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阅读 14802 次)

副标题: 亲爱的骑士们,让我们开始描述你们家族的故事吧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0 于: 2019-05-28, 周二 14:37:36 »
————Year 457————
沃提根王的长子沃提末,在两次反叛驱逐萨克逊人之后,于3月第三次在肯特郡发起了反叛。
被称为“圣徒”的沃提末,一直是守旧派贵族中的英雄,甚至有传言说,沃提末帮助藏匿了康士坦丁王的孩子。
这次反叛,起因还是萨克逊人的大举移居。
以凯尔特人自诩的沃提末,一直不曾认同自己父王篡位的举动,对这些萨克逊蛮族恨之入骨。他时常巡视自己扈从骑士的领地,检视军队的训练情况。占据不列颠东南角的肯特郡,拥有同大陆密切通商的港口,而沃提末却禁止任何一艘载着萨克逊人的船。
面对强制命令沃提末开放港口接纳萨克逊人的父王,沃提末愤怒的举起了反旗——“这是我们凯尔特人的土地,只能容得下萨克逊蛮族的骨头!”
面对沃提末的反叛,不列颠陷入了剧烈的动荡之中。

==》投掷: d20 = (1) = 1+10=11 Cart举兵响应了沃提根王的号召——“这群忘记了忠诚的家伙,根本不配称之为骑士”。牛顿的Bush,丁顿的Finn随家族勤王。 温特伯恩斯托克的Bart及其家族如同索尔兹伯里伯爵一样按兵不动,而顿福德的Sailing及其家族则生成支援沃提末
==》投掷: d20 = (14) = 14 Cart在围城之战中毫不留情,手刃不少“不忠之人”,这行为令其被称为“Sword”。
==》投掷: d6 = (4) = 4*1.5*30 Cart获得180荣誉。
==》投掷: d20 = (18) = 18 获得冲动:忠于君上(沃提根)15——“Sword For Loyal!”


历史:
时间仅过了三个月,从肯特郡掀起的叛乱便迅速的被遏制住了。北方的领主被亨格斯特王的两个儿子狠狠地摁在原地,强盛的国力与充足的兵员使得这两个国家底气十足,打着剿灭叛军的旗号实行侵略与吞并,蚕食北方领主的封地。西方的领主在举兵前便“出了事”,在打猎时被野猪撞断了腿。南方的领主则是默不发声,诡异的保持着中立状态。锡尔切斯特则号称支持沃提末,允许沃提末过境,但是暗地里却帮助沃提根把蛮族大军运送到沃提末的后方。
六月,前进至道锡尔切斯特境内的沃提末在伦敦的南方被包围,农民兵在对方一轮齐之后便呼喊着逃离战场。而各个盟军也在被包围的时候脱离了队列,向自己城堡的方向突击。大势已去的沃提末则统帅自己直属的骑士与步兵,趁着夜色南冲入北落森林,借助德鲁伊的力量逃回肯特郡。这场包围使得沃提末丧失了一半以上的兵力与所有的盟友。
撤退到科瑞根福德(Crecganford)的沃提末,发现前往海岸的路被锡尔切斯特送来的萨克逊人筑起路障所阻挡,而西侧的沃提根大军也一步步的合拢了包围网。十月份,沃提末已被完全困于科瑞根福德之内。
围攻的沃提根心念自己的长子,命亨格斯特王同不列颠骑士们围而不攻,就地砍伐圆木扎营。位于南门的是沃提根的亲卫队及雷文娜的部落,西门的是亨格斯特及萨克逊部落,北门的是依附的蛮人部落和不列颠督军,西门则是隆格瑞斯公爵统帅的不列颠军。
尽管是沃提根的命令,亨格斯特及其麾下的萨克逊人却不是能够耐住性子的人。在持续一个月的围城之后,这位蛮王开始纵容自己的子民向肯特郡内烧杀抢掠,在大营里举办“决斗大会”,嬉闹的声音传的城里都听得见。
————城内————
沃提末伫立在墙头,望着四面八方的营帐,想到存粮已经无法支撑再一个月,心下不由得感叹:“苍天亡我……”
沃提莫抚摸着墙头被箭、石头砸出的坑,看向墙头驻扎的疲倦的兵士,不由得想到,他们的盔甲能够帮助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吗?
沃提莫拖着沉重的步伐,自城墙拾级而下。外城有不少房子被石头砸毁,沃提莫把难民收容在了自己的城堡之内,但那些被石头砸死的人,只能在举行了简单的葬礼之后匆匆埋进土里。外城之内,满目苍夷。
沃提莫自城门穿过外城,一路上满是痛苦的人们。病房内伤患一声声的呼痛声,仿佛铁矛一样一下一下戳在沃提莫的心上。因战争失去丈夫的寡妇,在河边涮洗着满是血迹的衣裳。广场还有扛着练习用剑练习挥舞的孩子,他们的父母都死于这场战争。沃提末不由得问自己,是不是还要打下去,眼前已经看不到一丝胜利的希望。
沃提末走上桥,走进内城,走入自己的城堡之内。
自己的扈从骑士此刻聚集在大厅,身着盔甲,散落的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他们的头盔放在桌上,剑放在手边,时刻准备投入战斗。
沃提末走向自己的王座,环视大厅内的臣下。
所有人都端坐起来,注视向自己的王上。
在确认过所有人的神态之后,沃提末抽出了自己的佩剑,正举在自己面前:“我忠诚的骑士们,神已遗弃我等。”
这句话如同石头投入湖水之中,激起了一阵阵涟漪。
众骑士纷纷站起:“君上!”“君上,战事未定啊!”
铎的一声,沃提末的剑插入了王座之上,沃提末背对着骑士们,声音里只有深深的疲倦。
“午饭之后,骑兵出征。”
————下午————
阴云遮蔽了太阳,暖风吹拂大地。
科瑞根福德敞开了大门,沃提末带领着麾下的骑士,全副武装,排成方阵陆续出城。
这次突然的出击令就已懈怠的沃提根大军慌乱一场,在沃提末率领骑士冲锋的时候,甚至还有骑士尚未骑上自己的战马。而萨克逊的亨格斯特王,此刻才刚被传令惊醒,顾不得提起自己的大斧,先召集手下整兵列阵。
沃提末的骑兵队心下都存了死意,这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但是骑士的荣誉让他们无法屈膝投降。
沃提末望了望父王的营帐,那地方远在这乱糟糟的步兵阵列之后。众多的步兵和同路障的防御网,使得这人墙既无法冲破,又无法绕过。
“冲锋!”
即便如此,沃提末还是下了号令。顿时,马蹄声响起,掀起一阵尘土,连大地仿佛也开始了颤动。
五百人的骑士队,跟随着领军的沃提末,在冲锋中逐渐汇聚成一条银色的矛头,直插沃提根的中军。
“枪!长枪队,举枪,竖盾!”沃提根方的领主慌忙的发令,军队仿佛陷入泥潭一般,慌乱的仿佛中的蚂蚁。
前三派的步兵匆忙的排列成盾墙,在这盾墙之后,士兵们仿佛洪流一般推攘着,寻找自己在军中的位置。
“举枪!”临近盾墙五十步,沃提末高声喊道,长枪横列胸前。
一排排的长枪整齐划一的自空中划下,仿佛冲锋的巨蛇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没过多久,骑兵队狠狠地撞上了沃提根的步兵防线。
“砰砰砰——”最前线的步兵由于缺少身后战友的支持,在一照面就被骑兵巨大的冲击力撞了出去,胸口仿佛被大锤敲击一般凹下一块,尸体砸倒了身后的士兵。
混乱的军队轻而易举的被撕开了一个裂口,黑压压的兵士在推攘中不知跌倒而被踩死多少人。
“撤退!”在第一次的冲击取到了明显效果之后,沃提末带领骑士脱离泥潭、准备发起第二次的冲击。
看着两翼仿佛犄角一般靠上来的步兵,沃提末整顿冲杀的骑士,改换了方向——“向西!”
左翼的骑士号令自己的兵士举起盾牌排成盾墙,但是兵士们却纷纷的躲避骑士的冲击,左翼仿佛黄油一般被轻而易举的从中间穿透。
脱离了中军包围的沃提末,借着刚才的锐气,指向西侧的不列颠驻军——那是参加过罗马沙隆之战的Cart所在的军队。
沃提末军中的拥王军不知为何Cart竟要忠于沃提根,此刻鼓起了心中的愤慨——这个胆小鬼!

在第一波的冲击之后,沃提末联军已经整队完毕。西侧的联军在看到沃提末骑兵队的时候便排好了队列,Cart带领的骑兵队自右翼待命,看样子是想要在这里困住沃提末。
没有步兵和弓兵的支援,沃提末的骑兵队就像鲨鱼一般,只能不断地前进、冲杀,停下来就是死。
而此刻,在不列颠联军后,逐渐出现了一队兵马,那是拉伊德的旗帜!
“援军到了——援军到了!”
尽管知道拉伊德的家族不可能带来成千的兵马,但是即便如此,依然从隆格瑞斯的腹地,在沃提末势必要失败的时刻前来支援,这事实令所有的骑士热血沸腾了起来!
“冲——”
沃提末此刻心头火热,高声喊起冲锋的号令,提起马向不列颠步兵队发起冲锋。这次冲锋将不会回头,直到杀穿防线、与拉伊德会和之前,这次冲锋将不会停止。
马蹄再次扬起黄土,沃提末的骑士狠狠地撞上不列颠的步兵队。
同之前的冲锋不同,在面对队伍整齐的步兵,这次的冲锋并没有撼动防线,反而有不少骑兵被骑枪戳下马。
“后退!再次准备!”
沃提末刺倒自己身前试图杀害自己的愚蠢枪兵,把骑枪再次高举,策马回身脱离缠斗。
而此刻,Cart率领骑兵队从后侧包抄了过来,向着整队中的沃提末军发起冲击。
拥王军的诸位当即脱离队伍、排成了一字拦向Cart,质问:“你为何效忠暴君沃提根!”
然而Cart却丝毫未减速,一枪捅死质问自己的拥王军骑士,高声回答道:“Sword For Loyal!”
这场意料之外的溃败使得沃提末的骑兵被冲散成几股,而此时进发的步兵则将这些骑兵拉入缠斗。

脱离缠斗的沃提末,此刻身后只有二十八位骑士,他们是一直追随自己的扈从骑士,宁愿抛弃自己的领地也要追随自己的君上。
沃提末看了看陷入混战的骑兵们,在一次将骑枪下放到胸前——“冲锋!”

而此刻接近的拉伊德家族,则派出了弓箭手袭击不列颠军的后方。为了躲避军队的交战,不列颠联军的指挥官向军队的两翼躲去,而这使得中军陷入指挥迟滞的境地。
难得一遇的胜机就此显现,而沃提末则紧紧抓住了这丝胜利女神的微笑。
沃提末再次的冲锋冲破了围剿自己骑士的包围圈,解救出来的骑士则趁机后退蓄势下一次冲击。沃提末的骑兵队仿佛流动的利刃一般、最前方的骑士冲击之后则退到后方蓄势,而最后方的骑士则进行短途的冲击。在沃提末的长枪穿起三个持盾的步兵之后,不列颠联军的盾墙崩溃了。
沃提末的骑兵仿佛钉子一般,一下一下的砸进不列颠的步兵阵。而步兵后方的拉伊德援军也抵达战场,步兵同不列颠联军开始了厮杀。
腹背受敌的不列颠联军中军顿时士气大散,毫无抵抗之力。

不知道斩了多少敌人,不知道换了几匹马,沃提末在一枪捅死最后一名站在自己面前的敌人之后,终于看到了拉伊德家族的旗帜。
“我们——冲出来了?”
一时不敢置信的沃提末,想法不由得说了出来。
而杀得发麻的手臂、身上粘腻的血液与身体伤口的痛楚让沃提末明白,他们从厮杀的绝境中冲了出来。
而此刻跟随着沃提末的骑兵,只剩下五十六名。
“走,让我们寻找传说中的湖之女士,我们一定会回来——”
踌躇满志的沃提末,刚要带领骑士同拉伊德家族撤出战场之时,拉伊德家的骑士惊呼起来:“塞林——”
顺着声音望去,一个侍从打扮的年轻人,此刻被“巨人”卡梅特单手扼住咽喉,从马上提起来吊在半空中。
没有半点迟疑,沃提末反手拔出自己的佩剑扔向卡梅特,回身策马又端起骑枪发起了冲锋。
身后的骑士纷纷惊呼,随后才反应起来,又一次提起自己的长枪。

卡梅特用盾牌挡开扔向自己的佩剑,随手把塞林扔到了地上。对卡梅特而言,沃提末简直瘦弱得仿佛绵羊一样。面对冲向自己的沃提末,卡梅特跳下战马,右手巨盾插进地里,左手扛起巨大的骑枪,要赢接沃提末的冲击。
连续的冲杀,沃提末的马已经疲惫不堪。在沃提末与卡梅特对枪的一刹那,前腿折断把沃提末摔下马来。
一刹那的失衡令沃提末把放开了骑枪,双手举盾牌档在自己的面前。呛的一声巨响,沃提末接着盾牌的卸力,被马的冲击和卡梅特的冲刺合力推飞到人堆中。
紧握盾牌的沃提末在挣扎中,敲昏想要捆绑自己的敌军,顺手夺了他的剑,眼角瞄到瘫在地上的塞林,单臂把他扛上他的备用马。
卡梅特狞笑着接近沃提末,举着长枪与巨盾仿佛拎着玩具一般。而周围的敌兵则扛起枪,围成一个圈,使得沃提末必须对阵卡梅特。
沃提末此刻已精疲力竭,被甩出去的时候好像被摔断了几根肋骨。
而卡梅特则是精力充沛,他的力量大的能够撞飞冲刺中的骏马。
再一次,沃提末陷入了绝境。

————比武————
周围的喊杀声渐渐弱了下来,不知道是沃提末精神集中的后果,还是自己的兵士确确实实的在减少。
卡梅特将重盾扔到一旁,捡起尸体上的轻盾,护住自己的胸口,右手提着枪,稳步的靠近沃提末。
沃提末感觉额头的汗顺着自己的脸颊流了下来,这情形,没有一丝可以获胜的希望。
沃提末举着剑,同样用左手的轻盾护住自己的胸口,感觉仿佛回到了自己同教官练习剑术的时候。那个时候,教官显得那么不可战胜,而现在卡梅特给自己的压力,远远胜于那时候。
死亡仿佛触手可及。
沃提末缓缓右移,让自己的身躯保持在枪的右侧。而卡梅特也很明白,不停的调整这枪尖的位置,始终指向沃提末的胸口。
随着卡梅特的靠近,周围的枪圈也在缓缓缩小。
必须上,沃提末心里明白,不得不上。
当卡梅特距离沃提末还剩五步时,沃提末突然发力,举盾下压长枪,跑向卡梅特。
卡梅特反映也十分迅速,在枪被压住的一瞬间,收枪、转瞬刺向沃提末。
吭的一声,沃提末迅速用盾牌护住自己的胸,攻势一滞。而卡梅特抓住这个机会,把盾牌丢向沃提末,同时双手握住长枪,迅速的从上向下猛砸沃提末。
沃提末用盾牌砸开飞来的盾牌,却被随后而来的长枪一下砸到了肩膀,被巨力压得跪倒在地。
下一击来的更猛,这枪尖直冲沃提末的胸口。沃提末迅速的把盾牌甩向卡梅特,同时双脚一蹬仿佛弓一样把自己弹射出去。
卡梅特用枪砸开盾牌,一晃眼沃提末已经冲到自己跟前。
“为什么又回来送死!?”卡梅特冲沃提末吼道,而此刻沃提末提着剑插进卡梅特的胸口:“因为我是骑士!”
回答后,沃提末想要拔出剑,赞扬一下卡梅特的勇猛,但是卡梅特却突然丢下了长枪,对着沃提末狞笑起来。
“什么——?”沃提末还未反应过来,脑后便遭到了重击,瞬间失去了意识。
卡梅特搓了搓手,把瘫倒在地的沃提末提起来,然后拔出胸口的剑:“可惜,我是被祝福的‘巨人’卡梅特”。

沃提跟宽恕了他的儿子沃提末,剥夺了他的土地与爵位,令波利斯(Powys)摄政,等卡黛儿(Cadell),卡提跟(Katigern)之子,成长为足够年长再接手统治。
沃提跟将康提(Cantii)部落的土地赐予他忠诚的撒克逊人,自此,康提部落灭族了。
注:肯特郡的凯尔特人是康提部落。


———结算————
*格兰特*
荣耀: 484 ~死亡~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385
T&P:憎恨(爱尔兰)10

*Lynn* ~死亡~
荣耀: 355
T&P:憎恨(爱尔兰)11

*Cart*
荣耀:910+180=1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Aaron* ~死亡~
荣耀:265+20=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 上次编辑: 2019-06-03, 周一 21:55:00 由 skyio »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1 于: 2019-06-03, 周一 21:38:29 »
————Year 458-459————
许多政见不同的不列颠人离开了这个岛屿,将他们的家族和财产转移到布里塔尼(Brittany)。Dalon的祖父,忠于索尔兹伯里伯爵,依然在此。

==》投掷: d20 = (16) = 16 Cart守卫自己的领地,两年毫无战事。
==》投掷: d20 = (17) = 17 Bush从妻子那获得100荣耀。
==》投掷: d20 = (14) = 14 Bart从妻子那获得100荣耀。
历史:

459年,Bush迎娶了一位年轻的寡妇(并非出于爱情),她的丈夫死于沃提末反叛之战。Bush接收了寡妇手里的庄园,和她丈夫所获得的荣耀。年末,家族的长子出生了,取名为eliot。
同年,Bart迎娶了塞勒姆的一位年轻的寡妇(并非出于爱情),她的丈夫也死于沃提末反叛之战。Bart接手了寡妇手里的庄园,和他丈夫所获得的荣耀。年末,家族的长子出生了,取名为Dunkan。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00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385
T&P:憎恨(爱尔兰)10

*Lynn* ~死亡~
荣耀: 355
T&P:憎恨(爱尔兰)11

*Cart*
荣耀:910+180=1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Aaron*~死亡~
荣耀:265+20=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100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2 于: 2019-06-03, 周一 21:51:13 »
————Year 460————
这一年,Bush、Sailing、Finn、Gate、Bart经过试炼成为了骑士。

==》投掷: d20 = (17) = 17 Bush守卫自己的领地,毫无战事。
==》投掷: d20 = (17) = 17 Sailing守卫自己的领地,毫无战事。
==》投掷: d20 = (17) = 17 Sailing从妻子那里获得100荣耀。
==》投掷: d20 = (10) = 10 Finn守卫自己的领地,毫无战事。
==》投掷: d20 = (3) = 3 Gate同父亲Cart守卫自己的领地,毫无战事。
==》投掷: d20 = (14) = 14 Bart守卫自己的领地,毫无战事。
历史:
Sailing迎娶了索尔兹伯里伯爵手下的一位年轻的寡妇(并非出于爱情),她的丈夫死于沃提末反叛之战。Sailing接手了寡妇手里的庄园,和他丈夫所获得的荣耀。年末,家族的长子出生了,取名为Jordan。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投掷: 100+1000+484/10 = 100+1000+484/10 = 1148.4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荣耀:投掷: 100+1000+385/10 = 100+1000+385/10 = 1138.5

*Lynn* ~死亡~
荣耀: 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投掷: 1000+355/10 = 1000+355/10 = 1035.5

*Cart*
荣耀:1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1000

*Aaron*~死亡~
荣耀: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投掷: 100+1000+285/10 = 100+1000+285/10 = 1128.5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3 于: 2019-06-03, 周一 22:13:02 »
————Year 461-462————
沃提跟王的统治昏庸且残暴,相比他的臣民,王更偏袒他的撒克逊佣兵(和姻亲)。
许多贵族都再谈及反叛,这些人寻找到了索尔兹伯里伯爵,而索尔兹伯里伯爵则带领众人找到了被放逐的沃提跟长子——沃提莫。
传说中的英雄沃提莫最终同意领导贵族,他心中的凯尔特热血仍未冷却。他再度试图卷土重来,无法预见被重重的幕布所遮蔽的反叛结果——这是他最后一次登场了。这位热血的凯尔特英雄,就这样,奏响了闭幕曲。

==》投掷: d20 = (7) = 7 Bush和
==》投掷: d20 = (18) = 18 Sailing和
==》投掷: d20 = (2) = 2 Finn 还太年轻,并未加入反叛,只是守卫自己的领地。
==》投掷: d20 = (1) = 1 Cart 披着自己的旗帜,宣誓追随索尔兹伯里伯爵,留下Gate守家。只是没想到,Cart在剑桥之战刚打响时就被暗算,只能在营帐中处理后勤事务。——翻译续命第四次
==》投掷: d20 = (17) = 17 461年,Gate在家中迎娶了索尔兹伯里伯爵手下的一位年轻的寡妇(并非出于爱情),她的丈夫死于沃提末反叛之战。Gate接手了寡妇手里的庄园,和他丈夫所获得的荣耀。年末,家族的长子出生了,取名为Dalon。
==》投掷: d20 = (6) = 6 Bart则选择家族的一贯立场,保持中立。
历史:
这次的反叛如同水到渠成一般,在沃提末同意担任领袖之后,隆格瑞斯的领主纷纷举起反旗。
自上次反叛以来,沃提根变本加厉的迁徙那些不听话的贵族,分给他的蛮族宠儿。而上次的平叛对沃提根来说仿佛是加强了对自身权利的盲目感。
而对沃提末来说,上次苦涩的失败反而成了这次反叛的萌芽,真的是令人感慨万千。

460年夏,在沃提根兴致冲冲的围猎时,沃提末在索尔兹伯里掀起反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隆格瑞斯几乎所有的领主都或多或少的派遣亲族参加沃提末大军。而这次自内部发起的反叛,对沃提根来说简直像是灭顶之灾。
慌张的沃提根逃亡到了北方的诺汉,号召自己的蛮人军队消灭这些背叛者。

同年秋,隆格瑞斯的南方迅速落入了叛军的掌控,他们高喊着沃提根之名,甚至认为他才应当是这一任的“至高王”。而北方及东方的萨克逊人则奋力抵抗,他们源源不绝的从大陆输送过来,仿佛杀不绝的蝗虫一般。
围绕着伦敦、伯恩、拉伯的几场争端,都以沃提末军的胜利而告终。在沃提末的领导下,不列颠的铁蹄能够贯穿任何萨克逊人的方阵。在伦敦之战中,沃提末甚至差点就冲到了亨格斯特营帐之前。
之后,冬天来临,战事陷入僵持。
借着寒冬之际,节节败退的沃提根军依靠芬斯的港口,在剑桥终于维持住一条抵住森林的战线。
由于森林的可怕,双方都不敢深入森林,怕惊动了森林中的怪物,因此双方主要在穿过森林的道路口对峙,包括康汀、剑桥、巴勒湾和皮特布洛。
芬斯多水多泥泞的状况使得沃提末军最锋利的骑兵队毫无用武之地,而萨克逊蛮族的步战又是一等一的厉害。
当沃提根在肯特郡又取得了一场大胜之后,461年的冬天也来临了。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148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荣耀:1139

*Lynn* ~死亡~
荣耀: 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1036

*Cart*
荣耀:1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1000

*Aaron*~死亡~
荣耀: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 1129
« 上次编辑: 2019-06-05, 周三 18:54:14 由 skyio »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4 于: 2019-06-06, 周四 12:45:08 »
————Year 463————
战争僵持了两年,而爱尔兰人和皮克特人因为战争的关系,大肆的在不列颠的土地上掠夺。
沃提末和反叛军开始有了划地分治的想法,而此时沃提跟和亨格斯特王也送来了邀请,呼吁所有的战士在巨石阵和谈,举行盛宴。
将此视为胜利的不列颠贵族们,兴高采烈地参加了宴会。并没有人意识到,撒克逊人是不讲“骑士精神”的。
在宴会举办的途中,酒会气氛正酣,亨格斯特王提议,每一位撒克逊战士要同每一位不列颠骑士对饮,以此表示和平的象征。
天真的骑士们同意了,而这一瞬瞬间,却使他们从天堂坠入地狱。那些对饮的撒克逊战士,趁着不列颠骑士喝酒之际,用怀里的小刀刺进对方的胸膛。刹那间,宴会变为惨剧。
几乎所有的不列颠贵族都在这次“长刀之夜”被屠戮殆尽,包括老骑士Cart和索尔兹伯里伯爵,还有沃提跟的长子、不列颠的英雄——沃提末。
失去首领的军队陷入恐慌,被突袭的撒克逊人杀的四散而逃。剑桥之战,就此落下帷幕。
==》投掷: 3d6+6 = (6,3,3)+6 = 18 Bush和
==》投掷: 3d6+6 = (5,6,6)+6 = 23 Sailing和
==》投掷: 3d6+6 = (5,5,4)+6 = 20 Finn 和
==》投掷: 3d6+6 = (1,1,5)+6 = 13 Gate在和
==》投掷: 3d6+6 = (5,3,5)+6 = 19 Bart的亲族都死于这场长刀之夜。
历史:
长刀之夜后,沃提跟王成为实质上的不列颠之主,没有人敢于反抗他,血腥的背叛令其被人暗自里成为“蛮族之王”。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148
T&P:憎恨(撒克逊)18——“我要杀尽每一个撒克逊蛮人!”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荣耀:1139
T&P:憎恨(撒克逊)23——“我要把它们这群野兽灭种灭族!”

*Lynn* ~死亡~
荣耀: 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1036
T&P:憎恨(撒克逊)20——“杂种。”

*Cart*
荣耀:1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投掷: 1000+1090/10 = 1000+1090/10 = 1109
T&P:憎恨(撒克逊)13——“我和撒克逊人没什么好说的。”

*Aaron*~死亡~
荣耀: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 1129
T&P:憎恨(撒克逊)19——“撒克逊对我家做的一切,我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他。”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5 于: 2019-06-10, 周一 10:43:46 »
————Year 464————
芬恩备受索尔兹伯里新伯爵的青睐。因长刀之夜,领地里有众多寡妇需要保护,芬恩因为自己的幸运而被指派为一位寡妇的丈夫。
==》投掷: d20 = (20) = 20 Finn 获得350荣耀。

历史:
芬恩接手了寡妇手里的庄园,和他丈夫所获得的荣耀。年末,家族的长子出生了,取名为Virtanen。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148
T&P:憎恨(撒克逊)18——“我要杀尽每一个撒克逊蛮人!”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荣耀:1139
T&P:憎恨(撒克逊)23——“我要把它们这群野兽灭种灭族!”

*Lynn* ~死亡~
荣耀: 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1036+350=1386
T&P:憎恨(撒克逊)20——“杂种。”

*Cart* ~死亡~
荣耀:1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投掷: 1000+1090/10 = 1000+1090/10 = 1109
T&P:憎恨(撒克逊)13——“我和撒克逊人没什么好说的。”

*Aaron* ~死亡~
荣耀: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 1129
T&P:憎恨(撒克逊)19——“撒克逊对我家做的一切,我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他。”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6 于: 2019-06-10, 周一 11:23:55 »
————Year 465————
沃提根和他的萨克逊同盟自长刀之夜的大胜之后,自北方浩浩荡荡的返回南方,一路上对曾经反叛自己的家族、封地烧杀抢掠,彰显着自己的权威。
越来越多的不列颠人逃离了这血与火之岛,期望在罗马帝国的余晖下残存下去。
Bush、Sailing、Finn 、Gate和Bart始终留在自己的不列颠,建设自己的庄园,同索尔兹伯里伯爵一同等待着。
他们都知道那条传说是真的——康士坦丁王的儿子将会继承至高王。

历史:
沃提根返回戈美洛(Gomeret),试图建一座“绝对无人能攻破”的城堡。
长久以来,沃提根王一直有三个心病,一是爱尔兰和皮克特蛮族入侵,这是任何一个至高王都会头疼的问题。二是萨克逊佣兵,尽管沃提根王极尽所能优待萨克逊人,但是这群家伙有自己的王。三是得位不正,连自己的儿子都要反对自己,民间始终流传自己的侄儿、康士坦丁王的孩子要讨伐自己。
然而这座城堡总是修建不起来,不管一天进度多么快,第二天城堡就会坍圮下来。
沃提根询问大德鲁伊威尔士,威尔士告诉他,在你的国度中,又一个小孩子,他是人类和精灵的孩子,将会给你答案。
沃提根依言寻找到这个小孩——梅林。
梅林对沃提根说道:“你的城堡下面有一个空洞,洞里有两条龙,他们一到晚上就会争斗,导致你的城堡每天都会塌下来。”
沃提根依言掘开了城堡的地基,挖出一条隧道。隧道果然通往一个大洞,洞中有两条龙在沉睡,一条白色的,一条红色的。
潜伏的士兵在当天夜里看到两条龙又起了争斗,最后红龙战胜了白龙,飞出了地洞。在士兵前去查看白龙时,白龙也醒了过来,飞出了地洞。
梅林对沃提根说:“红龙代表不列颠人,白龙代表萨克逊人。”
沃提根高兴地赏赐了梅林。
在临走前,梅林小声地对大德鲁伊威尔士说,“白龙最终会获得胜利的。”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1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248
T&P:憎恨(撒克逊)18——“我要杀尽每一个撒克逊蛮人!”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1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荣耀:1239
T&P:憎恨(撒克逊)23——“我要把它们这群野兽灭种灭族!”

*Lynn* ~死亡~
荣耀: 1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1486
T&P:憎恨(撒克逊)20——“杂种。”

*Cart* ~死亡~
荣耀:2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 1309
T&P:憎恨(撒克逊)13——“我和撒克逊人没什么好说的。”

*Aaron* ~死亡~
荣耀:1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 1229
T&P:憎恨(撒克逊)19——“撒克逊对我家做的一切,我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他。”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7 于: 2019-06-12, 周三 15:57:30 »
————Year 466-467————
奥勒利乌斯 安布罗修斯,康士坦丁王之次子,康士坦斯王之二弟,带领着一支军队自布里塔尼亚来到汉普郡。他的旗帜上绣着一条象征不列颠的红龙,而岛上所有不满沃提根王的贵族纷纷加入他的军队。沃提根逃到了坎布里亚,而他的蛮族盟友则抛弃了沃提根,盘踞在受封的肯特郡,自号“至高王”——只是萨克逊共主。
在奥勒利乌斯一路大胜把沃提根困在卡林后,奥勒利乌斯带领军队在整个岛上巡回,招降了很多原本忠于沃提根的贵族。
==》投掷: d20 = (18) = 18 Bush 同
==》投掷: d20 = (8) = 8 Finn 同
==》投掷: d20 = (10) = 10 Gate 同
==》投掷: d20 = (12) = 12 Bart 率先加入了奥勒利乌斯的军队,参加了卡林围攻战。
==》投掷: d20 = (3) = 3 Sailing 则驻守在索尔兹伯里,警惕着东方的萨克逊军队。

==》投掷: d20 = (6) = 6 Bush 同
==》投掷: d20 = (16) = 16 Finn 同
==》投掷: d20 = (13) = 13 Gate 同
==》投掷: d20 = (6) = 6 Bart 参加了这次围城。
==》投掷: 1d6*15*1 = (6)*15*1 = 90 Bush 获得90荣誉
==》投掷: d6 = (5) = 5*15*1=75 Finn获得75荣誉
==》投掷: 1d6*15*1 = (1)*15*1 = 15 Gate获得15荣誉
==》投掷: 1d6*15*1 = (4)*15*1 = 60 Bart 获得60荣誉

历史:
—奥勒利乌斯王—
漫长的等待已经结束,传说的预言必将应验。
背井离乡的不列颠人带走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身家,还有沃提根王残暴统治的流言。在罗马帝国的疆域,在海峡的对岸,高贵的血脉无法永远忽视来自故乡的哀泣。奥勒利乌斯•安布罗修斯,这个有着希腊名字的人,却是先王康斯坦丁货真价实的儿子,康斯坦斯王的兄弟。他带着决心、使命感和荣誉,以及来自布列尼塔的亲卫在汉普郡登陆。雷金纳德伯爵当年的隐藏王脉的誓言已经开花结果,往日的牺牲此刻得到了报偿。

—起义与背叛—
在汉普郡登陆的安布罗修斯听从属下的建议,在长长的横幅上描绘了红龙的纹样。不列颠尼亚的土地上,又一次飘扬起了王旗。
不管是苛捐杂税,还是肆意妄为的撒克逊人,威尔士各地的领主早就对沃提根王的残暴统治忍无可忍。现在,借着正统君王的名义,他们一呼百应地加入了反对沃提根王的行列。
而沃提根有着自己的麻烦。撒克逊人,特别是在肯特定居的朱特人,已经不再想被沃提根当作工具使用了。他们想要自己的土地、城市,甚至王国。毫不意外的,撒克逊盟友以“沃提根王未尽礼数”的借口,无情的抛弃了他,转而返回位于肯特的定居地,坐山观虎斗。常年依赖撒克逊人作战的沃提根王发现自己手下竟然没有可以替代佣兵的战士,征召的农民更是看到红龙的旗帜就会溃败。
一加一减之间,安布罗修斯一时风头无匹,连败沃提根王的军队,在威尔士南方站稳了脚跟。而沃提根连吃败仗,众叛亲离,不得不收缩自己的部队,重点防御几个重要的城市。
其中,就有卡林(carlion)

—圣城卡林—
卡林,罗马人建立的罗马城市,坐落于黑山脚下,扼守着前往埃斯卡瓦隆的门户。自古以来,卡林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康斯坦丁王在439年,就是在这里强渡黑山河,围歼了来犯的爱尔兰蛮人,守护了自己的国家。如今,安布罗修斯在这里围困了忠于沃提根王的一只军队。这一战将左右不列颠的命运。
曾经和将来,基督教的圣歌在卡林城中回荡,然而此刻,城里满是沃提根王的忠诚士兵。如果安布罗修斯攻下卡林,他将斩断沃提根王一臂,而且南方的布列塔尼人将可以长驱直入威尔士,源源不断的补给物资和兵力,给他创造一个赢下战争的机会;而如果他失败了,沃提根王将把他拦在海边,并兴许会藉此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说服撒克逊人重返战场,届时不列颠将陷入无休的战乱中,无人能够预测黑暗的前景。
遥想当年,老一辈的骑士格兰特、Lynn、拉德纳、Cart、和Aaron,如今布什、赛林、芬恩、Gate和巴特的父辈,就在这里封疆裂土,赢得生前身后名。如今后人再临,又将如何博取荣耀?
—围攻—
安布罗修斯带着他的人马包围了卡林。这座罗马人建立的城市有着不列颠城镇少有的石墙,易守难攻。此外,这里也是罗马正教大主教杜布瑞克斯(Dubricus)的堂区,毁损城市(以及里面的圣物)对基督徒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为此,安布罗修斯做出了诸多尝试。
在围城的初期,一位带着荣誉的信使走进了卡林城,他的名字叫做Gate,遵从王命前来劝服城内的守军,向正统康斯坦丁王之子效忠。然而,守城的人拒绝忠于一个有着希腊名字的人。
一段时间后,撒克逊人将从东方袭来,援助卡林的消息在围城的大军中流传开来,虽然Bart揪出了混在军营里散播谣言的沃提根探子,Sailing也从留守索尔兹伯里传回了撒克逊人并无异动的情报,安布罗修斯还是决定加快攻城的节奏。
于是,在罗马学习过的布列尼塔人开始沿着城墙修建斜坡,每天,Bush都带着他的人马在城墙边巡视,保护修建陡坡的工人,迎击任何胆敢出城的沃提根手下,以及,赢下骑士间的阵前决斗。
平缓又无聊的围城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每天游猎垂钓的Finn有一天突然现身,向他的同僚和主君介绍了一条只有卡林当地人知道的密道,一条只在猎人和朝圣者间口耳相传的密道,它能够让一小队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绕过城墙。
安布罗修斯没有犹豫太久,对卡林的总攻开始了。

—夺取卡林城—
在明面上,安布罗修斯发起了围城以来最为激烈的猛攻。顶着箭雨,Bush和Bart带着各自的亲兵,沿着倾斜的土坡冲上了卡林的城墙。而Gate则和安布罗修斯一同带领着骑兵在城外焦急的等待。
他们等待着Finn的消息,他带着几个忠诚勇敢的战士,悄悄的穿越密道,混进了卡林城。
城墙上的激战越发混乱,Bush使一把双手剑,杀的守军心胆俱寒。战到酣处,他发出野性的怒吼,抛下手中钝剑,硬是把穿甲的敌人抡起来当成了链锤。为此,他的战友们尊称他“狂怒的”Bush。
与之相比,Bart的风格截然相反,他使一手剑盾,如磐石般屹立在本队最前。在战斗中,他始终保持着小队的队形,不时激励自己的队友,如同护仔的老母鸡一般。当日被他救下的人,日后看他家族人丁兴旺,送了他一个“Eggs”的笑称。
就在城墙上胜负难分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门楼上的卫兵发出一声惨叫,往外跌了下去,摔在地上不动了。“优雅的”Finn扯着闸门的铰链从窗口一跃而下,铁栏杆在他身后徐徐升起。他随手把铁链用剑钉死在地上,看着其他潜入的战士推开紧闭的大门,向着远处马上的安布罗修斯和Gate鞠躬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安布罗修斯和Gate随即策马冲入城中,沃提根的手下在两面夹击之下毫无反抗之力,战斗很快变成了清剿。“屠夫”Gate在城里一路浴血拼杀,他没有接受任何人的投降。
就在红龙旗在城墙上升起的时候,安布罗修斯带着他的心腹,杀进了沃提根王的行宫。随机,他宣布卡林城已经被攻克。

—跨越威尔士,然后……—
攻破卡林城后,安布罗修斯采取了怀柔政策,那些向他投降的沃提根派并没有被清算,而是得到了他的赦免。带着重视荣誉、宽容、稳重的名声,安布罗修斯和他旗下的骑士们踏上了由南向北纵穿威尔士的长征,沿途的贵族慑服于正统君王的风度,没有其他值得称道的大战。离结束这场战争只差最后一步了。
沃提根在他位于斯诺登的老巢等待着,等待着一个杀死归乡之人,绝境中翻盘的机会。

—间章—
“沃提根——!”
木屑四散,房间的大门四分五裂。安布罗修斯手擎利剑,大步冲进屋中。
屋外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红龙的旗帜已经挂上了卡林的城楼,负隅顽抗的沃提根亲卫正在逐一被扫平,归来的王子已经拿下了卡林城。
除了这里,沃提根本人的行宫。
“沃提根!你这胆小鬼,出来面对我!”
一个身穿重甲的身影出现在了安布罗修斯面前,手里拿着一把长剑。他什么也没说。
“这是——为了我父亲!”
让过一道横斩,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安布罗修斯把手中利刃插进了对方的右胸。
愤怒变成了疑惑,这……这太容易了。
“你不是沃提根,你是谁?”
掀开对方的面甲,安布罗修斯看到的是一张意料之外的苍老面孔。
“咳……呵呵,咳,咳,康斯坦森,咳,咳,沃提根仍是至高王,他的命线不会在此断绝,呵。”
流血的老人一边咳血,一边气喘吁吁的吟诵:
“孤峰凌云斯诺登,至高峰上孤王崩。
南征北战天下乱,马革裹身尸乱横。”
伴着弥留之人最后的呢喃,安布罗修斯铁青着一张脸走出了房间,被戏耍的感觉冲淡了胜利的喜悦,他抬头望向北方——
在遥远的北方,威尔士最高的斯诺登山耸立着。
他的命运在等待。
不会太久了。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1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248+90=1338
T&P:憎恨(撒克逊)18——“我要杀尽每一个撒克逊蛮人!”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1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荣耀:1239
T&P:憎恨(撒克逊)23——“我要把它们这群野兽灭种灭族!”

*Lynn* ~死亡~
荣耀: 1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1486+75=1561
T&P:憎恨(撒克逊)20——“杂种。”

*Cart* ~死亡~
荣耀:2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 1309+15=1324
T&P:憎恨(撒克逊)13——“我和撒克逊人没什么好说的。”

*Aaron* ~死亡~
荣耀:1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 1229+60=1289
T&P:憎恨(撒克逊)19——“撒克逊对我家做的一切,我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他。”
« 上次编辑: 2019-06-13, 周四 09:35:43 由 skyio »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8 于: 2019-06-12, 周三 16:05:37 »
————Year 468————
==》d20 决定发生什么
==》d20 决定战况
==》d3*15*2决定获得荣誉
==》d20 决定死法

————Year 469-472————
==》d20 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 决定死法

————Year 473————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战斗情况
==》d6*30*0.5决定获得荣誉
==》2d6+6决定获得冲动 憎恨(萨克逊人)
==》d20 决定死法

————Year 474-476————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死法

————Year 477————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死法

————Year 478-479————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战斗情况
==》1d6*20*1决定获得荣誉
==》1d6*15*1决定获得荣誉
==》d20决定死法

————Year 480————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战斗情况
==》1d6*45*2决定获得荣誉
==》d20决定死法

————Year 481-483————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死法

————Year 484————
==》d20决定发生了什么
==》d20决定战斗情况
==》1d6*30*0.5决定获得荣誉
==》1d6+6决定获得冲动 憎恨(萨克逊人)
==》d20决定战斗情况
==》1d6*30*1.5*2决定获得荣誉
==》d20决定死法

————Year 485————
==》d20 判定你们游戏开始的运气
« 上次编辑: 2019-06-12, 周三 16:44:27 由 skyio »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

离线 祈一仔

  • 傻逼的
  • Goddess
  • ********
  • 帖子数: 7871
  • 苹果币: 2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29 于: 2019-06-12, 周三 16:45:16 »
父亲要在历史上画下浓厚的一笔!

————Year 468————
==》投掷: d20 = (20) = 20 决定发生什么
==》投掷: d20 = (12) = 12 决定战况
==》投掷: d3*15*2 = (1)*15*2 = 3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5) = 5 决定死法

————Year 469-472————
==》投掷: d20 = (18) = 18 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1) = 11 决定死法

————Year 473————
==》投掷: d20 = (5) = 5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3) = 3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d6*30*0.5 = (1)*30*0.5 = 15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2d6+6 = (6,2)+6 = 14决定获得冲动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20 = (20) = 20 决定死法

————Year 474-476————
==》投掷: d20 = (19) = 19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9) = 19决定死法

————Year 477————
==》投掷: d20 = (12) = 12决定发生了什么

————Year 478-479————
==》投掷: d20 = (9) = 9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8) = 8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20*1 = (2)*20*1 = 4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1d6*15*1 = (1)*15*1 = 15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5) = 5决定死法

————Year 480————
==》投掷: d20 = (19) = 19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9) = 9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45*2 = (5)*45*2 = 45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15) = 15决定死法

————Year 481-483————
==》投掷: d20 = (3) = 3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7) = 17决定死法

————Year 484————
==》投掷: d20 = (15) = 15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7) = 17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30*0.5 = (5)*30*0.5 = 75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1d6+6 = (3)+6 = 9决定获得冲动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20 = (11) = 11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30*1.5*2 = (1)*30*1.5*2 = 9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3) = 3决定死法

————Year 485————
==》投掷: d20 = (11) = 11 判定你们游戏开始的运气

掷骰被改动过 3 次

离线 l82814563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31
  • 苹果币: 0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30 于: 2019-06-12, 周三 16:53:35 »
————Year 468————
—行动—
让我去打斯诺登之战!
投掷: d20 = (6) = 6
—斯诺登之战!—
沃提根王的最后一战!
投掷: d20 = (1) = 1
—参战荣誉—
投掷: d3*15*2 = (3)*15*2 = 90
—死法—
投掷: d20 = (6) = 6
————Year 469-472————
—行动—
投掷: d20 = (11) = 11
—死法—
投掷: d20 = (2) = 2
————Year 473————
—行动—
投掷: d20 = (17) = 17
—温莎之战—
投掷: d20 = (7) = 7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0.5 = (4)*30*0.5 = 60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2d6+6 = (5,5)+6 = 16
—死法—
投掷: d20 = (6) = 6
————Year 474-476————
—行动—
投掷: d20 = (19) = 19
—死法—
投掷: d20 = (12) = 12
————Year 477————
—行动—
投掷: d20 = (7) = 7
—死法—
投掷: d20 = (14) = 14
————Year 478-479————
—行动—
提起英国果然还是海战
投掷: d20 = (16) = 16
—索尔兹伯里会战—
投掷: d20 = (12) = 12
—弗里西亚(荷兰)之战—
把撒克逊人赶下海!
投掷: d20 = (20) = 20
—死法—
投掷: d20 = (5) = 5
————Year 480————
—行动—
安布罗修斯王的最后一战!
投掷: d20 = (10) = 10
—索尔兹伯里之战—
投掷: d20 = (16) = 16
—参战荣誉—
投掷: d6*45*2 = (5)*45*2 = 450
—死法—
投掷: d20 = (17) = 17
————Year 481-483————
—行动—
投掷: d20 = (4) = 4
—死法—
投掷: d20 = (7) = 7
————Year 484————
—行动—
投掷: d20 = (15) = 15
—伊布拉坎(约克)之战—
投掷: d20 = (9) = 9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0.5 = (2)*30*0.5 = 30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6+6 = (3)+6 = 9
—达蒙山之战—
投掷: d20 = (20) = 20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2*1.5 = (4)*30*2*1.5 = 360
—死法—
投掷: d20 = (7) = 7
————Year 485————
—运气—
投掷: d20 = (19) = 19

掷骰被改动过 4 次

离线 メランコリーキッチン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52
  • 苹果币: 1
  • 莫德雷茶/錫爾切斯特茶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31 于: 2019-06-12, 周三 16:55:13 »
Finn the grace——
————Year 468————
—行动—
让我去打斯诺登之战!
投掷: d20 = (13) = 13
—斯诺登之战!—
沃提根王的最后一战!
投掷: d20 = (18) = 18
—参战荣誉—
投掷: d3*15*2 = (1)*15*2 = 30
—死法—
投掷: d20 = (6) = 6
————Year 469-472————
—行动—
投掷: d20 = (14) = 14
—死法—
投掷: d20 = (20) = 20
————Year 473————
—行动—
投掷: d20 = (8) = 8
—温莎之战—
投掷: d20 = (8) = 8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0.5 = (3)*30*0.5 = 45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2d6+6 = (4,3)+6 = 13
—死法—
投掷: d20 = (18) = 18
————Year 474-476————
—行动—
投掷: d20 = (5) = 5
—死法—
投掷: d20 = (17) = 17
————Year 477————
—行动—
投掷: d20 = (20) = 20
—死法—
投掷: d20 = (10) = 10
————Year 478-479————
—行动—
提起英国果然还是海战
投掷: d20 = (14) = 14
—索尔兹伯里会战—
投掷: d20 = (1) = 1
—弗里西亚(荷兰)之战—
把撒克逊人赶下海!
投掷: d20 = (2) = 2
—死法—
投掷: d20 = (7) = 7
————Year 480————
—行动—
安布罗修斯王的最后一战!
投掷: d20 = (20) = 20
—索尔兹伯里之战—
投掷: d20 = (5) = 5
—参战荣誉—
投掷: d6*45*2 = (4)*45*2 = 360
—死法—
投掷: d20 = (12) = 12
————Year 481-483————
—行动—
投掷: d20 = (6) = 6
—死法—
投掷: d20 = (14) = 14
————Year 484————
—行动—
投掷: d20 = (2) = 2
—伊布拉坎(约克)之战—
投掷: d20 = (13) = 13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0.5 = (5)*30*0.5 = 75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6+6 = (4)+6 = 10
—达蒙山之战—
投掷: d20 = (5) = 5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2*1.5 = (5)*30*2*1.5 = 450
—死法—
投掷: d20 = (1) = 1
————Year 485————
—运气—
投掷: d20 = (19) = 19

掷骰被改动过 6 次
D i o s  a p r i t e a,  p e r o  n o  a h o g a.
「上帝會扼住人的喉嚨,但不會掐到窒息。」
——————————————————————————————————————————————————————————————————————
計劃去南極看企鵝。

离线 xiayezhiqiu

  • Peasant
  • 帖子数: 29
  • 苹果币: 0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32 于: 2019-06-12, 周三 16:58:22 »
————Year 468————
—行动—
让我去打斯诺登之战!
投掷: d20 = (5) = 5
—斯诺登之战!—
沃提根王的最后一战!
投掷: d20 = (18) = 18
—参战荣誉—
投掷: d3*15*2 = (3)*15*2 = 90
—死法—
投掷: d20 = (8) = 8
————Year 469-472————
—行动—
投掷: d20 = (2) = 2
—死法—
投掷: d20 = (11) = 11
————Year 473————
—行动—
投掷: d20 = (18) = 18
—温莎之战—
投掷: d20 = (19) = 19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0.5 = (3)*30*0.5 = 45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2d6+6 = (5,5)+6 = 16
—死法—
投掷: d20 = (9) = 9
————Year 474-476————
—行动—
投掷: d20 = (17) = 17
—死法—
投掷: d20 = (16) = 16
————Year 477————
—行动—
投掷: d20 = (18) = 18
—死法—
投掷: d20 = (6) = 6
————Year 478-479————
—行动—
提起英国果然还是海战
投掷: d20 = (19) = 19
—索尔兹伯里会战—
投掷: d20 = (5) = 5
—弗里西亚(荷兰)之战—
把撒克逊人赶下海!
投掷: d20 = (16) = 16
—死法—
投掷: d20 = (4) = 4
————Year 480————
—行动—
安布罗修斯王的最后一战!
投掷: d20 = (1) = 1
—索尔兹伯里之战—
投掷: d20 = (11) = 11
—参战荣誉—
投掷: d6*45*2 = (5)*45*2 = 450
—死法—
投掷: d20 = (11) = 11
————Year 481-483————
—行动—
投掷: d20 = (10) = 10
—死法—
投掷: d20 = (1) = 1
————Year 484————
—行动—
投掷: d20 = (1) = 1
—伊布拉坎(约克)之战—
投掷: d20 = (19) = 19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0.5 = (6)*30*0.5 = 90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6+6 = (6)+6 = 12
—达蒙山之战—
投掷: d20 = (14) = 14
—参战荣誉—
投掷: d6*30*2*1.5 = (1)*30*2*1.5 = 90
—死法—
投掷: d20 = (14) = 14
————Year 485————
—运气—
投掷: d20 = (9) = 9

掷骰被改动过 7 次

离线 chaisirui

  • Adventurer
  • *
  • 帖子数: 43
  • 苹果币: 0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33 于: 2019-06-14, 周五 08:01:31 »
————Year 468————
==》投掷: d20 = (19) = 19 决定发生什么
==》投掷: d20 = (9) = 9 决定战况
==》投掷: d3*15*2 = (2)*15*2 = 6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3) = 3 决定死法

————Year 469-472————
==》投掷: d20 = (12) = 12 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2) = 12决定死法

————Year 473————
==》投掷: d20 = (7) = 7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3) = 13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d6*30*0.5 = (5)*30*0.5 = 75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2d6+6 = (4,4)+6 = 14决定获得冲动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20 = (7) = 7决定死法

————Year 474-476————
==》投掷: d20 = (13) = 13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4) = 4决定死法

————Year 477————
==》投掷: d20 = (18) = 18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8) = 8决定死法

————Year 478-479————
==》投掷: d20 = (17) = 17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3) = 3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20*1 = (1)*20*1 = 2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1d6*15*1 = (3)*15*1 = 45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6) = 6决定死法

————Year 480————
==》投掷: d20 = (8) = 8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2) = 12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45*2 = (1)*45*2 = 9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18) = 18决定死法

————Year 481-483————
==》投掷: d20 = (15) = 15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0) = 10决定死法

————Year 484————
==》投掷: d20 = (16) = 16决定发生了什么
==》投掷: d20 = (10) = 10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30*0.5 = (5)*30*0.5 = 75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1d6+6 = (4)+6 = 10决定获得冲动 憎恨(萨克逊人)
==》投掷: d20 = (10) = 10决定战斗情况
==》投掷: 1d6*30*1.5*2 = (2)*30*1.5*2 = 180决定获得荣誉
==》投掷: d20 = (3) = 3决定死法

————Year 485————
==》投掷: d20 = (11) = 11 判定你们游戏开始的运气

掷骰被改动过 18 次

离线 skyio

  • loser
  • 版主
  • *
  • 帖子数: 1134
  • 苹果币: 4
  • 【再回复规则问题我就是猪】
Re: 【Pendragon 5.2】The Great Pendragon Campaign 开卡贴
« 回帖 #134 于: 2019-06-14, 周五 19:48:23 »
————Year 468————
奥勒利乌斯 安布罗修斯一路大胜,把沃提根逼到了坎布里亚北方的斯诺登山之上。

==》投掷: d20 = (19) = 19 Bush 同
==》投掷: d20 = (6) = 6 Sailing 同
==》投掷: d20 = (13) = 13 Finn 同
==》投掷: d20 = (20) = 20 Bart 参加了斯诺登山之战。
==》投掷: d20 = (5) = 5 Gate 则代替送来支援的Sailing,防守索尔兹伯里。

==》投掷: d20 = (9) = 9 Bush带领着队伍,使用冲城锤攻击城堡。
==》投掷:d20 = (1) = 1 Sailing 则在Bush的向详攻下,挖掘地道突入内城,浴血奋战打开了城门,死于力竭。
==》投掷: d20 = (18) = 18 Finn 指挥占领地的人民建造弩炮和投石车。
==》投掷: d20 = (12) = 12 Bart 则指挥弓兵掩护冲城的部队。
==》投掷: d3*15*2 = (2)*15*2 = 60 Bush 获得60荣誉
==》投掷: d3*15*2 = (1)*15*2 = 30 Finn获得30荣誉
==》投掷: d3*15*2 = (1)*15*2 = 30 Bart 获得30荣誉

历史:
斯诺登山巍巍耸立,山上的城堡号称难攻不落,沃提根将它作为自己最后的根据地。
在所有人都认为围而不攻是上策的情况下,奥勒利乌斯心知对自己来说,时间才是最宝贵的。
外城在两次冲击之后便陷落了,过大的防御范围令沃提根直接放弃了外城,退守山顶的内城。
走在外城之间,奥勒利乌斯令麾下的士兵秋毫不犯,宣布此处居住的民众皆为自己的子民,并征用他们建造工程设施。
Finn负责督促工程设备的建造,另一方面,奥勒利乌斯令Bush明着攻打城门,让Bart指挥弓兵进行掩护,另一方面又令Sailing带领工程队悄悄地在外城脚下挖掘通道。
由于内城要高出外城近10米,冲城锤的效用为十分难以发挥,Bush令步兵们将轮子改为支架,亲手推着撞锤硬撼城门。
着巨大的力气使得城门内需要有十几名士兵堵住城门,而城墙上的守军则被Bart的箭雨压制的难以反击。
塞林在正面战场的掩护下,带着一小队工程队从城墙脚下挖起了地道。
在长达三个月的交锋中,塞林挖通了通往内城的地道,在一个深夜里带领一小队全副武装的骑士,突然出现在城门的内侧。
遇袭的警报令沃提根的军队迅速的反映了过来,长枪包围了这群勇士。塞林怡然不惧,带领着骑士组成了一道铁的防线,令源源不绝的士兵可以打开城门,放大军进来。
凶残的沃提根下令放箭,不顾缠斗中的敌我,而塞林也身中数箭,却死死的立在了地道的前面,笔直地保持着持盾的姿势,长枪插在死亡敌人的身上。尽管已经断了气,但是沉默的塞林却像守护者一样,令人畏惧的不敢靠近。
塞林的坚守让城门坚持到了打开的那一刻,而准备已久的Bush狞笑着扛着他的大剑向沃提根的守军发起冲锋。
Bart和Finn带领着弓箭手占据城墙,最后的目标是沃提根的主城。

城破后,沃提根的守军士气已跌落谷底,不少士兵纷纷丢下兵器投降。
沃提根的亲卫队则坚守着宫殿的大门,以自己的死亡捍卫主上的荣誉。
奥勒利乌斯劈开挡在自己前面的英勇骑士,在他面前只有年买的沃提根一人。
“回答我——我的兄长是怎么死的!” 奥勒利乌斯的怒吼指向大厅的王座。
而王座上的男人此刻已无法回答,嘴角黑色的血液宣告了他的离世。
满腔的怒意无法宣泄,奥勒利乌斯将沃提根的尸体踹到地板上,“以康斯坦丁王的名义,我,奥勒利乌斯,宣判你叛国,并处以你死刑!”
寒光划过,那个苍老的头颅摔出了一条黑色的血迹。沃提根的王朝,结束了。
“现在,不列颠要迎接它的新王。”
奥勒利乌斯一脚踩在沃提根的王座上,“我,将会是你们所有人的王。”

斯诺登山之战以后,坎布拉里和隆格瑞斯臣服在了奥勒利乌斯的脚下。锡尔切斯特的王也向奥勒利乌斯奉献了自己的忠诚。奥勒利乌斯在斯诺登山召集了最高议会,在军队的簇拥下,他被选为“至高王”。由于他巨大的胜利和鲜明的旗帜,他被称为“潘多拉贡”(至高龙或龙之王)。

———结算————
*格兰特* ~死亡~
荣耀: 1484
T&P:憎恨(皮克特)7 ——“只有傻子才会去听皮克特蛮族说什么。”
*布什*
荣耀:1338+60=1398
T&P:憎恨(撒克逊)18——“我要杀尽每一个撒克逊蛮人!”

*拉德纳* ~死亡~
荣耀: 1385
T&P:憎恨(爱尔兰)10
*塞林* ~死亡~
荣耀:1239+1000=2239
T&P:憎恨(撒克逊)23——“我要把它们这群野兽灭种灭族!”

*Lynn* ~死亡~
荣耀: 1355
T&P:憎恨(爱尔兰)11
*芬恩*
荣耀:1561+30=1591
T&P:憎恨(撒克逊)20——“杂种。”

*Cart* ~死亡~
荣耀:2090
T&P:憎恨(爱尔兰)15 ——“这些该死的爱尔兰孬种,从来不敢正面对敌!”
T&P:忠诚(沃提根)15 ——“Sword For Loyal!”
*Gate*
荣耀: 1324
T&P:憎恨(撒克逊)13——“我和撒克逊人没什么好说的。”

*Aaron* ~死亡~
荣耀:1285
T&P:憎恨(爱尔兰)15 ——“我的长枪将贯穿每一个爱尔兰人的胸膛!”
*巴特*
荣耀: 1289+30=1319
T&P:憎恨(撒克逊)19——“撒克逊对我家做的一切,我要变本加厉的还给他。”
请注意:
争吵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只会让你的心情变得更糟糕


养老群:450584003
知乎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