|Whonga> “别忘了我们可是以收租的身份过来的,总不能把人家东西顺走抵债。”
<瓦瑞克|Warrick> “总之,赶快。”看了看手表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书上。
<瑞克|Wreckage> “也行?反正现在手机像素挺高的。”瑞克听从队友的嘱咐小心仔细拍下整本书。
<瓦克|Wacke> 瓦克在旁边打着手电筒,他再一次倍感压力。
<HD> 大致翻阅之后,你们挑出了蓝色批注中不太一样的文字。

引用
One call each except ASMODAY
 Bitru is friend of V. Not B but S. Akkadian?
 The play is still going on somewhere.
 DRD middle name FORAS—29 legions (employees). Logic, ethics and precious stones. Recover lost things. MAKES SENSE.
 PURSON answers truly of all secret and divine things of Earth and the creation of the world; first in Lundine’s house
 Marbas Goetic. President(!) 36 servants (just like MSPFS). B not M.
 Overlay Marbas and Bitru equals FORAS?
 Urizen the starry king and the gong?

<HD> 在魔神之初祈那一页是唯一一页用红笔写出的字迹。
剧透 -   :
<HD> 在这本书的旁边,有一堆碎瓷片散落在客厅角落的报纸上。
<瓦克|Wacke> “这是……20年前我们……还记得念经声吗?”瓦克一边说一边拍摄那些瓷片。
<瓦尔特|Walter> “提到念经声这我倒一点也不奇怪了。”
<温伽|Whonga> 温伽叹了口气:“那个网站真是很有用。”打着手电照了照瓷片下面的报纸
<HD> 瓦克认出这堆玩意儿是失蜡铸造的一部分,即一种用来复制金属雕塑并将其转化为模具的方法。
<HD> 模具先前复制的东西显然是用铜浇铸而成,然后用锤子砸碎,尽管这里没有坩埚。
<HD> 在其他人看书时你花了一段时间尝试把瓷片拼起来。
<温伽|Whonga> “不过这个红色的字体之前都没有见过,不知是不是出自于那两个在巴尔巴斯家里出现过的人之一的手笔。”
<瓦克|Wacke> “我好像听说过……之前和客户在酒桌上瞎侃。这是一种用来复制金属雕塑然后转化成模具的手艺……”
<HD> 最终你发觉瓷片拼出的东西似乎是一个身高两英尺、脸上戴着丑角面具的孩童模样的天使雕像。
<HD> 而原型雕像已经不翼而飞。
<瓦瑞克|Warrick> “可能?或许?”迷雾从来没有像这么浓厚过,瓦瑞克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看完书后,他走向窗帘的方向,准备拉开它。
<瑞克|Wreckage> “这里提到了“我”是osorronphris天使,难道是指这个?”
<HD> 窗帘被拉开之后什么也没发生,除了席卷室内的灰尘让所有人打了个喷嚏之外。
<瑞克|Wreckage> 瑞克看到拼好的瓷片之后跟红色批注里的内容产生了联想。
<瓦克|Wacke> 瓦克吸了口气。他打量这个雕像:“这雕像的原件应当是铜件”
<瓦瑞克|Warrick> 在光线中眯了眯眼睛,瓦瑞克看了眼窗外后干脆站在这边听队友讨论。
<威瑟曼|Witherman> “呃……”威瑟曼咬着钢笔对着那些蓝色的笔记沉默了很久,“他这里提到了另一个魔神Bitru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之后再……先来个人和我上楼。”他站起身拍下那堆碎片的照片朝楼梯口走去。
<瓦克|Wacke> “给这个雕像拍一下。”
<瓦尔特|Walter> 丑角面具总能让人联想起过去令人不适的东西,瓦尔特反复确认了一会儿这玩意有没有很眼熟才站起身往楼梯走。“我很在意那时在书店门后看到的衣柜…”
<瑞克|Wreckage> “等一下,瓦尔特,不要冲动。”
<温伽|Whonga> 温伽揉了揉鼻子:“前面蓝色批注里还提到了伦丁的房子啊,看来就算拆掉了上面的建筑,也会不断有人被引诱去接近。”
<瑞克|Wreckage> “我们先把楼下调查完毕再上去,最好不要贸然分开行动。”
<温伽|Whonga> “不知道这里的哪个部分变成了通往夜间楼层的通道,我们还是不要分开行动安全一些。”
<瑞克|Wreckage> 瑞克思索再三把那个拼起来的瓷片包了起来放进背包里。
<瓦克|Wacke> “你要带走?”
<威瑟曼|Witherman> “那个Bitru应该是…魔神Sitri的别称。但是迈克尔的未婚妻奥菲利亚·S…”威瑟曼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下。
<HD> 客厅之后的厨房台子上放着两只油漆盘,乱七八糟的螺母和螺栓浸泡在汽油中。冰箱里气温稍微有点高,很明显至少有几周没人在这里吃过饭了。
<瑞克|Wreckage> “哈,魔神未婚妻。”
<HD> 在你们走进厨房的瞬间,手机铃声在室内响了起来。
<瓦瑞克|Warrick> “谁的手机?”瓦瑞克侧耳倾听声音来源。
<HD> 瓦瑞克发觉手机铃声是从满是碎盘子的厨房台面的抽屉里传来的。
<HD> 不过在你拉开抽屉之后里面似乎并没有手机……直到你摸了下抽屉的上壁。
<HD> 一部老人机被黏在了抽屉的上部。
<温伽|Whonga> 看了眼自己举着当手电筒的手机是否有来电:“刚刚不是说好不拿走东西了吗,被发现可麻烦死了。”
<温伽|Whonga> “如果有什么重要到不拿不行的再商量吧。”
<威瑟曼|Witherman> “对了,瑞克,我们没有搜查证。”威瑟曼在本子上潦草记下两笔后循着声源折去厨房的方向,“对方毕竟也是在系统内工作的,你不会想之后以非法侵入罪被指控的。”
<瓦瑞克|Warrick> “这儿呢。”把老人机拿出来后没第一时间接听,而是先看了看号码。
<HD> 在你把一次性手机从上面扒下来的同时振铃结束了。
<瓦尔特|Walter> “所以最好把它留在那里,就是这样。”瓦尔特不再强调,他凑过去看了看这部东西。
<HD> 透过窗户里泄入的光线,你看到了手机表面的印记。
剧透 -   :
<瑞克|Wreckage> “但我们已经把它拼好了,难道要摔碎?”瑞克挣扎了片刻把瓷片拿了出来放了回去。
<瓦克|Wacke> “他本来也是碎片,我只是比着拼一下,没有弄胶水。”
<HD> 刚刚的振铃仿佛耗尽了这部手机最后一点电量,它很快便自动关机了。
<瓦瑞克|Warrick> “这是啥印记?有人认识吗?”先用自己的手机拍了个照片后把这手机盖翻开。
<瓦克|Wacke> 瓦克看了一眼他的充电接口:“要是能给他充上电……”
<HD> 手机属于典型的用完就丢的类型,除了因为没电而对按键毫无反应以外它保存完好,甚至很新。
<瑞克|Wreckage> “我有带充电宝跟充电线,但能插上吗……”
<瑞克|Wreckage> 瑞克掏出他的充电设备对比了一下插口看看能不能充上。
<温伽|Whonga> “要么待会出去便利店买块电池换上,反正这种应当都是可拆卸电池的吧。”
<瓦尔特|Walter> “模具先留影像就够了,呃…这个。”瓦尔特搜寻了一遍脑海确认这个并非见过多次的布松印记,不过他一时没想起来,先去低头端详了一番油漆盘子和螺栓。
<瓦瑞克|Warrick> “这太老久了我觉得要找专门的店买充电线……啊对,拆卸电池。”拍了拍额头,“我们可以看完再放回来。”
<HD> 巴尔巴斯似乎在用这些螺栓拼什么东西,也有可能他已经拼完了。
<威瑟曼|Witherman> “看起来像是魔神西特里的印记。他们的关系是不是还不错?呃…我们需要去联系那位奥菲利亚,我感觉她和迈克尔探员被召来波士顿这件事之间也有点关系。”
<瓦克|Wacke> “我同意”
<瑞克|Wreckage> “赞成。”

<HD> 一楼的最后几间房分别是空荡荡的一间卧室和一间浴室,这两间房里没有见到红色的门,但瓦尔特一进后者,黑色瓷砖上的尘土就飞扬起来。
<HD> 你低头一看,发现一打书被小心地堆放在洗脸池里。
<温伽|Whonga> "这里面灰尘怎么比想的还多……"戴上了口罩把光照过去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把手电光朝书脊照了上去一本本确认,他总有种奇怪的预感。
<瓦瑞克|Warrick> 随手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后跟着温伽前进。
<瑞克|Wreckage> 瑞克有些奇怪前辈们过于小心的行动,不过他还是听话地什么都没再碰了。
<HD> 被翻开的每本书上都剪下了各种各样的句子和单词,但似乎都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而且被剪下的字句也毫无规律。
<威瑟曼|Witherman> “要做的生意变多了啊…系尔,西特里还有巴尔…还有谁来着。”威瑟曼默算着饭钱等瓦瑞克收好手机也跟着挤进了浴室里。
<HD> 片刻寻找之后,瓦尔特终于发现一本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1975年的《沙之书》的封面上写着“P·Samigina”。
<瓦克|Wacke> “有发现……呃……”
<威瑟曼|Witherman> “让人想起那些酒店房间或是那些走不到头的书架子…好吧还有Sami,那个油桶上的名字。”威瑟曼把书翻了两页留意里面还有没有别的批注。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把书封面拍摄下来。“那几桶亚麻籽油换来什么有眉目了?”
<瑞克|Wreckage> “什么亚麻籽油?”瑞克问道。
<HD> 《沙之书》中同样被剪去了不少词语,但你们貌似没有在这里找到那些被剪走的东西。
<温伽|Whonga> “当初在那个夜间楼层公寓的地下室有三桶油,上面留了纸条说是给Sami的,当年一直也没找出到底是谁的名字,现在看来是个昵称吗……”
<瑞克|Wreckage> “看来他们关系蛮好的,接下来我们上楼看看?”瑞克四处打量了一下之后没找到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后提议道。
<威瑟曼|Witherman> “不知道,但我猜阿斯莫德会乐意告诉我们点什么的,现在需要问的名字都足足有两顿饭了。”威瑟曼草草解释了一遍油的事情,花了点时间留下缺词纸页的照片后朝楼梯口向上走去。
<瓦克|Wacke> “哈哈……更多垃圾食品”

<HD> 房子二楼的结构相对简单,两间房由一条走廊分割开来,你们前前后后走上楼梯,然后打开了左边的门。
<HD> 这间小卧室看样子原本被用作巴尔巴斯的居家办公室。它保留了大部分家具,但房间中央那张便宜的刨花板桌子的桌腿被撞掉了,椅子也被打翻。地上堆着成堆的文件、半开的书、潦草的收据和图表。而桌子上放着一台奇怪的机器,大约有饮水机那么大。
<HD> 这个装置看起来像一台打字机、一台轧棉机和一台时钟被拆掉再组装而成的一台上了油的小型机器。两个钩子固定在它可伸缩的,四肢状的轻型金属轴的末端。其中一个钩子上面卡着一支羽毛笔。
<HD> ——餐巾纸上画的文书。
<HD> 在机器的底座上安装了一个可填充的墨水瓶,除此之外它还有一个纸斗与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插槽。
<温伽|Whonga> “真亏他两个都做出来了。”惊叹之余上前查看有没有什么巴尔巴斯已经利用这机器产生的作品
<瑞克|Wreckage> “这是餐巾纸上的……看起来似乎是什么打字机?”
<HD> 温伽弯下腰,看到了文书底座下头压着的……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很难不去忽略他完全无法理解的机械,他观察一番笔尖和墨水瓶内墨水的颜色,以及附近有没有相同颜色的字迹。
<HD> 四张请柬。
<HD> 它的外貌与你们收到的一模一样,但显然是写废了。
<瓦瑞克|Warrick> “这能启动吗?”凑过去看一下机械有没有启动按钮。
<瓦克|Wacke> “等……所以这是?”
<温伽|Whonga> “不会吧……我们收到的东西竟然是这机器的产物吗?!”
<威瑟曼|Witherman> 威瑟曼蹲下翻翻地上的那堆收据和图表留意上头的内容和记录的最新日期,“自动写字机?但它为什么选的是那样的衬纸……”
<HD> 拿起被写废的生日请柬之后,你们在这堆纸张的下面看到了一堆被揉皱的小纸条。当然,角落里还有更多废纸团。
<温伽|Whonga> “但是用这东西来写是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么……感觉巴尔巴斯已经都知道了但我们还蒙在鼓里。”
剧透 -   :
<HD> 这堆涂污的纸条上面详细地列出了你们所有人的地址信息、生活细节,甚至包括你们最心爱的人的住址,详细到了门牌号。
<瓦克|Wacke> 瓦克开始低声喃喃自语缓解压力
<瑞克|Wreckage> “为什么我们的信息会在这里,连我的家人的也在!”
<温伽|Whonga> “这真是有一些,那什么。”变态这个词盘旋在他的脑海
<HD> 角落里的纸条则赫然是迈克尔·维特尔、日内瓦·布朗,以及罗杰·塞莱米斯的信息。
<HD> 这些碎纸片被一个亚马逊的快递箱压在下面,半开的箱口露出一抹红色。
<瓦瑞克|Warrick>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虽然在看见Tuuli Pouta名字时充满动摇,但是闭了闭眼睛后瓦瑞克恢复了镇定。
<瓦克|Wacke> “这是——迈克尔,他们也?”
<瑞克|Wreckage> “难道他会对我的家人下手吗?!不行,我不允许——”瑞克脑内一瞬间闪过了种种不太美妙的猜测,他花费好大功夫才压下立刻跟家人打电话的冲动。
<温伽|Whonga> 温伽一把拽过那个箱子,打开看看红色的东西是什么
<HD> 偌大的盒子底部躺着六本红色皮革的笔记本,每本书的内部都是精细的无酸无衬纸页。
<HD> 而且,它们的大小与插槽一致。
<瓦克|Wacke> “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吗?”瓦克叹气
<瓦尔特|Walter> 瓦尔特脸色有一瞬间变得非常糟糕,他俯下身专心翻找检查纸条哪些部分被涂污了,还有在2007年应当不幸溺亡的名字。
<HD> 就好像插槽是特地为了将这些空白的笔记本插进去而制造的一样。
<威瑟曼|Witherman> “冷静一点…从另一个方面想,他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上司,也是系统里的人,甚至不是人类。所以我们……”威瑟曼心烦意乱地深吸一口气想要把把那些黄色油漆在脑子里组成的图案甩出去,他把带有另三名探员名字的纸条抽了出来想要在上面找到一些除了亲朋之外的信息。
<HD> 三只盒子套在一起,但只剩下六本笔记本。没撕干净的快递单显示,它们于同一日被订购。
<HD> 纸页上只有你们以及与你们相关的人的信息,只不过细致到了就连你们向DG隐瞒下来的东西都被记录在上面的地步。
<温伽|Whonga> “所以我们简直像从二十年前就在被设计一样。”温伽心烦意乱地寻找其他几个盒子里有没有别的商品的收据
<HD> 收据单上的字样表明这堆东西是巴尔巴斯在2015年6月29日从Esumshop购买的32本空白的红色皮革笔记本。
<温伽|Whonga> “看起来正适合放进去……要看看会发生什么吗?嚯,他一共买了32本这么多。”温伽拿了一本试着放进插槽
<瑞克|Wreckage> “如果每个本子都代表一个人的话,那其余被拿走的本子会不会是上一波来调查的?”
<瓦尔特|Walter> “我这才想起还没有找他那亚马逊箱子到底……我差不多感受吧,这就像剧本。”
<瓦瑞克|Warrick> 瓦瑞克的脸色阴沉了一瞬,这种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可不好受。
<威瑟曼|Witherman> “不…这个本子大小,等一下。这个是……”
<威瑟曼|Witherman> “和红书的材质一模一样。”
<HD> 温伽试探性地将一本空白的红色皮革笔记本放入槽中,文书机器则十分顺畅地动了起来。
<HD> 旁观的几人发觉这部机器虽然在动,但它既没有接电也没有上发条的过程。
<HD> 换句话说,它的能量来源完全不明……犹如永动机。
<瑞克|Wreckage> 瑞克探求这样的超自然现象很久了,哪怕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也很快恢复了理智。
<温伽|Whonga> “如果这是个自动化红书生产机可真是……奇了怪了。”
<瓦克|Wacke> “这是什么……永动”
<威瑟曼|Witherman> “你们,尤其是你们两个,”威瑟曼指向瓦瑞克和瑞克,“不要去看这本书里记录下来的东西。”
<HD> 书在机器内部可见,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迷人方式在中空的金属齿轮与管道之间旋转翻动,机械的刮擦声和嗡嗡声不绝于耳。
<HD> 机器翻动着空白的本子,在每一页上填上单词。6分16秒后,它把笔记本送了出来。
<瑞克|Wreckage> “这玩意如果能安全量产的话岂不是所有能源危机都要消失了。”
<温伽|Whonga> “这个看起来还有点,难以描述的艺术感……真是疯了。”温伽翻看机器写上的东西
<HD> 温伽拿起这本红书,发现它的确就是“红书”。
<瓦瑞克|Warrick> “我不相信永动机,我宁愿相信是一种我们暂且不知道如何运作的新能源。”瓦瑞克看着那古怪的机器感到一阵目眩神迷。
<HD> 不论是阿比盖尔·赖特二十年前买到的红书,还是你们二十年前买到的红书,都与它一模一样。
<HD> 书上看起来像打印出来的字母实际上是用钢笔“手工”画出来的,上面还有细微的十字阴影。
<温伽|Whonga> “确认了,是我们所知道的红书。32本减去剩下的六本……那就是已经有26本被制造完送去别的地方了?”
<HD> 显然所有的红书,都由巴尔巴斯的文书在2015年制造出来,或是出现在了过去,也有可能出现在别的时间。
<HD> 而且只要他继续往里面放进红色的笔记本,红书就会继续被书写。
<威瑟曼|Witherman> “他妈的,这也是那个什么法国发条技术的一种吗,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替别人抄那套书,我们上交了两本理论上还有24本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扫尾工作就是去把这些小册子收回吗?”威瑟曼发出了一声啧声,他难以描述自己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的舒适区又被同一件事搅烂带来的焦躁,也没顾得去细想什么技术的源与流的关系便把怒气撒在了海对面的另一个国家上。
3
【SRH】狂奔者集散地 / Re: 【SRH】矩阵坟地
« 最新帖子 由 Loudque 今天14:38:28 »
Loudque“黑桃A”人类黑魔法骗术师

只是又一场骗局而已

“什么?你找黑桃A,他欠你钱?黑桃A不是那个机师吗,找我干嘛?没事了吧,告辞!”
剧透 -   :
4
【SRH】狂奔者集散地 / Re: 【试验】神隐之森
« 最新帖子 由 systina 今天14:19:15 »
Maerry1713 "End Roll" 人类街舞
5
我是不是看过这篇帖子
还是世界线又重置了?
我肯定看过这个回复
世界线没有重置。
6
资料统整 / Re: 【CHM】新的PF CHM大全集
« 最新帖子 由 LiMingCao 今天14:14:40 »
感谢新的PF CHM大全
希望能翻译NPC画廊
7
谢谢

再问一个参谋技能【作战】的问题
之前翻译“站斗单元开始时,你能够查看敌方配置,并且可以将我方的一位人偶配置在“奈落”以外的任意区域中。”这里的“敌方配置”是指敌人棋子的位置么?还是包括了所有敌人的所有部件名称及所有详细效果(包括NC自创部件、改名部件效果)
8
【SRH】狂奔者集散地 / Re: 【泛位面】【常规】红月
« 最新帖子 由 Terrie18 今天14:09:21 »
>哟,这么多钱,我来咯~
>噤默

晨曦莽夫洛山达”噤默”人类修士近战
9
我是不是看过这篇帖子
还是世界线又重置了?
10
>诚招室友,会修车修枪和人谈生意的优先,a区,附近安保打点好了,生活环境优越
>黑桃A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