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第一章】星光降临之时-其二  (阅读 736 次)

副标题: 分成两半啦~

离线 折剑者绯月

  • 突然陷入了书海战争
  • Knight
  • ***
  • 帖子数: 454
  • 苹果币: 1
【第一章】星光降临之时-其二
« 于: 2016-05-03, 周二 23:33:02 »
<零式>   ——————start——————
<零式>   虽然就平时来说,上课就是一件相当枯燥的事情了
<零式>   但对于你们来说,今天,无疑更加煎熬。
<零式>   天羽从云,向你们欺瞒了些什么。
<千叶一弥>   【究竟,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零式>   而且,绝对是很关键的某些事。
<希娅蕾斯>   “……”
<千叶一弥>   【一定要去找到天羽小姐】
*   希娅蕾斯 下课期间把玩着手中的骰子。
<零式>   抱着这样的想法,时间流逝着,终于,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今天的课程内容,就这样结束了。
<零式>   “所以,你们路上都给我小心点。”
<零式>   姬神老师就这样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一如既往地走出了教室。
<千叶一弥>   【姬神老师,除我们几个外,‘神隐’的受害人,也许他知道些什么吧】
*   千叶一弥 快步走出教室跟上姬神老师
<千叶一弥>   “姬神老师,请等一下!”
<零式>   “...你小子又有什么事吗?”
*   希娅蕾斯 看到一弥出去后,拿着书包默默地跟在后面。
<千叶一弥>   “额,是这样的。听说您也遇到了‘神隐’。”
<零式>   姬神老师回头看向千叶
<零式>   “神隐?”
<零式>   从他的表情中,看来是对此并没什么印象
<千叶一弥>   “就是,那个啦……突然从一个地方消失然后在另外的地方出现。”
<零式>   “哦那个啊....”
<零式>   他听到描述后,无奈地挠了挠头发
<零式>   “上周三,下班后在学校多呆了一会儿,结果等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到操场了这个?”
<千叶一弥>   “好的,谢谢老师了。帮大忙了。”
<零式>   “...喂,千叶。你小子是啥打算?”
*   千叶一弥 向老师鞠躬致谢了,去找其他人。
<千叶一弥>   “身为千叶家的男子汉,对于奇怪的事情,就是想要一探究竟啊!”
<零式>   莫名地听到千叶的答谢后,觉得不对劲的姬神试着问了一下。
<零式>   “...一探究竟?不就是太累了么...莫名其妙的...”
<千叶一弥>   【看来天羽小姐说大部分被‘神隐’了的人都记不住发生过什么是真的。】
<零式>   不过看来姬神老师对这件事的看法并没什么值得深入的信息。
<零式>   “算了,你想搞就去搞吧。不过,成绩下降了的话,我绝对手撕了你。”
<千叶一弥>   “考试也是身为千叶家的男子汉历练!我是不会放松的!”
<零式>   并没有回应千叶的话语,就如同平时一样,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姬神老师就这样留下话语后,向着教职员室的方向走去。
*   千叶一弥 向老师鞠躬致谢,去寻找一起‘神隐’的几个伙伴
<希娅蕾斯>   “千叶……”
<千叶一弥>   “嗯?留学生……是我们班的希雅蕾斯同学么?”
<千叶一弥>   【为什么感觉外国人都长得一样啊,金发什么什么的……】
<希娅蕾斯>   “……总觉得你在想一些失礼的事情呢”
<希娅蕾斯>   “你要去找天羽小姐问清楚吗?”
<希娅蕾斯>   “我想你应该也很在乎上午发生的事情吧。”
<千叶一弥>   “怎、怎么会呢。”
<千叶一弥>   “是啊,毕竟,在我身上发生了那么奇怪的事情。虽然验证到了一部分是真的,但她一定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
<希娅蕾斯>   “不过你知道她的联络方式吗?”
<千叶一弥>   “所以,我正打算去找你们几个,我记得好像天羽小姐给过名片吧。”
<希娅蕾斯>   “嗯,但是拿到名片的同学我并不熟悉。”
<千叶一弥>   “这么说来你我都没有联系方式啊,一起去找其他人吧,叶月同学好像就在隔壁班。”
<希娅蕾斯>   “好。”
<零式>   于是,在千叶的决定下,你们向着仅有一墙之隔的隔壁班走去。
*   希娅蕾斯 虽这么说,但是并没有做出动作,似乎在等着让一弥带路一样。
*   千叶一弥 和希雅蕾斯一起到隔壁班去
<零式>   然后,大概...是命运的恶意吧。
<千叶一弥>   “不好意思,我是隔壁班的千叶一弥,想要找一下贵班的叶月同学!”
*   千叶一弥 在门口大声喊道
<零式>   当两人来到隔壁班教室的门口的时候,正巧,一颗排球飞了过来。
<零式>   过个闪避,学生卡
<零式>   DC10,一弥先。一弥没过希娅蕾斯过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检定: 1d20=12=12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2=3+2=5
*   千叶一弥 惊呼
<零式>   一弥虽然吓了一跳,但还是及时躲了过去
<零式>   不过由于视线被阻挡,希娅蕾斯看来并没有及时反应过来...
<零式>   “啪!”
<零式>   正中脑门_(:зゝ∠)_
<希娅蕾斯>   “…………”
<千叶一弥>   “希雅蕾斯同学,不,不要紧吧。”
*   希娅蕾斯 头被球撞得向后仰
<零式>   在被击倒的前一刻,希娅蕾斯看到了,仍旧维持着投球姿势的希维尔
<希娅蕾斯>   “…………”
<希维尔>   “啊……”
*   希维尔 保持着投球的姿势愣在了原地
*   希娅蕾斯 抓着排球,站了起来,手中的排球被捏着变形。
<叶月晓>   “嗯?为什么教室门口这么吵?”
<叶月晓>   “啊...”
<希维尔>   “晓同学”
<希娅蕾斯>   “……………………希维尔。”
<希维尔>   “现在就是,展现我们,革命友谊的时候了。”
<零式>   看情况,大概是希维尔和班上排球社的社员开玩笑的时候不小心导致的情况吧
*   叶月晓 惊愕的看着门口发生的事情
<千叶一弥>   “啊!叶月同学,谢天谢地,你来了!”
<叶月晓>   “你先走”
<希维尔>   “帮我拖住希亚雷斯蟹蟹!我先走了!”
*   希维尔 拔腿就跑
*   叶月晓 心领神会的挡在前面
*   希娅蕾斯 手中的球被捏着变形了。
<叶月晓>   “啊这不是千叶同学和希亚蕾丝同学么”
<希娅蕾斯>   “你……有……种……!”
*   叶月晓 挡在两人前面
*   千叶一弥 双手抓住叶月晓的双肩。
*   希娅蕾斯 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千叶一弥>   “这个,这两个人又要,开始了……”
<叶月晓>   “那个,这是在公共场合,请,稍微...”
*   叶月晓 尴尬的看着对方的双手
<希娅蕾斯>   “呼……说得也是。”
<零式>   嗯,不过,希维尔看来已经跑到别的地方了....
<希娅蕾斯>   “看来逃走了呢……”
<希娅蕾斯>   “所以我说”
<千叶一弥>   “啊啊啊啊,对、对不起,叶月同学。”
<希娅蕾斯>   “你们两个还要勾肩搭背到什么时候啊?”
*   千叶一弥 显得很慌张
<零式>   等会儿要找到她大概需要一会儿工夫,不过应该不会多麻烦吧。不过现在...
<叶月晓>   “嘛,下次注意就好”
<希娅蕾斯>   “果然日本人一点都没有绅士精神吗,不帮我挡也就算了,还趁机吃别的女生豆腐。”
*   希娅蕾斯 摸着发疼的脑门,对着一弥抱怨道。
<叶月晓>   "那么,请问两位有什么事情么"
<千叶一弥>   “啊,不。那个……其实是……”
*   叶月晓 带着客套的笑容
<希娅蕾斯>   “……叶月同学,我记得你有千羽小姐的联络方式吧。”
<零式>   虽然遭遇了小小的尴尬,不过现在三人看起来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希娅蕾斯>   “我觉得就上午发生的事情,我们有必要和她好好谈一谈。”
<叶月晓>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还要去一趟那个千羽的...”
<千叶一弥>   “啊,对的!就是这个!”
<叶月晓>   “看来我们目的一致”
*   希维尔 从拐角处探出头来
<希娅蕾斯>   “嗯,真巧呢。”
*   希娅蕾斯 下意识地将球丢向希维尔
<零式>   嗯...希娅蕾斯过个d20+敏捷,然后希维尔过个d20+反射吧
<叶月晓>   “那么,一起吧,顺便,作为一位日本绅士,是否应该为了挽回自己和民族的形象,来支付在场的两,啊不,三位小姐的放学后甜点呢”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8=8
*   叶月晓 歪头露出纯洁的笑容
<Oicebot>    希维尔进行检定: 1d20+2=12+2=14
<千叶一弥>   “这种事情,本来就该我付的吧,何须是为了说什么挽回形象之类的话。”
<零式>   虽然将球抛了出去,但希维尔凭借着出色的反射神经成功地接住了球。
<希娅蕾斯>   “啧……”
*   希娅蕾斯 不满地砸了下嘴,但是眼神并没有转向希维尔,而是继续眼前的对话。
<希维尔>   "这球大概我爷爷来都能接住,我猜。"
*   希维尔 随手将球扔进班里,走到了叶月晓的身边
<叶月晓>   “怎么样?”
*   叶月晓 继续笑着看着千叶
<叶月晓>   “准备好出发了么 诸位”
<希娅蕾斯>   “……看来还差一人就到齐了呢。”
<零式>   虽然你们已经集合,但,明显还有一人不在这里,不过具体在哪里....
<樱>   “终于集合好了么,魔法少女们哟!”
*   樱 挂着绳子从楼上荡下
<樱>   “我已经等了好久了!”
<希娅蕾斯>   “……所以日本忍者是真的存在的吗?”
<樱>   “那个谁,来接一下,脚够不到了……嗯……”
*   叶月晓 右手探出窗子抓住樱的脑袋直接丢进教室
<千叶一弥>   “咳咳,这位同学,没有经过预约就擅自闯入学校是不可以的哦~”
<叶月晓>   “我猜可能要变成四位了”
*   叶月晓 笑
<樱>   “你在说什么呐,我可是本校学生啊”
<希娅蕾斯>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甜品店,要不要就那家好了。”
<希娅蕾斯>   “而且价格可是很·合·理哦。”
<零式>   ——————转场——————
<零式>   作为对美食有着极大追求的希娅蕾斯,她所推荐的店,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的糕点师傅批量制作的中档甜品店。
<零式>   起码,在看到菜单上最少【屏蔽】円的价格的时候,千叶一弥的内心,是崩溃的。
<千叶一弥>   【这帮女生……绝对是故意的啊!】
<零式>   千叶一弥的钱包,在哭泣。
*   千叶一弥 泪流满面地看着自己的皮夹
<千叶一弥>   【没关系的……身为千叶家的男子汉,仅仅依靠麦茶,也是可以生存下去的!】
<樱>   “再来一个~”
*   樱 意犹未尽
<希娅蕾斯>   “既然吃甜点了,配套的饮料也是必须的哦。”
<叶月晓>   “草莓慕斯加冰镇拿铁,谢谢”
<千叶一弥>   “噫——”
*   千叶一弥 不禁发出悲鸣
<希娅蕾斯>   “比如我很推荐这一家的伯爵红茶,可是真正严选过的茶叶泡出来的。”
<零式>   不过,虽然点了甜品,但是看情况,那位天羽小姐并不在这里...话说,本来就不可能在这里遇到天羽从云吧。
<千叶一弥>   “那个,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找天羽小姐啊。”
<叶月晓>   “所以打包在路上喝吧√”
*   叶月晓 如此建议道
<希娅蕾斯>   “啊,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也要为天羽小姐准备一份吧?”
<希娅蕾斯>   “像她这种职业人士,我觉得太低档次的甜点可不适合她哦。”
<樱>   “我不反对,孝敬前魔法少女也是必要的”
<叶月晓>   “我不觉得我们需要提着礼物去见一个对我们图谋不轨的人”
<樱>   “啊,差点忘了”
<千叶一弥>   【钱包君,在三途川等着我啊~~~~】
<希维尔>   “嘛嘛,去的话,也是以聊天为主啦,带点东西过去总归没问题的。”
<樱>   “那就给差一点的吧”
<希维尔>   【其实主要是我想吃
<叶月晓>   【这群人一点被欺骗的气愤都没有么】
<希娅蕾斯>   【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理论。】
<樱>   【每天都能吃就好了】
<希娅蕾斯>   【而且这混蛋居然敢躲开,不让他钱包破费说不过去。】
<零式>   不过,最终讨论下来的结果,千叶一弥那贫瘠的钱包,又狠狠地挨上了会心一击。
<千叶一弥>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结账了,你们收拾一下到店外面吧。”
<樱>   “一弥哥人真好”
<叶月晓>   “这是我给你们争取的哟,记得要先回报姐姐”
*   叶月晓 想到了什么一般 更加用力的揉樱的头
*   樱 手机记下:土豪!
<千叶一弥>   【再不让她们收手的话……】
<樱>   “我拒绝!”
*   叶月晓 手上加重力道
<樱>   “再揉就诅咒你再也吃不到甜品了!”
<叶月晓>   “嗯嗯,不揉了”
*   叶月晓 加重力道
<希娅蕾斯>   “……”
*   希娅蕾斯 一脸不爽地偷偷盯着希维尔
<希维尔>   “干嘛,还对刚才的排球耿耿于怀吗,所以说我错了啦……”
<希娅蕾斯>   “…………”
*   希娅蕾斯 继续死命盯着。
*   希维尔 挠了挠脑袋,显然对自己闯的货有点头疼
*   希娅蕾斯 顺便一边喝着伯爵红茶。
<希维尔>   “所以你这么盯着我是干什么,你是不是喜欢我?”
<希娅蕾斯>   “!@%……&*()……咳咳……”
*   希娅蕾斯 被希维尔话弄得呛到。
<樱>   “不可能!叶月婆婆才是一弥哥的备选妻子!”
<叶月晓>   “小孩子乱说话,可是会下地狱拔舌头的哟”
*   叶月晓 彻底揉乱樱的头发
<樱>   “诶?没说对么”
*   叶月晓 然后 揪住最中间那一根
<樱>   “啊,住手啊~”
<叶月晓>   “你·觉·得·呢?”
*   叶月晓 轻轻往上一提
<樱>   “我投降,暂时!”
<希维尔>   “你怎么这就呛到了,你这心里是有鬼把,希亚雷斯小姐~”
*   希维尔 故意将脸凑近观察法国佬的表情
<希娅蕾斯>   “…………这句话是我的话才对吧,你突然间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
<希维尔>   “啊,没有,看你一直盯着我不说话,禁不住就想戏弄一下。。”
<希娅蕾斯>   “啧……”
*   希娅蕾斯 掏出手帕擦去喷出的红茶,愤愤地移开了视线。
<希维尔>   “还有,这个红茶根本不行,下次如果你想喝我可以泡给你,正宗的英国红茶。”
<希娅蕾斯>   “我怎么记得英国的红茶全靠进口来着?”
*   希娅蕾斯 不屑地回击到。
<希维尔>   “跟进口没关系,是泡的技艺。”
*   希维尔 突然认真起来。
<希维尔>   “不管是多好的红茶,手艺不行是无法将红茶的价值发掘出来的。”
*   千叶一弥 极力想要提醒大家不要忘记出来的目的
*   希维尔 鄙夷的看了一眼红茶
<希娅蕾斯>   “……我怎么觉得你说得这话和你完全不搭调呢?”
<希娅蕾斯>   “我可不觉得来自爱丁堡的大小姐会在班上乱扔排球。”
<希维尔>   “因为不管是谁,都有无法退让的地方在哦。”
<希维尔>   “……所以说我错了啦,你能不能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
<希娅蕾斯>   “……”
<千叶一弥>   “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是不是要赶紧去找天羽小姐比较好啊,我记得希雅蕾斯同学你们是有门禁的吧”
<樱>   【哼哼哼,下一次变身的时候一定要抓你的头发!】
<叶月晓>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很危险的事情?”
*   樱 无辜地看着叶月
*   叶月晓 带上阴沉的笑容
*   樱 开始梳理头发
<樱>   “但是为啥一弥哥没认识我们几天就这么殷勤呢”
*   叶月晓 默默打开手机的无声相机 记录面前的欢喜冤家
<叶月晓>   “大概是因为没有女朋友吧”
*   叶月晓 随口回答
<千叶一弥>   “这,只是千叶家的男子汉必须的品质罢了。”
*   希娅蕾斯 转过头狠吸了一口红茶。
<千叶一弥>   “我爸爸就是这么对我母亲的!”
<叶月晓>   “你看果然是想要女朋友了吧”
<樱>   “那么这里的谁会变成一弥哥的妻子呢”
*   叶月晓 头也不回的继续分析
<希维尔>   “啊……你这个人真是……”
*   樱 目光突然犀利起来
*   希维尔 对小孩子气的希亚雷斯很无语
<千叶一弥>   “不,这和女朋友什么的,根本没关系吧!”
*   千叶一弥 奋力辩解
<希娅蕾斯>   【……地道的英国下午茶吗,感觉还是有点期待呢。】
<叶月晓>   “啊,这青春的酸臭味,还有前方那百合的芬芳,我都不禁想要写新歌了呢”
*   叶月晓 突然进入迷之陶醉
<樱>   “年轻的魔法师哟~你的辩解充满了欲望的气息!”
<希娅蕾斯>   【不过甜点部分绝对要我来处理,那个英国佬绝对会弄出司康之类的鬼东西。】
*   希娅蕾斯 实际上还是有点期待的。
<樱>   “不巧这里有个年纪稍微大了一点的大,姐,姐,一弥哥要不你收了吧!”
<千叶一弥>   “所以说了,和女朋友什么没有关系啊!父亲是我的英雄啊,我只是一直在憧憬着我父亲罢了!欸,你说写歌?”
<叶月晓>   “那个,希亚蕾丝同学,你的心声已经全部写在脸上了哦”
*   叶月晓 继续举着手机
<希娅蕾斯>   “……哈?”
*   樱 指着叶月,很认真地看着一弥
<叶月晓>   “嘴上斗得凶狠,实际上内心却在期待着什么的表情呢”
*   叶月晓 一只手悬在樱头上
<希娅蕾斯>   “……这是你的错觉吧?”
<樱>   “我感觉到了杀气!”
<叶月晓>   “这可是我作为爱抖露的直觉哦!”
*   樱 若无其事地坐到一弥旁边
<樱>   “咳咳,这边有掩体,应该会安全很多!”
<希维尔>   “爱豆路……晓你怎么变得越来越恶心了。”
<千叶一弥>   “叶月同学你,是偶像?”
<叶月晓>   “咳咳,怎么说我也曾经是小仓地区有名的学院偶像好嘛”
<樱>   “过气的爱抖露~”
<叶月晓>   “不过,说起来,现在几点...”
<希娅蕾斯>   “我说,你们再拖下去,就要过甜点的最佳赏味期了啊。”
<樱>   “16:00!”
<叶月晓>   “我记得名片上,那个女人的事务所,关门时间是16:30来着...”
*   叶月晓 突然想起了什么
<樱>   “如果我们现在出发,应该还能破开事务所的结界”
<希娅蕾斯>   “赶快找到那个女人,然后吃甜点吧。”
<希维尔>   “重点果然还是在甜点上啊……”
<希维尔>   “好了,出发了!”
<零式>   在你们的打打闹闹中,千叶吐着姑且还和身体相连的白魂走出了店门。
<零式>   就这样,你们拿着一盒绝对算得上是精品的糕点,坐上了公交车。
<零式>   ————————loading————————


离线 折剑者绯月

  • 突然陷入了书海战争
  • Knight
  • ***
  • 帖子数: 454
  • 苹果币: 1
Re: 【第一章】星光降临之时-其二
« 回帖 #1 于: 2016-05-19, 周四 20:41:18 »
<零式>   很幸运地,今天并没有人在公交车上遭遇神隐。
<零式>   根据名片上的地址——虽说叶月晓已经记住了——你们来到了市中心一栋高层
<零式>   旁边的大概仅有10层的,看起来已经有一定年岁的写字楼楼下。
<零式>   根据楼道挂着的牌子,你们五人辛苦地爬到了7楼。
<零式>   天羽侦探事务所的牌子,就这样挂在门旁。
<零式>   和前几天樱独自到来时不同,这次门上挂着“驻守中”的牌子。
<零式>   该说,真是充满个性吗?
<零式>   深呼吸,让身心都平静下来后,一弥向着门把手伸出了手。
<樱>   “一弥哥,看在你请吃甜品的份上我建议直接用脚踹开!”
<樱>   “然后丢一颗闪光弹之类的进去”
<樱>   “最后用突突突解决掉所有敌人!”
<零式>   然而,
<零式>   全员,过个聆听。
<Oicebot>    希维尔进行检定: 1d20=16=16
<Oicebot>    希娅蕾斯进行检定: 1d20=3=3
<Oicebot>    樱进行察觉检定: 1d20+4=9+4=13
<Oicebot>    叶月晓进行检定: 1d20+4=14+4=18
<Oicebot>    千叶一弥进行检定: 1d20+4=8+4=12
<零式>   “所以?!这就是你的所谓‘打算’?!”
<零式>   “哎呀...毕竟,再这样下去的话...”
<零式>   “我不想管你什么再这样下去,你就没考虑到如果春风的事情再次发生的话?”
<零式>   “这...但是...你...”
<零式>   “我从那时就说过了吧!现在你又打算让无辜的人再次背负这个责任吗?!”
<零式>   “哈?!这么说,我这个行为是不负责任吗?!”
<零式>   “难道不是吗?!讲道理!从那时候,我就说过,将责任交给你们是我——”
<零式>   “最后悔的决定是吧?这句话你都讲了快十年了!”
<零式>   不用多么仔细地听,就能轻松地分辨出,屋内的两人正在吵架。
<零式>   其中一人,无疑是上周五你们刚刚遇到的天羽从云。
<零式>   但另一人,不知为何,从声音上,总给你们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樱>   “里面好像很忙的样子?”
<零式>   下一刻
<零式>   “切,你长大了哈!管你!”
<零式>   那个让你们有着违和感的声音,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零式>   接着,如同魔术一般
<零式>   一个...馒头一般大小的“存在”,就直接穿过了门扉,从你们的缝隙中穿了过去
<希娅蕾斯>   “……………………”
<希娅蕾斯>   “我怎么觉得来了日本之后世界观彻底崩坏了呢?”
<希娅蕾斯>   “连馒头……都会飞?”
<樱>   “好像有什么食物飘过去了?”
<千叶一弥>   “你,是什么?”
紧张地盯着眼前的生物,手不禁伸向口袋中的折刀
<零式>   不过看来,那东西直接无视了你们飘走了
*   叶月晓 径直打开事务所的门 走了进去
<希娅蕾斯>   “……门没锁?”
<叶月晓>   “虽然很失礼,但是我猜两位讨论的事情与我们有关对吧”
<零式>   “...啊哈...你们,听到了?”
<零式>   看到你们从被打开的门口处现身,天羽从云发出了很疲惫的声音
<希娅蕾斯>   “千羽小姐,我觉得你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和我们谈谈。”
<叶月晓>   “虽然没有听全,但是能否解释一下呢,无论是之前的事,还是现在的事”
*   叶月晓 毫不客气的质问着
<零式>   “嗯.那么...先坐下来吧。我去倒水。”
<叶月晓>   “不必了,我们带了饮料”
*   叶月晓 走上前
<叶月晓>   “千羽小姐,我们需要解释”
<樱>   “一弥哥!上甜点!”
*   樱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待甜点
<千叶一弥>   “啊,千羽小姐,冒昧造访有失礼数,这个甜点是我们作为赔礼带来的。”
知道反抗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老老实实拿出了买来的甜点
*   希娅蕾斯 拿出刀叉,开始切分着买来的甜点。
<希娅蕾斯>   【果然还是甜点比较重要。】
<叶月晓>   【这群人...完全不懂借势压人啊...】
*   叶月晓 无奈的跟着坐下
<零式>   就这样,将水摆放在你们面前,天羽从云,前几次那个大大咧咧的少女,如释重负般躺倒在了自己的沙发上。
<零式>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
<零式>   “但,还是和上次一样,一个一个来,好吗?”
<千叶一弥>   “和上次一样,我会记录这场谈话的。”
掏出笔记本来准备记录今天的谈话
<樱>   “我,我第一个!”
*   樱 举手
*   叶月晓 意外的没有阻止
<零式>   “嗯,那么,樱小妹妹,你有什么问题呢?”
<樱>   “请教我呼哇~一下烧掉敌人的魔法!”
<希娅蕾斯>   “……”
<叶月晓>   【我真是个蠢货】
<零式>   “那样的法术的话,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无法掌握的哟。”
<樱>   “为啥?”
<希娅蕾斯>   “上吧,叶月同学。”
*   叶月晓 一把把樱按回沙发上
<樱>   “呜呜呜……”
<叶月晓>   “首先,先解释一下您之前的隐瞒吧”
<零式>   “嗯。”
<叶月晓>   “既然你是希望借助我们来解决某些事情的,那为什么又要确信的回答我,这不会对我们接下来的生活有影响”
<叶月晓>   “难道您认为欺瞒有助于获得他人的帮助么”
*   叶月晓 正色
<叶月晓>   “请您务必解释一下”
<零式>   “这个吗...因为,直接告知真相,也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只有亲身体验后,才能更好地做出判断。不是吗?”
<零式>   “现在你们已经拥有了力量,也正式地经历了你们将经历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的决断才不会盲目。”
<希娅蕾斯>   “……怕我们不相信?”
<零式>   “不,只是担心因为‘不知道’而做出草率的决断呢。”
<叶月晓>   “那么,假如,我们因此出现的意外,甚至集体殒命在里面,是否也就说明我们没有帮助您的价值,甚至毫无理由的就可以被抛弃在那里呢”
<零式>   “我在场哦。只是藏起来了。隐身什么的。”
<零式>   天羽从云严肃地说道。
<零式>   “作为前辈,这种程度都做不到那太不合格了呢。”
<樱>   “居然大白天不务正业在学校门口蹲点!”
<希娅蕾斯>   “……换个问题吧,天羽小姐。”
<希娅蕾斯>   “我想知道为什么是我们?”
<樱>   “难道是看上一弥哥了!”
<千叶一弥>   “喂!”
<零式>   “我也不知道。就像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拥有成为魔法少女的资格一般。”
<希维尔>   " 嘛,就像命运一样吧。"
<零式>   再次无视樱的发言,天羽从云如此回答希娅蕾斯。
*   希维尔 将右手居高,看着上面的纹身
<樱>   “啊咧,什么时候画上去的令咒!”
<樱>   “这个材质很特殊呢!”
<希娅蕾斯>   “这资格到底是什么?”
<零式>   “确实如同希维尔说的。就如同命运一般。我只知道,你们拥有成为魔法少女的资格。”
<零式>   “在那个空间,仍旧能保有意志。这就是资格。不过大概是巧合?在我和副所长之后,直到你们出现,这十年间没有出现任何一个拥有资格的人呢”
*   希维尔 重新戴上手套,拍了拍樱的头
<希娅蕾斯>   “……哪怕差点被杀死?”
*   樱 一个翻滚躲到一弥身后
<零式>   “即使拥有资格,你我也还是普通人。”
<零式>   天羽从云看向希娅蕾斯。
<零式>   “十年前,我也被吞噬过,也曾经差点被杀死过。”
<叶月晓>   “然而,我觉得您缺乏合作的诚意。”
*   叶月晓 将下巴搁在交叉的双手上
<叶月晓>   “您不觉得,作为挽回我们之间关系最后的机会,您需要将原原本本的一切,解释清楚么”
<零式>   “是的。所以。”
<零式>   天羽从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了你们面前
<零式>   然后
<零式>   双膝跪地。
<零式>   “请,原谅我。”
<叶月晓>   “....”
<千叶一弥>   【这……】
*   叶月晓 借助姿势才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零式>   “所有的问题,我都会一一解释清楚。”
*   希娅蕾斯 叹了一口气
<樱>   “居然是低头平身霸!好强悍的招数!”
<零式>   “最终,各位都有放弃的权利。”
<叶月晓>   【我有点驾驭不住了啊喂】
<叶月晓>   【谁来救救我啊这我怎么下台啊喂!】
<零式>   维持着土下座,从云姐如此说道。
<希娅蕾斯>   “所以……好松饼不来一块吗?”
*   希娅蕾斯 将松饼放到不同的盘子里,推到每个人面前。
<叶月晓>   “姿势并不能代表态度,我需要的只是解释,不是士下座”
*   叶月晓 强行板着脸维持动作
<希娅蕾斯>   “……哈,边吃边说吧。”
<希娅蕾斯>   “叶月同学你最后试着相信她一次吧。”
<零式>   “那么...”
<零式>   她站了起来,回到位置上。
<零式>   “各位即将成为魔法少女的后辈们,因为问题有些多,而且繁杂,所以,有什么想知道的呢~?”
<零式>   就这样,变回了你们所熟知的,那个大大咧咧的天羽从云。
<樱>   “请教我如何使用呼哇~一下干掉敌人的魔法的前置魔法!”
<零式>   “等级到了我就可以教你了哟~”
<零式>   她再次回答了樱无厘头的问题
<零式>   “因为我和樱的类型差不多嘛~”
<樱>   “诶,那么教我如何用圣遗物召唤英灵吧!”
<叶月晓>   “......”
*   叶月晓 一把把樱按回沙发上
<千叶一弥>   “那么...刚刚的,那是什么?”
<零式>   “那个?啊...那个刚刚冲出去的?是大所长啦~”
<零式>   “我是所长,那家伙是大所长。虽然这么说,那家伙也就挂个名啦~”
<零式>   “那么,叶月晓同学~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呢~”
<零式>   “这次我是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们的嗯~”
<叶月晓>   “第一,十年前发生了什么?第二,我们需要做什么,面对什么?,第三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
<希娅蕾斯>   “再加一个问题,那个力量究竟是什么?”
<零式>   “嗯...十年前的话,一弥同学~!”
<千叶一弥>   “啊,是的!”
<零式>   “十年前星偶市发生了一起爆炸案,三名学生死亡,这件事你知道吗?”
<零式>   天羽从云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千叶。
<千叶一弥>   “嗯,毕竟是这个城市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姑且还是了解的。”
<零式>   “其实啊,那三个人,都是樱酱那样的人啦~”
<樱>   “都是魔法少女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啊”
<千叶一弥>   “中二病?”
<零式>   看千叶答了上来,天羽从云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背靠到沙发上。
<樱>   “原来是前辈们啊”
<千叶一弥>   【等等,从年龄上来讲,千羽小姐她,说不定是当事人啊!】
<希娅蕾斯>   “然而,你说她们死了,对吧?”
<零式>   “嗯,那三个人都是灵异事件研究社的社员。而且,他们成功了哟。”
<千叶一弥>   “成、成功了。他们干了什么……”
<零式>   “嗯...怎么说呢~他们想进行恶魔召唤的仪式啦~而且,就结果而言,他们成功了嗯。”
<叶月晓>   “姑且问一句,这一切和学校的教会有关么”
*   叶月晓 突然想到了什么
<零式>   “无关哟。那三个学生甚至不是我们学校的人。”
<希娅蕾斯>   “恶魔……?”
听到如此的消息,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希娅蕾斯>   “哈……你不会想说她们真的召唤出恶魔了吧?”
*   希娅蕾斯 捂住了脑门,她似乎承受不了这样的信息量。
<零式>   “其实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啦,不过这种存在做的是寄生在人性的阴暗面并且以此为生的勾当,所以和恶魔也没什么区别不是嘛~”
*   希娅蕾斯 说实话她觉得这几天的生活已经快把她的世界观全部毁灭了
<希娅蕾斯>   “那我们得到的那股力量呢,你不会想说也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吧?”
<千叶一弥>   “骗、骗人的吧”
<零式>   “哦,那个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力量啦~”
<希娅蕾斯>   “……请说明一下,我可不觉得我们这个世界会有这样奇怪的知识呢。”
*   希娅蕾斯 想到涌入自己大脑的战斗技巧和各种诡异的知识,不禁对于千羽小姐的话产生怀疑。
<零式>   “因为我们世界不能直接干涉那个存在,所以,只能找一个能够‘同时被两方干涉’的媒介,这么说,应该能理解吧?”
<希娅蕾斯>   “那个媒介就是这股力量?”
<零式>   “不不不,媒介就是我们啦...”
<零式>   “关于这个力量本身...应该说,是引导出,幻想中的你的力量,这样的吧?也就是...imagination?”
<樱>   “炼金术?!”
<樱>   “会不会变得奇怪啊?”
<零式>   “...那个,樱酱,媒介不代表是炼金术哦?”
<樱>   “总之要把自己当做祭品,然后获得力量对吧!哇啊,好黑暗的设定!”
<零式>   看到在场的所有人都云里雾里,天羽从云不由得摇了摇头
*   樱 反而更加有兴趣来了
<零式>   “啊...关于这个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啊...真是的阿斯特拉那个家伙...”
<希娅蕾斯>   “那这样吧,千羽小姐请你先回答叶月同学的问题好了。”
*   叶月晓 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零式>   “嗯,也好,关于力量这方面等大所长回来了再说吧。”
<零式>   “嗯...我想想,接下来的问题是....?”
<零式>   天羽从云努力地回忆着
<零式>   “我希望你们做什么...对吧?”
<叶月晓>   “以及我们将面对什么”
<零式>   “我希望你们能帮忙找出被那东西...用我们的话来说,异生体,的寄主,并且将异生体消灭掉。”
<零式>   “嗯,就是这样。”
<希娅蕾斯>   “……这是哪门子超级英雄电影吗……”
<樱>   “作为报酬是不是可以教我呼哇~一下干掉敌人的魔法?”
*   樱 期待
<叶月晓>   “或许你可以稍微详细一点,这些‘宿主’大概的,强度,举几个例子吧”
<叶月晓>   “以及樱说的,我们应该有相对的报酬吧”
<希娅蕾斯>   “像我们上次遇到的那两只小丑,大概是什么程度的敌人?”
<叶月晓>   “最强的,能达到什么程度”
<零式>   “首先,宿主都是普通人啦,然后你们遭遇的其实是异生体啦,那两个小丑...还蛮弱的诶。最强的话...现在你们如果遇到的话,只要跑就对了。起码我是可以处理掉的~”
<零式>   “再不济,我和副所长一起也不算太困难吧?”
<千叶一弥>   “副所长?”
<零式>   “啊,那家伙现在在学校,所以不在啦~”
<叶月晓>   “那么,报酬呢”
<零式>   “这次是我们学校那个校长老头的委托啦,所以...嗯...一半吧?差不多...这个数?”
<叶月晓>   “!”
<零式>   说着,她伸出了一个指头
<樱>   “1000?”
<叶月晓>   【十万?百万?】
<零式>   “你们每人各100万,应该,不算少吧?”
<千叶一弥>   “不少不少”
<千叶一弥>   “我愿意”
<希娅蕾斯>   “……”
<希娅蕾斯>   “我觉得有点少了吧。”
<希娅蕾斯>   “喂,英国佬,我觉得我们的零花钱应该都不止这个数了吧。”
<樱>   “一弥哥,如果不多要点的话,甜品钱就不够了!”
<叶月晓>   【叶月晓!你要克己!克己!】
<希维尔>   “嗯……”
<希维尔>   “反正我是不缺钱啦……”
<叶月晓>   “相比于金钱,我更在意其他方面”
<叶月晓>   “比如特殊的力量是否可以用在其他地方之类的”
<樱>   “对了,有没有魔法道具啊!甜品钱有一弥哥付了”
<樱>   “就是像魔法少女的激光炮呀之类的”
<樱>   “还有那种可以浮空的魔导装甲之类的”
<千叶一弥>   “不过,为什么我们会变成奇、奇怪的样子。”
<希娅蕾斯>   “……说起来,某个人似乎从男的变成女的了?”
*   希娅蕾斯 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一弥
<零式>   “因为大所长的固执,这个能力基本是不能用在现实中的哟。”
<零式>   “至于会变成妹子,那个是因为大所长的喜好问题,不用太在意啦~副所长早在十年前就习惯了~”
<零式>   接着,天羽从云露出了一副回答完毕的表情。看来,樱的问题被无视了。
<千叶一弥>   【欸,我不是个例?】
<希维尔>   “至于其他的事情,我都无所谓,相比追究其他的原因,我更喜欢相信命运这一说。”
<希维尔>   “比起这个,我有其他的事情要问你,拿这个作为报酬,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零式>   “那么希维尔还有什么问题呢?”
*   希维尔 将手套褪下
<希维尔>   “这个符号,代表了什么,你知不知道。”
<零式>   “......?”
<零式>   天羽从云看向那个被纹在希维尔手上的符号,一脸茫然
<樱>   “那不是你自己画上去的么?”
<希维尔>   “不知道吗……”
*   希维尔 重新戴上手套,松了口气
<樱>   “咳咳,你自己缔结的仪式么?”
<零式>   “抱歉,确实...没有什么印象呢。”
<希维尔>   “既然这样,那就没事了,之后有啥好东西记得拿给我玩一下,魔法少女我会当的,因为这种只会在动漫里的东西出现在现实中以后,还是超……”
<希维尔>   “c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l啊!”
<零式>   “对吧~十年前我也这么觉得呢~”
<零式>   大概是趣味相同,天羽从云看来很赞成希维尔的观点
<希娅蕾斯>   “……哈,这家伙没救了啊。”
*   希娅蕾斯 叹息道。
<叶月晓>   【总觉得在这群人面前摆严肃的我和傻瓜一样】
*   樱 摸摸叶月,表示安慰
*   叶月晓 抓住某人的爪子
*   叶月晓 泄愤般的疯狂蹂躏樱的头发
<樱>   “呀~”
<叶月晓>   “那么,这份能力能否在现实使用...”
<叶月晓>   “最起码,可以有意识的进入和离开异世界,主动选择战斗或者离开”
<零式>   “嗯...这个啊...首先呢,如果,你们所在的空间,正好与异生体所在的异空间重叠了,那么经过门的时候,是无法离开的。”
<零式>   “不过,在感知到异空间开启的时候——啊放心至于是怎样的感觉你们会清楚的啦~你们可以选择要不要进入。”
<樱>   “明明上次就直接进去了”
*   樱 及时指出!
<零式>   “所以说,上次你们就正好在重叠的时候穿过了门哦。”
<零式>   “在现实中绝大多数的能力是不能使用的啦,不过像交涉啦这样的现实中本就存在的技能,是会受到力量影响的嗯。”
<樱>   “那么现在能不能打开异空间?”
<零式>   “不行哟~”
<樱>   “为啥啦!”
<零式>   “在不知道房间在哪里的情况下,你又怎么能到房间里去呢?对吧~”
<叶月晓>   “那么,这一切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零式>   “当然是,除掉所有的异生体啦~”
<叶月晓>   “难道只是单纯的抓苦力清理敌人么”
<叶月晓>   “消灭到没有为止?”
<希娅蕾斯>   “……”
<叶月晓>   “没有其他停止和解除的方法?”
<零式>   “嗯...首先呢,异生体的智力水平,就现在的程度来说,只有虫子的水平呢。然后,虽说现在所需要处理的只是当时‘漏进来’的那部分,但就算是这一小部分,也不是靠两个人用十年的时间能够解决完毕的呢...毕竟...除虫什么的,有些麻烦呢...”
<叶月晓>   “也就是说,清理一只少一只么...这个麻烦是?”
<零式>   说到这个,天羽从云露出了些许无奈的表情
<零式>   “一方面是和找到异空间的方法有关,另一方面则是祛除的手段了呢...关于具体的方法...我觉得,还是在你们下定决心后,再告诉你们比较好?”
<樱>   “这样抓虫难怪要抓10年!”
<樱>   “就应该打穿墙壁,bang得一下干掉所有的虫子!”
<叶月晓>   “......”
*   叶月晓 表示怀疑
<零式>   就在这时,希娅蕾斯的餐叉,接触到了自己空无一物的纸碟
<希娅蕾斯>   “……啊,甜点吃完了啊。”
<希娅蕾斯>   “千羽小姐,我觉得对于这个事情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希娅蕾斯>   “希望你这次真的为我们保留‘放弃’的权力。”
<零式>   “嗯...这个,我能理解,所以...”
<零式>   天羽从云看向希娅蕾斯
<零式>   “请尽快,做出决定。当放弃的时候,同时,你也将忘记,你所发生的一切。所以...”
<希娅蕾斯>   “忘记发生的……一切……吗?”
<希娅蕾斯>   “哦对了,千羽桑,我还有一个问题。”
<零式>   “嗯,是的...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呢?”
<希娅蕾斯>   “就像我们这一次是五个人被卷入这事情一样,你当初也应该是很多人,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吧?”
<零式>   “嗯?我刚刚不是说了吗?”
<零式>   天羽从云有些疑惑
<希娅蕾斯>   “就你和副所长两个人吗?”
<零式>   “嗯,拥有资格的,就我和他两个人呢。”
<樱>   “还有三个人!全部死掉啦!”
<希娅蕾斯>   “那三个人与天羽小姐应该无关吧?”
*   希维尔 敲了敲樱的脑袋
<希维尔>   “说话要看时机。”
<樱>   “唔……卷进来的人啊……”
<零式>   “那三个人从一开始就没关系哟。虽说他们是始作俑者啦~啊哈哈~”
<樱>   “还没打就倒下的人不可能是魔法少女!”
<希娅蕾斯>   “也就是之前还有其他人?那你能告诉我其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零式>   “...是呢...在此之前,还有一个人哦。”
<樱>   “还有一个人,叫……春风?”
<零式>   “樱酱没说错哦,确实是春风前辈,不过...”
<希娅蕾斯>   “那剩下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零式>   天羽从云的视线,看向了桌面上的一个相框。
<零式>   相框中,有着一张三个人的合照
<樱>   “刚才那只包子就和天羽姐在吵着什么”
<零式>   居中的少女,展露着灿烂,而不由得温暖人心的微笑。
<零式>   “春风前辈...已经,不在了呢。”
<希娅蕾斯>   “…………”
<樱>   “这个姐姐难道已经!”
<希娅蕾斯>   “是放弃了,还是……?”
<樱>   “变成包子了!”
<零式>   天羽从云淡淡地,略带些许感伤地说道
<零式>   “九年前,在那边被击败了...然后,连遗体,都没能抢回来。”
<希娅蕾斯>   “是……这样吗?”
<希娅蕾斯>   【看来……真的会死人呢】
*   希娅蕾斯 将身体的重量寄托在椅背上,这么想到。
<零式>   ——————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