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優化心得 / Re: 法师进阶评级
« 最新帖子 由 二萝 今天09:22:49 »
我感觉无踪先知的一个不错的作用在于进两级不掉CL嫖一个神圣洞察用来给超魔咒使堆技能 :em021(……
2
Day 1-1 导入:船上时光
劇透 -   :
<Keeper> 1934年9月5日,你们各自从自己住的地方来到了渡口所在的小镇,搭上了由苏格兰本岛前往圣玛格丽特岛的渡船。
<Keeper> 往来渡船每周两班,分别在周三和周日的中午出发、在傍晚抵达,然后在稍事休息后于夜里返程。
<Keeper> 入学的通航高峰期已经过了,除了懒散的几个船员之外,渡船上就只有你们三个人。
<Keeper> --------------下面是保罗(骏大)的导入---------------
<Keeper> 船开动了,心事重重的保罗觉得船舱里实在太闷,决定到甲板上来散散心。
<Keeper> 你看着手里的洋娃娃,莉莉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你至今都记得送莉莉去上学的情景。当她最后一次在船上回过头来向你招手的时候,你不禁心怀感慨。
<Keeper> 她是个坚强的女孩,莫妮卡走的那天,她强忍着泪水不断安慰你。莉莉是上天赐予你们的宝物,是莫妮卡去世之后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希望,她值得更好的未来。
<Keeper> 但是这一切都在一夜之间打破了。暑假刚结束没几天,校方发来通知,说她没有前来报到——同时在岛上失踪的,还有好几位老师和工作人员——这一切绝没有那么简单。
<Keeper> 你不能再失去莉莉,为了亡妻,为了父亲的责任,你必须把莉莉找回来。
<Keeper> 于是,你暂时向原本工作的餐厅辞了职,整理好行装,搭上了前往圣玛格丽特岛的航船。
<Keeper> --------------下面是约翰(阿豪)的导入-------------
<Keeper> 看着海上的波涛,约翰开始遐想圣玛格丽特岛的样子,直觉告诉你——这片土地并不简单。达菲德这个老混蛋就像是疯子一样,但不知为何你就是对他充满兴趣。
<Keeper> 在你看到了达菲德失踪之前留下来的信件之后,你去听了达菲德曾经参加过的神秘学讲座。
<Keeper> 在听了一位天文学教授、一位考古学教授和一位神秘现象研究者对1914年的那场流星的大谈特谈之后,你不由得越听越入迷。他们说,那里可能藏着古老而神秘的力量。
<Keeper> 你听得越多,就越想知道这些疯子是不是在想什么。如果在所有这些无稽之谈的背后,真的有一种力量的源泉呢?如果那些东西真的那么古老,能够在群星之间穿行,那么要怎么利用它们呢?
<Keeper> 你心潮澎湃地做好了出发的打算,达菲德也许就在这里,以及,你毕生渴望的那些力量也在这里,你会找到它们。
<Keeper> ---------------------下面是安迪(阿狸)的导入--------------
<Keeper> 刚上船不久,安迪就迫不及待地拿上画板来到甲板上。刚过中午的海面相当漂亮,阳光下的波浪在远处和蓝天相接——但是这些都无法企及伯纳德的画作的哪怕一点点。
<Keeper> 毫无疑问他是个天才,你从不会承认有第二个人能够担得起这个名头。如果伯纳德留在美术界的话,也许你现在的名气根本不算什么——你不知道该庆幸还是遗憾。
<Keeper> 你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在画廊看到他的那幅绘于圣玛格丽特岛上的画作时感受到的冲击,如此奇异的色彩搭配是你从来未曾想过的,那是你见过的最美丽的画作。
<Keeper> 你一定要亲眼见到这里,你在报纸上读到的那些关于流星的报道,是这些来自宇宙的自然之美造就了这座小岛的艺术吗?
<Keeper> 你从学生时代就仰望着伯纳德,现在也是一样,你追随着伯纳德的艺术而来,你将会找到他,无论如何。
<Keeper> 现在,三人在渡船的甲板上见面了。
<安迪·汤普森> 安迪对着大海画了几笔,突然将画布揉成一团扔进了大海,然后一脚踢翻了画架,叼着香烟趴在了栏杆上
<保罗·戴维森> 注意到安迪那边的动静,保罗向他的方向瞥了一眼。艺术家果然都是疯子吗……虽然自己看上去也好不到哪去了,哪有正常的中年男人会随身带着个洋娃娃?保罗苦笑着摇了摇头,把洋娃娃好好地收在身上,双手交叉在胸前,望着大海陷入了沉思。
<约翰·金克森> 约翰觉得在甲板上待着也是无聊,心里闷得慌,总想找个谁聊聊天。他一转头,便发现了两位有趣的乘客。一个是看上去不修边幅的画家,一位年近中年却还随身带着洋娃娃。约翰对他们产生了兴趣,便上前搭话:“两位朋友,今天天气可真不错。”
<Keeper> 今天天气的确很不错,中午阳光灿烂。
<Keeper> 现在时间是大约下午1点半。
<安迪·汤普森> 看了来者一眼“要是没这么不错或许会更好一些”
<保罗·戴维森> 听见约翰朝这边搭话,保罗转过身来礼貌地点了点头。“今天天气确实不错……为什么这么说呢?”保罗转头看了下安迪。
<安迪·汤普森> “比如说,甲板上的闲人就会少一些”
<约翰·金克森> “哦,朋友,感觉你的心情不是很好呢,有什么烦心事的话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我们可以帮你想想呢。”约翰从安迪的动作和语气中看出他很烦躁,于是便想从这里提起话题。
<保罗·戴维森> 之前才见过安迪的暴躁行为,保罗对安迪的这句话并没有多少反应。隔着衣服轻轻摸了摸洋娃娃,保罗开口道:“你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画家吧,这次去圣玛格丽特岛是为了写生吗?”
<安迪·汤普森> 安迪稍微平静下来了一些,尽管不太想说话,他还是回答了提问:“基本上是为了去那所学校任教。”
<保罗·戴维森> “你也是去那所学校吗?我正好要去那里当他们的新厨师,不知道到时学生们会不会喜欢我的手艺——你也是去那所学校的吗?”保罗回过头看向约翰问道。
<约翰·金克森> “哎呀,真是巧了。前几天收到他们的信件说学校里缺一个教导员,非要叫我来当。我想这个教导员啊,大概就是管管学生的学习风气和违纪行为这种小事吧?没想到我们三个不仅乘着同一艘船,还要去同一所学校任职,这就是命运啊!是吧,两位朋友?”约翰为这种命运般的巧合感到十分兴奋,便想借此活跃一下气氛。
<安迪·汤普森> “毕竟去这座岛只有这一条船,岛上也只有那一所学校。”
<保罗·戴维森> “既然大家都是去圣玛格丽特学校任职的,那我们不妨现在就认识认识吧。我叫保罗,保罗·戴维森,做厨师十几年了。之前住的地方就在这附近,不过也没怎么去岛上看看,现在过去也算是长长见识了。”
<安迪·汤普森> “安迪,美术老师。”
<约翰·金克森> “你好你好,我是约翰·金克森,是下议院的一名议员。我是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我的梦想就是让大不列颠再次伟大。很高兴认识你们,我的朋友。”约翰向保罗伸出手,眼中充满活力。
<Keeper> 经过了简单的寒暄,三人都多少对如此巧合的同期新员工多少抱有一些疑心——尤其是这位梦想着改变大不列颠但是却来这个偏僻的小岛担任教导员的年轻人——他们和自己要调查的事情有关吗?
<Keeper> 太阳逐渐西斜,阳光也渐渐不似中午那样强烈了。伴随着轻微的颠簸,渡船不断前进着,大概再过一两个小时就能望到圣玛格丽特岛的轮廓了吧?
<安迪·汤普森> 这些人会认识伯纳特吗?安迪默默透过吐出的烟盯着保罗。伯纳特的确时常和这些无聊的小市民待在一起,不过看起来眼前这位另有人要找,应该和伯纳特没什么关系。
<约翰·金克森> 约翰找了一个稍微安静些的地方开始记录。作为一名议员,他身上随时都携带着笔和记录本,他要将自己每天所见到的有趣的事情都记在这个本子上,这样才能更加了解大众的生活。每当他记下什么有趣的事情时,他就会感到自己离梦想又进了一步。
<保罗·戴维森> 保罗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洋娃娃收了起来,毕竟找女儿也没必要整天带个洋娃娃在身边,要是弄丢了可就糟了。之后保罗坐在床上开始瞎想——那个画家似乎没什么问题,但一个议员跑到这偏僻的地方当教导员,还是学校主动找来的,这就似乎有问题了,难道那个议员是想帮学校处理女儿失踪的事?压一压藏一藏,等时间过去大家都忘了,就能当做无事发生——太无耻了!等进了学校可得盯着点,说不定还能找到自己女儿的线索……
<Keeper> 傍晚时分,就在三人各自在船舱里因为不同的心事陷入沉默之时,船靠岸了。
<Keeper> 圣玛格丽特岛出现在你们面前,尽管气温开始转凉,这座安宁的小岛看上去依然十分美丽。落日洒在水面上,闪烁着紫色、红色和黄色的光。
<Keeper> 码头离你们越来越近,可以看见附近布满碎石的海滩和远处上方的悬崖,以及隐约看见悬崖边的一栋建筑物——这里隐藏着什么?曾经失踪的人,他们在这里的某处吗?
<Keeper> 这时,船员们招呼着你们下船,并帮你们把行李搬了下来。
<Keeper> 一位中年男子已经在码头上等着你们了。他向你们挥挥手,然后用手指向一辆黑色的轿车。
<Keeper> 这个人粗看上去大概有四十多岁,一脸胡子明显没经过打理,衣着也显得不怎么整洁。
<Keeper> 看到有人下船,他他简单扫视了你们一眼,并与手上拿着的大概是名单的东西对照了一下。
<Keeper> “诸位晚上好。你们就是新来圣玛格丽特学校任职的人吗?我是巴萨罗穆·奥索普……是被派来接你们去学校的。”
<Keeper> 他耷拉着肩膀,向你们打了招呼,并与你们依次握手致意。
<Keeper> “戴维森……是吗?”与保罗握手的时候,奥索普显然迟疑了一下,“那个,麻烦你帮忙把大家的行李搬到车上一下吧。”
劇透 -   :
<安迪·汤普森> 美的东西总归是使人心情愉快的,安迪板着的一张臭脸舒缓了不少。他带的东西并不多,一个画具夹和几身换洗衣物——画板刚被他踢坏了,于是就扔在了渡船上的垃圾堆里。他把东西抱在怀里,自行坐上了副驾驶席。
<约翰·金克森> 跟这位看似不是很热情的奥索普握手之后,约翰不知为何感到一丝担心。这个学校的人的眼中丝毫感觉不到热情,自己在这里工作是否也会变成这个样子?那样的话可真是太糟糕了。而他又想到自己在这里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只要不花太多心思也不怎么需要融入他们。于是约翰将自己的笑容微微收敛,坐上了后座。
<保罗·戴维森> 一个厨师的力气想来确实应该会比一个画家或者议员的力气大些,因此保罗并没有什么异议。帮约翰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后,保罗也跟着坐在了约翰的旁边。
<保罗·戴维森> “这个岛看上去真漂亮啊,悬崖上那个就是我们要工作的学校吗?”保罗问奥索普,用手虚指了一下那个建筑物的方向。
<Keeper> 奥索普监督着保罗搬完了行李,然后慢吞吞地坐进了驾驶席。
<Keeper> “是啊,就那一栋楼,这么多年已经很破了。”奥索普叹了口气,随口回答。
<Keeper> 准备发动汽车之前,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张请帖,恭敬地用双手递给了副驾驶座位上的安迪。
<Keeper> “汤普森先生,戴维斯校长正在等着您。她希望能邀请你在她的办公室小酌一杯。”
<Keeper> 请贴上面用花体字写着
<Keeper> “汤普森先生,
<Keeper> 您能来到圣玛格丽特学校任职,对我们而言真是荣幸之至。
<Keeper> 如不介意,望能于抵达后来校长办公室小酌一杯。
<Keeper> 安西亚·戴维斯
<Keeper> 09.05.1934”
<Keeper> 然后,奥索普一边用稍微有点焦灼的眼神等待着安迪的同意,一边开始准备驾驶。
<安迪·汤普森> 安迪拿过请帖看了一眼,随后有些不耐烦地把它塞进了上衣口袋,冲奥索普微微点了点头
<Keeper> “太好了。一会儿我会领着您前往校长办公室。”看到安迪表示同意,奥索普明显松了一口气。
<Keeper> 车子很快就启动起来,顺着蜿蜒的公路随悬崖向上开动。
<Keeper> 你们正顺着悬崖向上行驶。在远离峭壁的一侧,顺着车窗似乎能够远远地看到一个村庄。
<Keeper> 其他地方则是起伏的地形和各式植被。现在正是夏日末尾,树林长势茂盛,显出深绿的色调。
<Keeper> “我是个物理教师,叫我巴特就好。以后毕竟也是同事,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来找我。”奥索普一边开车,一边没精神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你们聊着一些客套话。
<Keeper> “不知诸位的旅途如何?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学校很久也没人来过了,有人愿意来任职倒是很稀奇的事情,上次还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毕竟,无论怎么说本岛的条件都会比这里好很多吧?我也一直想去本岛转转,只不过一直不了了之……”言语间他不断叹着气,“大家都想着,有机会的话要去大陆工作才好,为什么要来我们这里呢?”
<保罗·戴维森> “一部分原因是在城市里呆久了有些腻了吧,每天都看着相同的景色相同的人做着相同的菜,想来岛上换换心情放松放松,另一部分原因就是想为学校做点什么吧,毕竟孩子代表着国家的未来嘛。”
<约翰·金克森> “是啊,说的可太精彩了!”约翰转头向着保罗发出赞赏的声音。“作为一名老师,比起自己的利益,更应该优先考虑学生的利益嘛。”约翰以坚定的口吻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安迪·汤普森> “这么说来这个岛上很少有外人来?”
<Keeper> “年轻人这么有热情真好啊……”奥索普带着有点羡慕的语气地回头看了一眼约翰,“我10年前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有很多抱负……不过来了以后都被磨平了棱角,也没有离开的勇气了呢。”
<Keeper> “算是很少吧,学校也是这么这十来年——好像除了年初那一批人之外——都几乎没什么新人……毕竟比不上上个世纪的辉煌了。”
<安迪·汤普森> “年初那一批人?”
<Keeper> “今年初大概来过5-6个新员工?我也不太了解,他们总喜欢聚在一起,除了打听事情以外也不怎么跟我们这些老骨头来往。”
<安迪·汤普森> “那么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叫伯纳特的人?”
<Keeper>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哦,是不是那个人,他好像也是个美术老师吧?算是见过几面,不过最近几个月都没见过呢。”奥索普显得仿佛有点不可思议一般,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安迪,小心翼翼地问,“呃…是您认识的人吗?”
<Keeper>  
<安迪·汤普森> “他是我的…同学。”安迪没有继续问下去,他打算直接询问校长。
<Keeper> 说话间,你们便穿过公路,来到了位于悬崖顶部的学校。奥索普先是自己下车打开了校门,然后把车停稳,打开车门让你们也依次下来。
<Keeper> 现在是五点三十分,奥索普领着你们走进校门,而你们也终于能够近距离看到这栋老式建筑。请进行一个困难难度的知识(教育)检定
<It is Dicebot>  * 安迪·汤普森 投掷 教育80(40) : 1d100 = 91 失败
<It is Dicebot>  * 保罗·戴维森 投掷 教育55(27) : 1d100 = 98 大失败
<It is Dicebot>  * 约翰·金克森 投掷 教育65(32) : 1d100 = 88 失败
<Keeper> “啊,原来如此……”奥索普依然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Keeper> 屹立在悬崖边不远处的学校显得衰败、黯淡而老旧,虽然你们都辨认不出是什么年代的建筑,不过想来应当有上百年的历史了。
<Keeper> 奥索普领着你们走进学校,在走到一个分岔路口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指着另一栋小楼的方向。
<Keeper> “那边是员工住宿区。汤普森先生和金克森先生的房间应该都贴好了门牌……我会请人把行李给你们带过去。”
<Keeper>  “你的话,”他有回头朝保罗的方向扫了一眼,“你去把行李搬运到那边,然后去跟马尔报个到。他是这里的守门人。”
<Keeper> 盯着校门口仔细回想的时候,保罗觉得这栋楼仿佛被什么黑暗的气场笼罩,一时间有些精神恍惚,慢了半拍才听到奥索普的话,SC 0/1。
<Keeper>  “晚餐六点半开始,就在一楼的餐厅……金克森先生麻烦您最好不要迟到。”他又一次叹了口气,”如果不想被议论的话。”
<Keeper> “汤普森先生,请随我来……我领您到校长办公室去。”给你们各自指完方向以后,奥索普朝着安迪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安迪·汤普森> 安迪点了点头,跟上了奥索普
<约翰·金克森> “哦,好的。”约翰感到一丝不解,奥索普说话的语气感觉不太友好,甚至还在暗示他是一个会迟到的人?“算了,这个人应该跟我没什么交集”,约翰心里想,随即拿着行李走向了员工的住宿区。
<It is Dicebot>  * 保罗·戴维森 投掷 san50 : 1d100 = 28
<保罗·戴维森> 保罗赶紧应了声搬好行李去找马尔。大概是觉得这个学校弄丢了莉莉才会觉得这里笼罩着黑暗吧,保罗在去找守门人的路上想到。说到底比起艺术家议员什么的厨师果然还是底层人员呢,到时找女儿估计也指不上他们了,希望马尔他们能友善一点。
<Keeper> “祝各位工作愉快。有什么事可以来这边三楼的物理实验室找我。”说完,奥索普便领着安迪走向另一侧。
3
规则:COC 7th (+由于改编自TOC规则带来的少量房规)
模组:圣玛格丽特之死
时代:英国1930s

不在论坛里开的论坛团,时间跨度相当之久,从第一天到第二天跑了一个月(?),最近进度平稳,希望能够在暑假结束之前结束这个模组。

感谢仓桥(Rincewind)借给我的带团笔记和log使我描写苦手的时候可以复制粘贴。

KP:
<[沈喵]Keeper> 本次的KP,因为怕如果坑掉太丢人于是迟迟不敢开贴,最近终于鼓起勇气把log贴出来防止PL们忘记剧情。

PC:
<[阿狸]安迪·汤普森> 小有名气,有钱又没情商的画家,来寻找自己学生时代的朋友和竞争对手里奇·伯纳特,职位是美术教师,动机是艺术敏感(ID:XO)

<[骏洲]保罗·戴维森> 非常爱女儿的好爸爸,为人比较谨慎,但是只要遇到女儿的事情就会很激动,来寻找在圣玛格丽特上学的女儿莉莉,职位是厨师,动机是责任(ID:叉叉)

<[书豪]约翰·金克森> 能说会道,野心抱负很大朝气蓬勃的议员,来寻找自己政治观点完全不同的同事达菲德·爱德华兹,职位是教导员,动机是力量。

<It is Dicebot> 四号机,目前的骰运还蛮令人寒心的……

安迪、保罗和约翰,PC的名字仿佛是什么NBA球队
汤普森、戴维森和金克森,PC的姓氏仿佛是商量好的三森集团……但是并没有
4
食物4
装备2
物资4
配方2
丧尸5
事件6
5
rua!
群山地城 砍树
幸运=6
食物投掷: 2d6 = (4,2) = 6
装备投掷: 2d6 = (1,5) = 6
物资投掷: 2d6 = (4,6) = 10
配方投掷: 2d6 = (6,2) = 8
丧尸投掷: 2d6 = (3,2) = 5
事件投掷: 2d6 = (2,2) = 4
6
3版 討論區 / Re: 对DND3R规则中某些争议内容的判法
« 最新帖子 由 艾思哲 今天08:01:04 »
理论上时间倒流类的效果和许愿能够挽回一些被推的装备吧
7
3版 討論區 / Re: 对DND3R规则中某些争议内容的判法
« 最新帖子 由 zzzzjkil 今天07:57:42 »
精金破武剑是正常操作,3版装备又不是那么珍贵的
至于其他邪恶资源该不该用,就要看你们是只想好好完成一个故事的朴实build还是各种minmax职业缝合怪了
好吧,主要是队伍里有几个物理打手,全身家当都砸在武器上了,被破武一下就很难受
8
3版 討論區 / Re: 对DND3R规则中某些争议内容的判法
« 最新帖子 由 zzzzjkil 今天07:50:44 »
道理上DM当然是能这么做的。比如道理上DM可以每次团一个怪出来推玩家的装备。
但是这样很没意思。
不过偶尔来一次也没啥?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安排出来砸,但是我会把毁坏的给玩家发回去。如果是我。
高难团限制装备使用可还行
9
【间章2】

16:26:10 <DM> 在神庙狭小的牢房里
16:26:14 <PC> 觉得有点不安
16:26:25 <PC> 我能不能尝试回忆一下,这个世界的过去改变了没有?
16:26:46 <DM> (没有办法回忆,你可以之后查实判断一下
16:27:21 <PC> 唔,是得到信息之后会发现不一样的变成了过去是吗,不知道的就还没有?
16:28:08 <PC> 如果阿塔尔曼真的活了,我现在过个宗教并不能知道他活了?
16:28:58 <DM> (你过完宗教以后可以确认,但过回忆不行
16:29:46 <PC> .rd20+5 宗教一下
16:29:47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宗教一下 小判骰出了: D20+5=11+5=16
16:30:17 <DM> 那么你知道阿塔尔曼确实是被众神的联军击败之后杀死了(至少布道的这么说)
16:31:15 <PC> 时间和方式都还是那样吗,还是说我不知道
16:31:43 <DM> 你回忆了一下,觉得好像没有听说过圣灵降临杀死了阿塔尔曼的事情
16:33:13 <PC> .rd20+6 尤维拉还活着吗
16:33:13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尤维拉还活着吗 小判骰出了: D20+6=9+6=15
16:33:28 <DM> 据你所知尤维拉还是世界之心的第一监察
16:33:52 <PC> 还好,觉得对他这个人还算喜欢
16:34:27 <PC> 那我能不能知道那个教团的玉白者希尔提拉还在否
16:34:36 <DM> (你过个宗教
16:35:09 <PC> .rd20+5 希尔提拉还在否
16:35:09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希尔提拉还在否 小判骰出了: D20+5=8+5=13
16:35:16 <PC> .rd20+5 厄尔伊特呢
16:35:17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厄尔伊特呢 小判骰出了: D20+5=5+5=10
16:35:45 <DM> 你觉得你对光之教团的走狗不太关心
16:35:50 <DM> 没听说过这些人
16:35:55 <PC> 这没毛病
16:36:10 <PC> .rd20+5 罗伊娜呢,我想这回我该知道了
16:36:10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罗伊娜呢,我想这回我该知道了 小判骰出了: D20+5=1+5=6
16:36:20 <DM> (排骨:你不知道
16:36:25 <PC> 我对这种高高级走狗更不关心
16:37:20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忽然想起那两个叛徒怎么样了 小判骰出了: D20+6=13+6=19
16:37:21 <PC> .rd20+6 忽然想起那两个叛徒怎么样了
16:37:31 <DM> 你不太清楚这件事
16:37:57 <DM> 不过世界之心的监察者中现在似乎没有这两个人
17:00:57 <PC> 我忽然想起,梦里跟厄尔伊特瞎扯过试试和莱迦利说话
17:01:00 <PC> 要怎么尝试呢
17:01:14 <DM> (就是普通的祈祷啊
17:01:23 <PC> 好,我普通地祈祷祈祷
17:01:42 <PC> 莱迦利能不能告诉我,阿塔尔曼到底发生了什么
17:01:45 <PC> (恐怕没有卵用
17:02:34 <DM> 哦,你祈祷完了睁开眼睛
17:02:40 <DM> 和你想的一样,没有卵用
17:02:53 <PC> 那我就在牢房里无所事事地等着吧,反正也不能做什么
17:03:03 <DM> 你无所事事地等待着
17:03:15 <PC> 很在意婆婆有没有事
17:03:30 <DM> 试图回想你们世界的历史,和你本来记得的一样不一样
17:03:44 <DM> 期间有人来给你送过一次饭,还是普通的米汤
17:04:34 <PC> 我要试图问问他,和我一起被带来的婆婆怎么样了
17:04:39 <PC> 她还好不好
17:04:52 <DM> 送饭的人告诉你,不知道,只是负责给你送饭
17:05:18 <PC> 那也没什么办法,我就在这闲着无聊吧
17:05:30 <PC> 如果在这回忆阿塔尔曼塞给我的资料包是不是有减值
17:05:50 <PC> (不作不死·阿塔尔曼
17:05:51 <DM> (是,并且有很大的减值,和你回忆梦中的书一样
17:05:55 <DM> (在梦中你可以完美回想
17:06:05 <PC> 那就算了,回梦里再解压(
17:06:14 <DM> 那么过了一阵子,你看到门又打开了
17:06:25 <DM> “出来吧,有些话要问你。”
17:06:40 <PC> 呃,我正在想,如果厄尔伊特还活着并且还记得我不知道会不会来找
17:06:45 <PC> 不过总之就起来跟他们去
17:06:54 <PC> 问来的人:“婆婆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17:07:23 <DM> “那个巫婆都招了,就看你们的口供对不对得上了。”
17:07:27 <DM> “要是对不上……”
17:07:39 <PC> “招什么啊,你们肯定粗暴对待她了吧。”
17:08:34 <DM> 你被粗鲁地推搡进了一间房间
17:08:51 <DM> 在房间里坐着一个你之前没有见过的祭司模样的人
17:09:07 <DM> “你是科尔索吧?”她对你笑了笑
17:09:17 <PC> 气哼哼地心想,阿塔尔曼要是没死的话婆婆也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17:09:22 <PC> “嗯,我是。”
17:09:29 <PC> 心想干嘛对我这么和气
17:10:08 <PC> “婆婆还好吗?有没有受到拷问?”
17:10:10 <DM> “请坐吧,我是从应许之城来的,因为最近安姆拉斯的情况令人有些在意,所以在这边了解一下情况。”
17:10:15 <PC> “啊?”
17:10:21 <PC> “您讲。”
17:10:27 <DM> “要吃糖吗?”
17:11:24 <DM> “主持莱迦利神庙的女士我们已经安置了,毕竟她在这里的时间比较长,知道的事情也比较多,暂时还有些要问她的事情。”
17:11:50 <PC> “不用,谢谢。婆婆没有受到太粗暴的对待就可以了。我没有什么别的请求。”
17:12:41 <DM> “那么我就直截了当地问了——你称作婆婆的那位女士有对你提到过从其他地方来的客人的事情吗?”
17:12:52 <PC> 心想,不是厄尔伊特啊,但看起来是和他从一个地方来的
17:12:55 <PC> 我知道这种事吗
17:13:03 <DM> (你过个回想
17:13:08 <PC> .rd20+5
17:13:09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2+5=7
17:13:22 <DM> 就算婆婆真的提过这种事你似乎也没想起来
17:13:52 <PC> “我十四岁了,从出生就住在那个莱迦利的神庙里,但就我记得的她似乎没对我提到过这种事。”
17:14:33 <PC> “毕竟她对我也只是我还是婴儿的时候给我口饭吃,为了报答她我经常帮她干点神庙里的活这种关系。”
17:15:00 <PC> “总之我不记得她说过那种事。”
17:15:54 <DM> “具体一点说的话,弗尔坦的加瑞卡的事情,她也从来没有对你提过了?”
17:17:03 <PC> “哦,她只提过一次,说那个人是安姆拉斯出去的。以及后来还回来过安姆拉斯。但没说过那个人和我们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17:17:25 <PC> “因此我觉得并不能算是客人吧。”
17:17:38 <DM> “后来是什么时候回过安姆拉斯呢?你记不记得这种事情?”
17:18:49 <PC> “这我是听别人说的,上次有人看到她来好像是十年前。不过这甚至不是婆婆讲的。”
17:19:11 <DM> “所以据你所知,那位女士认识她吗?”
17:19:28 <PC> “至少我不知道婆婆认识她。”
17:19:51 <DM> 她点了点头
17:20:08 <DM> “那么平时到神庙里来的人,除了来拜祭的附近的人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吗?”
17:20:15 <PC> 我知道吗
17:20:21 <DM> (你过个回想
17:20:25 <PC> .rd20+5
17:20:26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3+5=8
17:20:32 <DM> 如果有的话你也不记得
17:20:41 <PC> 我真是……耿直地一无所知
17:21:49 <PC> “我年纪稍大一点以后也不总是呆在神庙里,如果没有什么要帮忙的事的话——婆婆年纪大了,神庙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我有时会搭把手——我经常只是在晚上才去那里睡觉。”
17:22:05 <PC> “就我知道的情况,好像没见过什么不寻常的人来。”
17:22:21 <DM> “好的,谢谢,这对我们帮助很大。”
17:22:37 <DM> “还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任何事情都可以。”
17:22:48 <PC> 我能想起来吗,还是已经都这样了
17:23:06 <DM> (你过个灵感
17:23:14 <PC> .rd20+5
17:23:15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20+5=25
17:23:18 <PC> ?????
17:23:31 <DM> 你想起在梦里看见厄尔伊特写过关于幻梦境异动的事情
17:23:41 <DM> 所以教团应该是在意的,所以你做了怪梦的事情大概也算吧
17:23:42 <PC> (我比较希望我在这里没有想起来
17:24:26 <PC> “没有什么了。”决定不告诉她,不然就没完了
17:24:41 <DM> “嗯……真的没有了吗?”
17:25:04 <PC> .rd20+5 她是只是问问还是猜到了什么在敲打我
17:25:05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她是只是问问还是猜到了什么在敲打我 小判骰出了: D20+5=13+5=18
17:25:10 <PC> 我洞悉
17:25:20 <DM> 你觉得她似乎觉得你对她有些隐瞒
17:25:42 <PC> “没有什么和您问的相关的。”
17:25:56 <PC> “如果有别的事情,那也属于我的私事。”
17:26:17 <DM> “非常感谢。那还请你稍安勿躁,之后我们会护送你和你称为婆婆的那位女士一起回去的。”
17:26:32 <DM> 她说完,士兵就进来把你带了出去
17:26:39 <PC> 觉得你们这些光之教团的走狗
17:26:53 <DM> 她顺便让士兵拿几个糖给你吃
17:27:48 <PC> 我谢绝了(
17:27:57 <PC> 不要想用小恩小惠收买我(
17:28:18 <DM> 你被关回了牢房里
17:28:48 <PC> 但我们被放走了吗,想必没有
17:29:02 <PC> 所以我才不会接受你们的糖衣炮弹
17:29:41 <PC> 甚至懒得过宗教
17:29:54 <PC> .rd20+5 说不定我偏偏知道这个走狗呢
17:29:55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说不定我偏偏知道这个走狗呢 小判骰出了: D20+5=6+5=11
17:30:00 <PC> 我果然还是不知道
17:30:02 <PC> 你们光之教团
17:30:36 <PC> 我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对加瑞卡的事这么在意
17:30:48 <PC> 虽然我现在知道赤色佣兵团曾经是阿塔尔曼的盟友
17:31:03 <PC> 他们是不是怀疑赤色佣兵团帮助阿塔尔曼逃亡?
17:31:15 <PC> 但我神特么现在甚至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17:31:38 <DM> (你过个历史
17:31:59 <PC> (其实我觉得阿塔尔曼还行,至少他肯和我说话,虽然夹杂着控制人类,但甚至给了我一个资料包
17:32:06 <PC> .rd20+6
17:32:06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6=1+6=7
17:32:19 <PC> 我今天算是倒了霉
17:32:25 <DM> 你不太清楚他们为什么对加瑞卡的事情这么在意
17:32:27 <PC> 都是因为被关在你们教团走狗的牢房里
17:32:32 <DM> (那么你现在过个观察吧
17:32:38 <PC> .rd20+5
17:32:38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6+5=11
17:32:54 <DM> 你没有注意到什么值得注意的
17:32:57 <PC> 别跟我说他们要去把婆婆拉出去就地正法了
17:33:16 <DM> (你还有什么想过想回想的吗
17:34:53 <DM> (那么你过个感知豁免吧
17:35:04 <PC> .rd20+4 什么人在搞我?
17:35:04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什么人在搞我? 小判骰出了: D20+4=4+4=8
17:35:09 <DM>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17:35:19 <DM> (你不知道,然后过个观察
17:35:26 <PC> .rd20+5
17:35:26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14+5=19
17:35:47 <DM> 你听到你的牢门外传来一个很低的声音,应该是故意不想被你听见
17:36:01 <DM> “希尔提拉阁下——您怎么在这里?”
17:36:14 <PC> 这干什么,是要搞我吗
17:36:20 <PC> 提起警惕
17:36:26 <DM> 是之前询问过你的那个祭司的声音
17:36:37 <PC> 我跑过去看看,牢门能不能看见外面
17:36:50 <PC> 总觉得是假的
17:36:52 <DM> (有一个锁孔可以看见外面
17:36:55 <PC> 我看看
17:36:58 <PC> 毫不犹豫
17:37:07 <PC> 反正从牢门的锁孔往外看不犯法
17:37:17 <DM> (那你过个观察
17:37:22 <PC> .rd20+5
17:37:22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3+5=8
17:37:28 <PC> 锁孔不是很大
17:37:30 <PC> 可能还生了锈
17:37:40 <DM> (你自助了是吗
17:37:50 <PC> 我气哼哼地看了又看
17:37:52 <DM> 那么你大概看见门外有两个人影
17:38:23 <DM> 隐隐约约仿佛可以看见以一种悠闲的气度悬浮在那里的大概是希尔提拉……?
17:38:31 <PC> 真的是他吗
17:38:39 <PC> 可是我在现实中又不会飞
17:38:41 <PC> 遗憾
17:39:07 <PC> 另外一个人是那个今天审我的吗
17:39:16 <PC> 我本来其实有在想为什么厄尔伊特不来
17:39:34 <DM> 你看得不太清楚,不过听声音感觉像是
17:39:39 <PC> 哼
17:40:01 <DM> “我奉亚斯托尔阁下的命令来的,加瑞卡的同谋者找到了吗?”
17:40:10 <PC> 亚斯托尔是什么人
17:40:18 <PC> .rd20+5 自助宗教
17:40:19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自助宗教 小判骰出了: D20+5=20+5=25
17:40:51 <PC> 不过他们反正可能不记得我
17:40:56 <PC> 厄尔伊特也是
17:41:12 <DM> 那么你知道亚斯托尔是至圣者中最年轻的之一,但是话虽然这样说,却在光之教团中巩固了极大的权力
17:41:35 <PC> 说不定在这个世界里我特么莫名其妙地变成加瑞卡的同谋还是什么的了
17:41:44 <PC> 但我没干过的事想必还是没有的
17:42:05 <PC> 我怎么对他这么门清,之前那个走狗就想不起来
17:42:15 <DM> (因为这个比较有名吧
17:42:30 <DM> 她的双亲都曾经是教团的高层,但是双双在圣战(=打死神的战争中)失去了生命
17:42:57 <PC> 哎,也就是说现在有另一场打死阿塔尔曼的战争了?
17:43:04 <PC> 不过总之感觉很难受
17:43:10 <PC> 知道了这个觉得很难受
17:43:13 <DM> 是在那之后她才成为不朽的至圣者的
17:43:15 <PC> 说不定是因为我做了什么
17:43:40 <PC> 但刚巧是希尔提拉到这里来呢?
17:43:46 <PC> 走狗应该很多的才对
17:43:56 <DM> (那你过个灵感
17:44:08 <PC> .rd20+5 是不是他们还记得我的事情
17:44:08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是不是他们还记得我的事情 小判骰出了: D20+5=3+5=8
17:44:11 <PC> 算了
17:44:17 <PC> 我弃疗了,躺平
17:44:18 <DM> 你觉得这种事情怎么样也没法判断啊
17:44:20 <PC> 看看他们干啥
17:44:33 <PC> 但在现实中看见希尔提拉还有点高兴
17:44:51 <PC> 因为他活着,如果厄尔伊特也还活着的话想必会高兴的
17:44:59 <DM> “亚斯托尔阁下……莫非情况已经紧要到要阁下亲自来的地步了吗?”
17:45:09 <PC> 这样想着,眼睛微微有点湿
17:45:15 <PC> 反正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事情
17:45:20 <PC> 就在那看着希尔提拉
17:46:28 <PC> 心想我是不是应该对那个亚斯托尔阁下感到抱歉
17:47:09 <DM> “你不用这么紧张,亚斯托尔阁下没有否定你的工作的意思,只是稍微有点担心加瑞卡会来搅局,便先遣我到这里来了。”
17:47:50 <DM> “不过你之前在读安姆拉斯人的思想吗?已经发展到值得读一读思想的地步了?”
17:48:25 <PC> “…………”心想什么时候读了我的思想呢
17:48:35 <PC> 我现在有没有在被读思想呢
17:49:06 <DM> (你觉得他们在说话所以她专注应该断了(而且当着比她阶级更高(?)的存在的面前开侦测思想不太礼貌
17:49:24 <DM> “这件事,阁下……”她放低了声音
17:49:35 <DM> (你再过个观察看看你能不能听清下面的
17:49:35 <PC> 我总觉得希尔提拉好像是要让我听到才在这说的,是我的错觉吗
17:49:42 <PC> .rd20+5
17:49:42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1+5=6
17:49:49 <PC> 法师龙虾
17:49:57 <DM> 她的声音很低,你没有听见她接下来说了什么
17:50:00 <DM> (然后你过个洞悉
17:50:10 <PC> .rd20+5 洞悉呢
17:50:11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洞悉呢 小判骰出了: D20+5=9+5=14
17:50:52 <DM> 你觉得它的神情和你上次见到的时候一样淡漠,判断不出在想什么
17:51:21 <PC> 唔,反正就那样了,都是……虽然不想认为希尔提拉也属于教团走狗
17:51:43 <PC> 那就那个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其实在读我思想的走狗吧
17:52:04 <DM> 总之她小声说了几句,然后他们就一起走了
17:52:16 <DM> 从你的锁孔里你只能看到一条空空荡荡的走廊
17:52:21 <PC> 我需要过神秘来知道侦测思想这个法术吗
17:52:27 <DM> (需要
17:52:33 <PC> .rd20+6 过一下
17:52:34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过一下 小判骰出了: D20+6=8+6=14
17:55:54 <PC> 我觉得还是不理会她了,不然就让她知道我有所防备
17:56:07 <PC> 注意不在敌人的地盘上想什么太特别的事情吧
17:57:47 <DM> (好的,那你接下来还有什么马上要做的吗
17:58:02 <PC> 我没有,我在思考要不要把锁眼堵起来
17:58:45 <PC> 我从我衣服上撕下来一块把锁眼蒙起来
17:58:56 <PC> 但就算这样也够讨厌的
17:59:10 <DM> (你这么做了(用你的手盖着衣服?
17:59:27 <PC> 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把布塞得比较结实
17:59:32 <PC> 总之就在捣鼓这种事
18:00:01 <DM> (那你过个幸运再过个敏捷
18:00:12 <PC> .rd20
18:00:13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20
18:00:20 <PC> .rd20+1 ??????
18:00:20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 小判骰出了: D20+1=18+1=19
18:00:33 <PC> 我把锁眼蒙了起来
18:00:37 <DM> 上面似乎正好有一个凸出来的钉子
18:00:39 <PC> 救命
18:00:44 <DM> 你把锁眼完美地蒙了起来
18:00:51 <DM> (排骨:我就是要你在这种地方浪费出点
18:00:51 <PC> 然后我气哼哼地坐在牢房里
18:01:04 <DM> (你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18:01:17 <PC> 没有,我的回想都败了
18:01:35 <PC> 我有点想见希尔提拉但那也不是我能做的事
18:01:42 <PC> 我其实只想问问他厄尔伊特好不好
18:02:14 <DM> (那你就继续在牢房里坐着,对士兵之前丢在地上的糖视若无睹是吗
18:02:19 <PC> 对
18:02:23 <PC> 我拒绝糖衣炮弹
18:02:31 <PC> 特别是她之前还尝试那什么我
18:02:39 <PC> 我是不会接受阶级敌人的东西的
18:03:00 <PC> 如果希尔提拉或者厄尔伊特给我糖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18:03:38 <DM> 那么时间就继续这样过去
18:03:46 <DM> 你没有听到外面传来什么响动了
18:03:58 <PC> 而且我想吃糖,可以上梦境里变去,我不稀罕这个把糖果,我有更好的东西(我的长袍和我的棍
18:04:16 <PC> 不知道希尔提拉走了没有,有点怅惘
18:04:24 <PC> 毕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梦境里见过的人
18:04:50 <DM> 就这样,你昏昏沉沉地感觉睡着了
18:05:05 <PC> 唔,又睡着了,这回我要看看阿塔尔曼是怎么死的
18:05:22 <DM> 但就在你感觉你的意识进入了那个房间的时候
18:05:24 <PC> 除非又有梦境要我进去
18:05:31 <DM> 你突然被一个声音拉回了现实
18:05:42 <PC> 是希尔提拉吗,心想
18:06:01 <DM> “喂喂喂,小子起来,给我起来!”
18:06:15 <PC> 哼,原来不是
18:06:22 <PC> 那就乖乖地起来
18:06:24 <DM> (过个观察
18:06:30 <PC> 是不是要拉我去进行不人道突击审问
18:06:34 <PC> .rd20+5
18:06:34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3+5=8
18:06:47 <DM> 牢房里黑灯瞎火
18:06:56 <PC> 气哼哼的,是什么人的声音
18:07:11 <PC> 如果是关押我的人
18:07:14 <PC> 不至于不开灯
18:07:17 <DM> 你睡得迷迷糊糊地,没有听清楚,但是感觉不像走狗
18:07:20 <PC> 我这么想
18:07:24 <PC> “你是谁?”
18:07:40 <PC> 试着往声音来源的方向摸一摸
18:08:18 <DM> “嘘嘘嘘,安静点,别惊动那些见鬼的家伙。”
18:08:33 <PC> 点点头,刚才也没有大声,是很小声地问的
18:08:37 <PC> 我认识这个声音吗
18:08:45 <DM> “没看这不带你们出去吗,我收了钱活可干得倍溜,小子安静点,懂吧?跟上。”
18:08:49 <DM> (你过个观察
18:08:58 <PC> .rd20+5
18:08:58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11+5=16
18:09:08 <PC> 原来是干那种活计的哥们
18:09:53 <DM> 你觉得这声音听上去有点见鬼的耳熟
18:10:13 <PC> 我……这是那位刺客老兄吗
18:10:27 <PC> 我好像不认识别的干这种活计的人
18:10:31 <DM> 你觉得……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
18:10:44 <PC> 你们今天济济一堂啊
18:11:04 <DM> (这什么济济一堂
18:11:14 <PC> 总之我先不暴露我认识他
18:11:18 <PC> (希尔提拉也来了啊
18:11:40 <DM> 那么总之这位无名的刺客对你比了个嘘的手势
18:11:52 <DM> 一边示意你跟上
18:11:53 <PC> 点点头表示我懂
18:11:59 <PC> 虽然心想越狱不知道是不是个好主意
18:12:09 <PC> 我就会变成罪犯了,你还打扰我看书
18:12:14 <PC> 阿塔尔曼怎么死的,咳
18:12:21 <DM> 他又给了你个手势,指了指旁边别的方向
18:12:28 <DM> 好像是说他去捞别人,你先出去
18:12:32 <PC> 我乖乖的他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18:12:38 <PC> 那我就按他的指示走吧
18:13:06 <DM> 他潜身进了阴影里
18:13:34 <DM> 你继续按照他指示的方向走去
18:13:53 <DM> 好像隐约能够看见前面的小门了,门口的卫兵他进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替你打晕了
18:14:02 <PC> 那我就溜达着出去了
18:14:21 <DM> (你过个观察
18:14:29 <PC> 心想这莫非就是希尔提拉担心的事?
18:14:32 <PC> .rd20+5
18:14:32 <两头乌·红烧排骨> 小判骰出了: D20+5=9+5=14
18:14:55 <DM> 就在你接近门的时候
18:15:05 <DM> 你看到有个卫兵的身影似乎挡在了你的去路上
18:15:19 <PC> 那我是不是应该赶紧躲进阴影里的感觉?
18:15:28 <DM> (你要过个躲藏吗
18:15:36 <PC> .rd20+2 人不能放弃治疗
18:15:37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人不能放弃治疗 小判骰出了: D20+2=14+2=16
18:15:41 <DM> .rhd20
18:15:42 <两头乌·红烧排骨> 那个谁进行了一次暗骰
18:15:56 <PC> 毕竟我出了牢房,被当越狱犯击杀了怎么办
18:15:59 <DM> 你不知道卫兵看见你没有,但是他好像站在那里不动了
18:16:09 <PC> 看起来是一般的卫兵吗
18:16:15 <PC> 还是有猫腻的卫兵
18:16:19 <DM> (过个灵感
18:16:26 <PC> .rd20+5 灵感?
18:16:27 <两头乌·红烧排骨> 由于灵感? 小判骰出了: D20+5=18+5=23
18:16:43 <DM> 你觉得就一般卫兵来说怎么也不会对被打晕的同僚视若无睹吧
18:16:50 <PC> 是刺客的同伙吗
18:17:04 <DM> (这你不接近一点无法判断
18:17:12 <PC> 那我干脆接近一点
18:18:04 <DM> 那么你很清楚地看清了厄尔伊特站在你面前
18:18:40 <PC> “啊………………???”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小声惊叫出来,但立刻捂住了嘴
18:18:57 <DM> “你要去哪里啊?”
18:19:04 <PC> “厄尔伊特先生,是你吗?”
18:19:08 <PC> “我该不会在做梦吧?”
18:19:19 <PC> “我不知道啊,有个人叫我往这里走。”
18:19:24 <PC> “所以我就走来了。”
18:19:35 <DM> “………………算了,不逗你玩了。”
18:19:49 <PC> “看来您还记得我啊。”弃疗
18:20:07 <DM> “做个交易吧,我放你们走,然后你带我去见加瑞卡,怎么样?”
18:20:19 <PC> “可是我根本不认识加瑞卡啊。”
18:20:28 <PC> “我要怎么带你去见她?”
18:20:34 <DM> 他似乎一时语塞
18:21:05 <DM> “还在里面的那家伙是被加瑞卡雇佣着的……算了,莫非你真的不知道。”
18:21:08 <DM> “成交吗?”
18:22:05 <PC> “不行,我不能做对不起婆婆的事情。所以您想抓我就抓吧。不然我会叫起来让里面那位先生尽量逃走。”
18:22:49 <DM> “……不不不,等一下,你对我的立场有什么误解……”
18:23:04 <DM> “给你看个美丽的东西吧。”
18:23:12 <PC> “我怎么知道你穿着守卫的衣服在这里干嘛呢……”吐槽
18:23:28 <DM>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洁白的玉石来
18:23:32 <PC> 心想,这是什么新式糖果
18:23:37 <DM> “我今天去偷了这个。”
18:23:47 <PC> “是希尔提拉大人吗?”
18:24:05 <DM> “嘛……总之,怎么样?”
18:24:40 <PC> “那你见加瑞卡要做什么?不能告诉婆婆和那个人带你们一起去吗?”
18:25:08 <DM> “……算了,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吧?”
18:25:45 <DM> “加瑞卡一直在招募有天赋的战士,连赤色军团都感到有些忌惮——但不管怎么样我觉得我是合格的。”
18:25:49 <PC> 满头雾水但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不打断他让他说
18:25:59 <PC> “我总觉得那些人可能都蛮讨厌的。你和希尔提拉大人如果继续掺合进去不一定好。”
18:26:06 <PC> “不过这如果是您的决定的话。”
18:26:33 <PC> “好不容易脱离了教团,却到那种地方去,我觉得挺遗憾的。”
18:26:41 <DM> “加瑞卡倒还好——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打过的那种。”
18:26:56 <PC> “那我如果见到了她要怎么做呢?”
18:27:08 <PC> 忍不住抹了抹眼泪
18:27:20 <DM> “你答应带我去见她就好了,不然我也找不到他们的所在。”
18:27:30 <PC>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流泪了
18:27:44 <PC> “嗯,所以只要我答应就可以?”
18:27:55 <DM> “可以吗?”
18:28:05 <DM> “……虽然你说不行的话我也会放你走的……”
18:28:06 <PC> “嗯,我答应您,如果这是您的愿望。”
18:28:36 <PC> 抹了抹眼泪
18:28:39 <DM> “毕竟世界上没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嘛,安姆拉斯人应该很清楚的,不是吗?”
18:28:47 <DM> 他拍了拍你的肩膀
18:28:54 <PC> 摇摇头
18:30:33 <PC> “做佣兵这种工作难免要并非按照自己意愿进行一些不太好的事,或者夺去别人的生命。”低声地说
18:31:20 <PC> “虽然您说加瑞卡是个还好的人。”
18:31:44 <PC> “我不希望您以后活得不幸福。”
18:31:58 <PC> “但如果是您的意愿,我会答应的。”
18:32:12 <PC> “——我已经答应了。这样就可以了吗?”
18:33:37 <DM> “啊……真是的,这么认真。没关系的,我也是对加瑞卡想做的事情有点感兴趣才去的,就算待不下去不过再被教团当做背叛者追杀而已。”
18:34:15 <PC> “好的,您告诉我还需要做什么?”
18:35:07 <DM> 这时候你看到希尔提拉的身影在你旁边出现了
18:35:10 <PC> “——我甚至不想要人说您或者希尔提拉大人不好。”
18:35:26 <PC> 只是小声嘀咕着
18:35:45 <PC> “就算您这样离开教团了,我相信您做的一定是对的。”
18:35:55 <DM> “既然是对孩子说话就严肃一点,厄尔伊特。”
18:36:07 <PC> “希尔提拉大人,您好。”
18:37:12 <DM> “晚上好。厄尔伊特让你难过了吗,那种为了生计而杀戮的事情?”
18:37:47 <PC> “啊……?”稍稍地后缩了一下,但乖乖地回答说,“嗯,想到你们可能要去做那样的事就觉得很难过。”
18:38:20 <DM> “不会的,让我这样承诺你吧。”
18:38:42 <PC> “啊,好的。”点点头
18:39:51 <DM> “我们是出于自己的意愿离开应许之城,我渴望这么做很久了。”
18:40:12 <PC> “虽然很想问为什么,但现在也许不是合适的时机。”
18:40:30 <PC> “无论如何我任何时候都相信你们。”
18:40:33 <DM> 好像就在应和你的话一样
18:40:52 <DM> 你注意到刺客拉着婆婆从你们后面的走廊里出现了
18:41:02 <DM> 看到这里还有两个人(?)他好像吓了一跳
18:41:07 <PC> 这位刺客大兄弟
18:41:25 <PC> 先对刺客摆摆手,表示没事的
18:41:41 <DM> 他将信将疑地拖着婆婆上来了
18:42:02 <PC> 那厄尔伊特和希尔提拉还呆在这里吗,还是走了呢
18:42:21 <DM> (还呆在这啊,毕竟其实只有刺客一个人知道怎么去找加瑞卡不是吗
18:42:42 <PC> 困惑,那你们直接问他不就得了,干嘛吓唬我
18:43:08 <DM> (因为厄尔伊特认识你不认识他啊
18:43:17 <DM> (而且他觉得你可能知道(虽然你不知道
18:44:03 <PC> “这两个人不是敌人,达尼耶的某某先生。”
18:44:13 <DM> “?????”
18:44:31 <DM> 刺客显然不认得他俩,但是看衣服仿佛觉得哪里很不对劲
18:44:47 <PC> “您别紧张,我也不是您的敌人。如果您可能还记得生命之水的话。”
18:45:00 <DM> 他眨了眨眼睛,皱了皱眉头
18:45:09 <DM> 你觉得他好像这样一说觉得你有点眼熟
18:45:13 <DM> 可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你
18:45:15 <PC> “我曾经认识您,虽然您可能忘记了。”
18:45:44 <PC> 还以为他俩会法术所以我答应他们就能找到加瑞卡呢,切
18:45:57 <DM> (我觉得没这种法术
18:46:03 <DM> “等下,等下,这是怎么回事……”(迷惑的刺客)
18:46:15 <PC> “我不知道您记得的是不是这样,在塔林西亚,教团走狗乘坐的飞行器被拉下来了。”
18:46:23 <DM> “哎唷,科尔索,该死,我得回神庙去!神庙都没人看啦!”
18:46:33 <DM> (这是一出了门就开始对你唠叨的婆婆
18:46:37 <PC> “嘘,婆婆,您小声点。”
18:46:50 <PC> “现在神庙可能暂时回不去了,咱们如果回去还得被他们抓。”
18:47:32 <DM> “什么……那我们现在去哪——还有这两个……两个……”(你觉得婆婆诅咒他们生疮的话差点出口
18:47:51 <PC> “他们俩不是敌人,我也是以前见过他们。”
18:48:09 <PC> “他们现在已经和教团没有关系了。除了可能被教团追捕以外。”
18:48:46 <PC> 对那个刺客说,“这两位现在和教团有些过节,想要投靠……唔,这么说对吗,加瑞卡女士。”
18:49:01 <PC> 觉得这么说他可能比较容易理解
18:49:06 <DM> “哦……这样啊……”
18:49:11 <DM> 你觉得你轻易地说服了他
18:49:25 <PC> (难怪会被教团糊弄
18:50:37 <DM> “加瑞卡已经到安姆拉斯来了,不过还有点别的事情要办的样子……她说过会保护你们的(对婆婆)。”
18:50:49 <PC> (我们有在移动吗
18:50:56 <DM> (你们当然离开了神庙
18:51:02 <DM> (不然站在门口那么久不是太ry
18:51:10 <PC> 那就老老实实地跟着走
18:51:35 <PC> 心想不知道他们是这次以后才变得对加瑞卡在意起来呢,还是以前就只是我不知道
18:52:06 <PC> “婆婆,您知不知道加瑞卡女士为什么要保护我们啊?”
18:52:14 <PC> “难道您真的和她认识?”
18:52:32 <DM> “啊,那个妮子啊,也说不上认识,来过个几次吧……”
18:52:36 <PC> “他们老是问我这事,我就说我不知道。”
18:52:47 <PC> “原来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啊……”
18:52:53 <DM> “毕竟都是这里的人嘛……”
18:52:59 <DM> 婆婆叨咕着
18:53:06 <PC> 我扶着婆婆如果需要走快一点
18:53:16 <DM> 你们离开了光之神的神庙
18:53:21 <PC> (希尔提拉收了他的神通吗
18:53:28 <PC> (总觉得他会不会很显眼
18:53:32 <DM> 中间掺杂着一些
18:53:33 <PC> (如果还在这里
18:53:48 <DM> “阁下您穿成这样也太显眼了”
18:53:52 <DM> “可是我比较习惯这样”
18:54:12 <DM> “那您先灵体化行不行”
18:54:21 <DM> “可我很久没来安姆拉斯了”
18:54:42 <PC> 我觉得你们俩幸福就好(眼神死
18:55:54 <DM> 于是你们穿过了安姆拉斯狭窄无光的小巷
18:56:01 <DM> 来到了一扇陈旧的木门前
10
更新踢。 :em024
页: [1] 2 3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