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帖子

页: [1] 2 3 ... 10 »
1
赛博叉尾龙与拉莱耶海底城 / Re: 荆湘高级侠艺学院
« 最新帖子 由 常乐 今天10:52:42 »
“……我先走了,后山见”

忆如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门边冒了出来。她顿了顿,又说到:“……有可能,要迟到了。”

两个人发现院子里其实没什么人了,李空遥似乎也去吃早饭了,只剩南宫玖还在那里大呼小叫。
2

理查德·米罗斯
(挠了挠头)“只是肉罐头吗,放几罐到车上做储备食品吧,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耽误了,任务要紧。”
4
已经在带这个ap,我翻成了邪秽魔窟
魔窟可以,不过Abomination的意思似乎没体现出来。
5
Shadowrun 5E / 【FA】新流派——弃民之道 P85~87
« 最新帖子 由 明火劳伦斯 今天04:04:57 »
弃民之道 PATH OF PARIAH
(属于那些憎恨魔法的觉醒者)
剧透 -   :
(FOR THE AWAKENED WHO HATE MAGIC)

那些固守于弃民之道的, 被恰如其分的称作为”弃民”, 与第六纪其他任何法师都极其不同,那是因为没有其他魔法流派会憎恨魔法. 但是“弃民”会. 他们视摧毁一切形态的魔法为自身使命, 并且自从大觉醒时期起他们对于他们视为世间污秽的事物有着极端的反感.
剧透 -   :
Those who adhere to the Path of Pariah, appropriately called Pariahs, are radically different from every other mage in the Sixth World. That is because no other tradition of magic hatesmagic. But the Pariahs do. They see it as their mission to destroy magic in all of its forms, and they have a radical distaste for what they consider to be the corruption of the world since the Awakening.
尽管这可能看起来与他们的信仰相悖, 但”弃民”实际上使用着魔法。他们视这份赠礼为一种诅咒: 足以用魔法对抗魔法的诅咒。因此在非专业的观察者看来他们的技艺更像是魔法防御。
剧透 -   :
Although this may seem contrary to their beliefs, Pariahs do in fact use magic. They view their gift as a curse: the curse of being able to fight magic with magic. As such, their art often seems more like magical defense to the casual observer.
由于“弃民”们经常被看到帮助那些憎恨着觉醒者以及自第六纪起就憎恨着其他泛人类的组织,他们经常被误解为一个以仇恨为主的流派。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他们的憎恨并不针对任何组织或个人,而只针对魔法本身。
剧透 -   :
Since Pariahs are often seen helping those who also hate the Awakened and other metahumans who have appeared since the Sixth World began, they are often mistaken for a tradition of hate.There is some truth to that, but their hate is not for any particular group or person, but for magic itself.
引用
>实际上这里面有不少真事,他们不只是憎恨魔法, 他们憎恨每一个魔法的使用者。是的,他们对凡俗热情又友好,我敢打赌,但是只要他们发现你会耍(法术)那么他们就会变得冷血且凶狠。这些傻屌能对一个自我憎恨,加入“人类至上政治俱乐部”的巨魔十分友好,然后痛击其他地精。
>Thorn(荆棘)
剧透 -   :
> Actually, there is a lot of truth to it. They don’t just hatemagic. They hate everyone who uses it. Yeah, they are super warm and fluffy to mundanes, I bet, but once they find out you sling, they turn cold and murderous. These fraggers are kin to a self-loathing troll joining Humanis and pounding other gobs.
>Thorn
>他们并不是全部都像那样充满憎恨。但我必须说他们很多都是,所以这个论点成立。
>Winterhawk(冬鹰)
剧透 -   :
> Not all of them are hateful like that. But I must say that too many are, so the point stands.
>Winterhawk

引用
引用
关联精魂导师 RELATED MENTOR SPIRITS
“弃民”们厌弃被精魂帮助或影响的想法,所以他们从不拥有导师。
剧透 -   :
Pariahs loathe the idea of being helped or influenced by spirits, so they never have mentors.
引用
理念 IDEALS
”弃民”们只有单一首要的共识,而那就是“渴望一个没有魔法的世界”。“弃民之道”最具有影响力的指导者们宣称如果这个世界会放弃魔法的蛊惑还有在我们的世界之外的奇物, 那么错误的世界, 星界,将失去自身的力量并且最终消逝而去.“弃民”们是这个观点的布道者, 并且他们如羊入狼口般保护着人类自身。
剧透 -   :
Pariahs only have one over-arching commonality, and that is their desire for a world without magic. The most influential teachers of the Path of Pariah preach that if the world will give up its fascination with mana and strange things beyond our world, that false world, the astral plane, will lose its power and eventually fade away. Pariahs are the evangelists for this view, and they are sent as sheep among wolves, protecting humanity from itself.
引用
巫术 SORCERY
“弃民”们不能使用巫术技能组中除了”反制法术”以外的其他技能.
剧透 -   :
Pariahs cannot use any skill in the Sorcery group except for Counterspelling.
引用
咒术CONJURING
“弃民”们不能使用咒术技能组中除了”驱逐”以外的其他技能.
剧透 -   :
Pariahs cannot use any skill in the Conjuring group except for Banishing.
引用
附魔 ENCHANTING
“弃民”们不能使用附魔技能组中除了”消除附魔”以外的其他技能.
剧透 -   :
Pariahs cannot use any skill in the Enchanting group except for Disenchanting.

引用
弃民规则 PARIAH RULES
• 不能使用”施法”, “仪式施法”, ”炼金”, “炼成”,”召唤”, 以及”束缚”
• 在进行”法术反制””驱散”,”消除附魔”的检定时+2骰池
• 在启蒙阶层为1时, 必须选择”护卫”超魔.
• 在启蒙阶层为2时, 必须选择”映射”超魔.
(译注:出自德语版FA P85, 经过与德语版SG P176 比对,确定为”映射”超魔.)
剧透 -   :
• Muss beim Erreichen von Initiatengrad 2 die Metamagie Spiegelung auswählen
• 在启蒙阶层为3时,在进行”消除附魔”检定时额外获得+2.
• 在启蒙阶层为4时,在进行”反制法术”检定时额外获得+2.
• 在启蒙阶层为5时,在进行”驱散”检定时额外获得+2.
剧透 -   :
PARIAH RULES
• Cannot use Spellcasting, Ritual Spellcasting, Alchemy, Artificing, Summoning, or Binding.
• Gain +2 dice pool bonus to Counterspelling, Banishing, and Disenchanting tests.
• At initiate grade 1, must choose the shielding metamagic.
• At initiate grade 2, must take the opposition metamagic.
• At initiate grade 3, gains an additional +2 to Disenchanting tests.
• At initiate grade 4, gains an additional +2 to Counterspelling tests.
• At initiate grade 5, gains an additional +2 to Banishing tests.

引用
著名教导者 NOTABLE TEACHERS
托马斯·内史密斯修士(Brother Thomas Nesmith)是一名出身自西雅图北部的极端反魔法传道者. 他在萨利希-仙灵理事会的土地上组织了一个小社区。理事会忍受着他的社区,因为他们交税而且从不惹事,至少明面上没有。内史密斯修士狡猾地挑起一切事端.。关于”弃民”的”私法”已有传言,针对的是那些社区内并不知情的法师,但并没有尸体或其他的证据被看到过。如果你并非觉醒者或非人类,你会发现内史密斯修士是一名好客且谦卑的指导者。如果你是觉醒者,换条道走吧。
剧透 -   :
Brother Thomas Nesmith is a radical anti-magic preacher from north of Seattle. He has formed a small community in Salish-Shidhe land. They tolerate his community because they pay taxes and don’t cause much trouble—at least, not that is obvious. Brother Nesmith does all his troublemaking subtly. There have been rumors of Pariah “justice,” dealt out to unwitting mages who happen into their community, but no bodies or other confirmation have been seen. If you are not Awakened, or non-human, you will find Brother Nesmith a welcoming and humble teacher. If you are Awakened, steer very clear.
引用
> 内史密斯修士是我见过最恐怖的傻屌玩意。而且我已经见过些牛逼的了。当然,他们待我就和老铁一样,因为我是个凡俗嘛,可是听那帮家伙上一刻还在饭前祷告乐乐呵呵,然后下一句话就在讨论捅觉醒者刀子的事... 这就他妈的让人瘆得慌。
> Sunshine (阳光)
(译注:Pleasant as punch没有找到,, 只有pleased as punch, 非常开心的意思.所以这里实在不知道咋办试着意译了)
剧透 -   :
> Brother Nesmith is the creepiest fragger I’ve ever met. And I have met some doozies. Of course, they were pleasant as punch to me, because I’m mundane, but to hear these guys blessing the food and bringing the happy one moment and the next talk about stabbing the Awakened… It’s just damn unsettling.
> Sunshine

并非所有“弃民”都如内史密斯修士一般令人作呕。迪格·凯尔夫上尉(Captain Digger Kelph)领导着孤星达拉斯的反魔法特遣队。她并非泛种族主义者,也并非也以此工作为乐。但她却对魔法抱有深切的不信任。她视魔法(以及精魂)为需要帮助他人来克服的病症。因此,她对于那些她被派遣去帮助的人十分关心。但对她而言不幸的是,她极少得到她想要的帮助。更准确些说,她把全部时间花在和那些恶棍法师交涉,而且往往不得不制服他们。她免费传授这门行当, 不过带点见多了第六纪阴暗面才会有的悲伤。
剧透 -   :
Not all Pariahs are as nasty as Brother Nesmith, though. Captain Digger Kelph leads Lone Star Dallas’ anti-magic task force. She isn’t meta-racist and doesn’t take pleasure in her job. She does, however, have a deep distrust of magic. She sees magic (and spirits) as sicknesses to help other overcome. As such, she cares deeply about those she is dispatched to help. Unfortunately for her, she rarely gets to help in the way she wants. Rather, she spends all of her time dealing with rogue mages, and more often than not, having to put them down. She teaches her trade freely, but with a sort of sadness
that comes from seeing too much of the Sixth World’s underside.

引用
边栏:弃民之道 PATH OF PARIAH
战斗:-
侦测:-
生命:-
幻象:-
操纵:-
耗竭:-
首选法术 PREFERRED SPELLS

剧透 -   :
PATH OF PARIAH
Combat: —
Detection: —
Health: —
Illusion: —
Manipulation: —
Drain: —
PREFERRED SPELLS
None
引用
边栏:扮演一名弃民 ROLE-PLAYING A PARIAH
扮演一名“弃民”可以根据玩家的意愿而有多种多样的体验。一方面,弃民可以成为某些全方面憎恨大觉醒(all aspects of the Awakening)的人,包括精灵,矮人,巨魔,兽人以及其他所有的魔法生物,当然还有魔法。另一方面,一名弃民可以将所有这些生物和人类,包括法师在内,视为被魔法所折磨,因而值得同情。这也就是说他们从不会直接发怒,而是只将他们的能力用在阻止那些他们认为会造成伤害的魔法上。
剧透 -   :
Role-playing a Pariah can be as varied an experience as the player desires. On one hand, the Pariah could be someone who hates all aspects of the Awakening, including elves, dwarves, trolls, orks, and all other magical creatures, in addition to magic.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coin, a Pariah could see all of these creatures and people, including mages, as being afflicted by magic and thus worthy of pity. That means they never turn their anger on them directly, but only use their abilities to stop magic from doing what they consider to be damage.
6
很想看到译文,加油
7
Earthdawn / Re: 【TE】1E泰拉帝国第二章:帝国概况
« 最新帖子 由 Cadmium 今天03:39:18 »
家族竞争的腐败影响
——维纳萨(Winasa),泰拉评论家

不仅我们索洛尔人会批判泰拉人。只要是来自他们自己的公民的声音,泰拉便能够容忍令人吃惊程度的异议。如果发言的是自由的帝国人,从帝国省份的本地人口中流出的会被打上“煽动性”标签的言论就是被允许的,甚至在某些地方还鼓励这种声音,这被看作是对可能存在的腐败的纠正行为。在此我们摘录了一段来自一位著名的泰拉评论家、诗人兼演员维纳萨的话,她是研讨会的与会者之一。
——索姆·埃德鲁尔,记录厅档案员


作为骄傲的泰拉人与贵族,我与我的公民同胞不愿去思索族院竞争对泰拉的政治生活造成的腐败影响。我们的帝国建立在凯洛斯·纳瓦里姆和其他Nehr'esham的奠基者所设下的最无价的原则之上。我们的祖先要我们自天灾起就应保护塞勒斯特雷以及我们影响力所及范围内的所有地方的子民,令我们为所有人带去教育与启蒙。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已经这么做了。我们保护授名者不受惧魔袭击,我们散布我们的理念——我们的法律,我们的艺术,我们的激情,我们的知识,将其播撒到我们的空艇能够前往的地方。然而,我们也给他们带去了战争、贪婪和剥削。一个建立在那位殉道学者,埃利亚纳尔·梅西亚斯的无私遗产上的国家,怎能做出这种事情?我要告诉你们,我的泰拉同僚们,有一件事令我们蒙羞,那就是我们贵族家族之间的琐碎争端。我在我们尊贵的来宾面前说出这话,是为了证明真正的泰拉人应当是那些不畏诚实地直面自己、不畏承认自己的过失的人。

如果,在我们帝国的早期,存在一些无形的敌人希望以某种方式颠复我们的社会的话,那这些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建立现在统治着我们的贵族家族。由于每一家都愚蠢地想要超越其他族院,开国元勋们的辉煌目标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卑鄙的暗箭和阴谋中。我们最有天赋和野心的领导者们为了权力相互竞争,宛若孩童为了最后一块蛋糕争执不休一般。为了从毁灭中拯救所有授名者而建立的避难所的竞赛变成了一种掠夺金钱的借口,家族之间为了最大份额利润而陷入斗争。在对权力和财富的轻率追求中,我们犯了严重的错误,我们与龙作战,而非招募他们一同加入我们的事业。我们剥削和压迫的正是那些我们承诺要去拯救的外省的人民,于是我们在那些本应是感激我们的忠诚伙伴的心中激起了难以抑制的仇恨。到了今天,对着天灾从记忆之中淡去,我们已经把我们利他主义的最后一丝痕迹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们拥有一切,巨大的财富,渊博的学识,无与伦比的魔法成就和军事力量。而我们正要在短视且自断后路的阴谋之中失去一切。我听人说过,泰拉帝国永远不会灭亡,因为没有外敌敢于向我们发起进攻。然而敌人不只是潜伏在边境之外,我的朋友们啊。泰拉最危险的敌人潜藏在帝国的内部。

我出身的家族,卡林奇家,这些日子只花了一丁点时间去拓展贸易路线,为那些可怜的乡村人带去光明,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人会在黑暗之中颤抖。相对的是,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去紧张兮兮地回头张望,害怕梅达利家的欺骗或偷走我们来之不易的市场。在一个合理明智的世界里,我们两家应当是合作伙伴,卡林奇家族打开贸易路线并提供货物,梅达利家族将货运送给需要的人。但恰恰相反,我们一有机会就会为了一枚银币自相残杀或背叛彼此。

引用
我亲爱的朋友维纳萨提了个很有戏剧性的例子,但不幸的是,她夸大了事实。所有授名者都会挣扎着想要爬到他人之上。我希望泰拉的运作能掌控在从竞争的坩埚之中锻造而出的男女手中,而非天真的野花手里。
——萨尔博,梅达利家的历史学家


其他贵族又是怎么看待梅达利家的呢?跟我自己家差不多。阿尔詹提家鄙视他们,因为梅达利试图建立起专业协会让阿尔詹提失去对数学家、疗愈者与辩护师的控制。塔罗斯家不信任梅达利的政治野心。加赛留姆家对梅达利的航运经营者对运输他们的农作物而收取的过高费用心怀不满,因此努力建立起自己的空艇舰队。当加赛留姆的船只近日在造船厂被烧毁时,家族成员是否谴责了外省的叛军、惧魔污化的民众或是疯狂的探求者呢?没有。他们将其归咎于梅达利家族。而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在我们甚至没有要求呈上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相信了他们的话。当我们立刻将我们的手足认作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所属的又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从你们一些人的脸上,我可以看出你们是戴着你们家族的有色眼镜来看我的发言的。“她是卡林奇家的人,”你们这么暗自想道。“她当然会说梅达利家的坏话了,他们一直是她的对头。”但我恳求你们,不要只从我的话里听出百年以来的仇恨。我们都有过错。梅达利家族并非唯一的违法者。塔罗斯讨厌阿尔詹提家,因为后者想把现在由塔罗斯的官僚们运作的职能变成私人服务,当然,它们将由阿尔詹提来管理。在阿尔詹提家看来,塔罗斯家是一个根基牢固自私自利的阴谋集群,为了保持对权力的控制,他们会不择手段。约廷家族对海因达利不屑一顾,因为他们拒绝为其木料和矿材支付合理费用,同时海因达利家族认为约廷已经从海因达利的开支中获得了过大的利润。纳尔兰斯家族抱怨克兰德家为了赚个快钱而不加考虑地滥用魔法能量,说他们终有一日要害了我们所有人,而克兰德家族则指责纳尔兰斯为了将魔法变成纳尔兰斯独有的力量来源而削弱他们。

不要打断我,朋友们,我还没讲完。依普利家族又如何呢?他们声称赞詹家正试图让泰拉变成一个由将军们统治的专制国家,把帝国的所有毛病都推给赞詹家族。而赞詹家则声称依普利家族不过是小偷和煽动者的庇护所。赞詹家的人还不止于此,他们那些眼尖的军人抓住每一个机会去诋毁纳尔兰斯和克兰德在魔法方面的成就,因为这些辉煌能与他们在战场上的功绩相匹敌。对帝国来说遗憾的是,对赞詹家的厌恶或许是纳尔兰斯和克兰德唯一能达成一致的事情!

然而上面这些都只是家族之间的阴谋。家族内部的关系同样糟糕,甚至比这还烂,他们不断而无耻地为了追逐优势而操控事物。我并不反对诚实的竞争,它使我们进步,鼓励我们尽最大努力拼搏。但我们却在通过散布谣言、讨好上级——有时候甚至还有盗窃或谋杀来提升我们自己!有哪一个配得上高贵之名的泰拉人——确切地说,有哪一个配得上泰拉之名的泰拉人,能够在通过如此的手段达成其目的的情况下仍在心中毫无一丝燃烧作痛的愧意?

古代的传说充满了强大文明在自己的人民相互攻击之时崩溃的警世故事。我们正在做一样的事情。像野狗争夺残羹剩饭一样,我们的贵族为了一时利益或是假想中几代人之前的报复而相互攻击、相互伤害。如果我们不想为帝国带来上百个致命的伤口,我们就必须废除家族制度,将其与几百年以来过时的敌意一同埋葬。不论他们有多憎恶我们,外省人对我们来说都没什么可怕的。照这样下去,在他们对我造成伤害之前,我们就会互相吞噬掉彼此。

贵族总览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泰拉主要贵族的影响力,我们给出了一张总表。

泰拉贵族家族
8
纯白无瑕 / Re: 【LOG】世设串联模组长团
« 最新帖子 由 白色的星星 今天02:12:40 »
磐舟土器封印的团后闲扯…

待写。
9
纯白无瑕 / Re: 【LOG】世设串联模组长团
« 最新帖子 由 白色的星星 今天02:10:44 »
剧透 -   :
DM白星 ——————————————继续开始,出门挨打——————————————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被鼠人和魔鬼吊打以后,你们非常沮丧。
法师|幽 小幽非常沮丧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也非常沮丧
DM白星 打算去官府报案的,反而还被官府的人反过来给你们开价要你们去收拾鼠人和魔鬼。
战士|伊森 伊森不仅很沮丧,而且还很烦躁,想要尽早离开这里,远离这一切,但不知不觉这里的官府又要开出了十分诱人的筹码
DM白星 纵使你们万般不情愿,这个本地的领导还找了个大概是本地的法师给你们加buff,还说是白送的。
DM白星 大概这个法师平时也只是在摸鱼吧。
法师|幽 小幽感觉我们也是白送的
DM白星 所以你们准备离开这个官府(?)了,该出门了。
法师|幽 该去送了
法师|幽 “你们不会真的打算去找那些狗头人吧,我先说好,我宁愿不管它们去打魔鬼,也不想和他们一起行动,当他们的炮灰!”
法师|幽 “如果你们非得去找他们,那我只能暂时离队了。”
战士|伊森 “”别说了,我不想再见到那几只狗”伊森没好气地说
德鲁伊|阿塞德 “那你们还打算重新回去找鼠人的麻烦吗”
法师|幽 “看你们。我是一个民主的人,只要不给狗头人当狗,你们投票吧,我弃权,有两人同意过去,我也可以过去。”
战士|伊森 “”并不想,但是”伊森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战士|伊森 “他们开的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
DM白星 你们现在在这个民兵准备的等候室里面讨论,出门就是外面了。
德鲁伊|阿塞德 “同意,至少他们承诺了报酬,这可比狗头人他们好多了”
法师|幽 “那么走吧。”小幽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看,一副要去送死的悲观样子
法师|幽 “说这么多话做什么,千古艰难唯一死,我总不能放着你们送死我自己逃走,那可不是我的风格。”
武僧|库洛洛 “唉…”库洛洛挥了挥拳头,似乎在给自己热身
德鲁伊|阿塞德 “那么出发吧”
战士|伊森 “好吧,东西都准备好,让我们再去干一票”
法师|幽 “记住,只有银武器可以伤到他们,其他武器一点用都没有。我还剩下两个法术,可以有奇效。用完两个法术,我就要选择离场了,因为即便我在场,也没什么用了。”
法师|幽 “到时候你们可别怪我逃跑什么的。”
德鲁伊|阿塞德 “尽力就好”
DM白星 好,你们推门而出——
DM白星 ——两个狗头人就从你们面前飞奔而过!
DM白星 “哇啊啊啊!!救命啊!!”这两个狗头人这么大喊,很快就从你们面前往右边跑走了。
战士|伊森 “。。。”伊森默默捏紧了手中的剑
法师|幽 “。。。”小幽默默捏紧了手中的卷轴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掏出买好的银制武器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
DM白星 然后又有两个鼠人从你们面前飞奔过去,跑得很快
战士|伊森 “送上门来了”
德鲁伊|阿塞德 “这也省得我们去找他们”
DM白星 嘛,你们只是从他们吱吱叫和之前很眼熟的身形姿势还有毛发来看的。
DM白星 你想想,他们做染坊的,衣服大概多的是
法师|幽 小幽冷漠的看着,完全不想救援狗头人
法师|幽 “你们谁爱去谁去,我不想帮他们。”
法师|幽 “还不如趁着现在攻击对方的大本营。”
战士|伊森 伊森像看戏一样看着他们这场闹剧
德鲁伊|阿塞德 “很遗憾我并不能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看着队友拒绝帮助狗头人,也留在了原地
武僧|库洛洛 本想去救狗头人的库洛洛 见气氛非常尴尬 她便也收回跑出去的脚
战士|伊森 “哼。。”伊森双手抱拳看着他们的离开
战士|伊森 “要不我们乘机去解决魔鬼”
法师|幽 出发吧,我们直接前往魔鬼那边
德鲁伊|阿塞德 “现在狗头人引开了鼠人,正好适合我们回去找恶魔了”
战士|伊森 伊森冷漠地靠在墙边,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温和感,变得十分暴躁
战士|伊森 “哼,看着这狗和老鼠的对咬也蛮有趣的嘛”
法师|幽 “这是我第一次同意兽人的审美观。”点点头
武僧|库洛洛 “那既然这样 我们就先去剿灭那些鼠人吧”
法师|幽 “很好,我很期待你的表演,希望你可以完成一挑二的壮举。哦,也不一定,或许那些狗头人会帮你呢,呵呵呵。”
德鲁伊|阿塞德 “我和你一起去”
DM白星 嗯,两个鼠人和这些狗头人跑一块儿去了,根据减法,那下面还有2个鼠人和若干魔鬼。
法师|幽 不愧是DM,这数学是极好的,只是这若干又是什么鬼
武僧|库洛洛 “狗头人的话,现在状态不是太好…”库洛洛有些担心的捏着武器
武僧|库洛洛 “但那些魔鬼,还有些麻烦吧”
德鲁伊|阿塞德 “走吧”阿塞德骑着苏西向着鼠人跑去的地方赶去
法师|幽 小幽跟在他们身后60尺外,一副远程射手的样子
DM白星 好,你们一起跟着往鼠人方向跑去了。
战士|伊森 伊森看着想要多管闲事的伙伴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跟着过去了
DM白星 *是你们的布阵点,然后红色的1和2是鼠人,黄色的是小魔鬼,123是狗头人,1是褚伯,2是拉斯皮特,3是兰比
战士|伊森 伊森不是很放心,跟在了库洛洛的后面
骰子机 由于先攻 法师|幽骰出了: D20+3=6+3=9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20=14+16=30
骰子机 由于先攻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6=9+6=15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5=11+5=16
骰子机 由于先攻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12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10
DM白星 鼠人开始行动!两个鼠人吱吱叫着对这个独臂的狗头人勇士射出两箭。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20=8+2=10
DM白星 狗头人勇士褚伯不愧是绝世强者,身形闪烁之间,这几箭纷纷落空。
DM白星 然后两个小魔鬼飞着冲向了后面的这些狗头人。
DM白星 “啊啊啊!救命啊!大佬们!快来救我!”
DM白星 拉斯皮特看起来成为了小魔鬼的攻击对象,小魔鬼飞过去,试图用尾巴上的尖刺去攻击他。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20=16+14=30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4=1+3=4
法师|幽 “管你们这群骗子去死,你们这群垃圾狗头人最好早点死得一干二净,免得我看着都碍眼。”
DM白星 他很快就被追上了,被两个小魔鬼戳了一下,但是没有死。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20=2+19=21
DM白星 他突然动作就减慢了。
DM白星 “啊啊啊!!快动手!兰比!快用你的血脉想想办法啊!!”
DM白星 两个小魔鬼在这
战士|伊森 “。。。”伊森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的战斗
DM白星 “我,我该怎么办……”“快过来然后用我背后的这个东西,你给我让开,拉斯皮特。”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只想速战速决 她用握在手心的武器,前冲一步,对着面前的鼠人发动攻击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3=3+3=6
法师|幽 小幽趁着鼠人拿着弩,没法借机,移动到3G,对左下方所有狗头人和魔鬼同时施展七彩喷射
法师|幽 “你们都去死最好了。”
法师|幽 被暗示术激怒,认为狗头人欺骗了她的小幽只想连魔鬼带这些骗子一起消灭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4
DM白星 咬不着你。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4D20=3+13+11+8=35
战士|伊森 伊森见他们都冲了上去,自己再不上前,就没有个团长的样子了,于是伊森迅速拔出长剑冲锋鼠人2
骰子机 由于冲锋攻击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7+2=12+7+2=21
骰子机 由于如果中了的话 战士|伊森骰出了: D8+6-1=3+6-1=8
DM白星 伊森砍翻了这一个鼠人,同时在彩色的光芒之下,这些个魔鬼和狗头人纷纷倒地。
德鲁伊|阿塞德 苏西来到了鼠人1的左侧,对着面前的鼠人1咬去
骰子机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3=4+3=7
战士|伊森 “干掉一个。。”伊森话音刚落,看着小幽齐刷刷地放倒了三个
DM白星  此时!
DM白星 兰比点点头,瑟瑟发抖地五尺右上一步,走到这个倒地的褚伯身旁,触摸着魔鬼匣。
DM白星 开始了咏唱!
DM白星  “Devil box,devil box……”什么的,你们突然觉得周围有点安静,时间仿佛减慢了一丁点。
DM白星 “……Tiny,small……sl……asleep!”兰比迅速唱完了这一小句!
DM白星 然后魔鬼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转眼之间就仿佛缩小了一点,嗖地一声被吸入了魔鬼匣里面!
DM白星 “啊啊!救……”小魔鬼连救命之词都说不完,就被吸进了魔鬼匣里面了。
DM白星 “咦?!”剩下的一个鼠人看形势发生了反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法师|幽 “之前怎么不用,现在才想起来用?”冷笑:“果然是想我们和魔鬼拼个两败俱伤吧。”
法师|幽 “之后再找你们算账。你们这群骗人成性的狗头人,我会跟马戏团团长说,把你制作成石雕标本,供那些人参观。”
DM白星 “呜呜呜……呜呜……之,之前距离魔鬼太远啦……呜呜呜……”
DM白星 兰比哭哭啼啼地说。
法师|幽 “哭有用的话,你就再哭大声一点,看看我会不会同情你,一个骗人成性的狗头人。”
DM白星 “呜呜呜呜!!”兰比哭得更大声了。
法师|幽 “还不够大,不够响亮。”
DM白星 “哇——”
德鲁伊|阿塞德 “恶魔的法术还真是厉害”阿塞德摇头看着自己的队友
战士|伊森 “。。。有这种东西不早点用,害人不浅啊你们”伊森擦拭了下手中利刃上的老鼠血,将锐利的目光放到了另外一只鼠人身上
法师|幽 小幽看也不看战场,反正战斗在她看来已经结束了,继续调戏狗头人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没见过这种效果的法术 呆站在原地
法师|幽 “你应该哭的更加逼真一点,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哭。”
法师|幽 “这样打滚的满身是泥,我那好心的团长才会说,好啦好啦,我们原谅你,乖,不哭了。”
战士|伊森 “这几只狗头人,到现在还想耍花招么,不管了,我先解决那只老鼠”
法师|幽 “只剩一只肥狗头人了,到时候是蒸是煮,是炸是烹,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冷笑
DM白星 第二轮,鼠人往远处撒腿就跑。“吱吱,妈的……怎么又失败了。”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骑着苏西追上鼠人拦住逃跑路线
战士|伊森 伊森看着那只在跑的鼠人,连忙大喊“喂!你们谁跑的快的快去拦住他!”伊森也提着剑尽量追了过去
法师|幽 小幽只冰冷的看着兰比,没有管她的莽夫队友,自己追不追都无所谓。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还在回想刚才所见到的法术,一听队友叫道,便回过神来
武僧|库洛洛 “等,等等”
武僧|库洛洛 同时 全力追向他们的逃跑位置
DM白星 “啊啊啊啊!不要抓我!”这个鼠人这么叫着,但是逃不过你们两个的追击。
DM白星 很快,这个鼠人也被你们抓获在地。
DM白星 “唉,之前距离太远了嘛,那个,我们都连魔鬼在哪里都看不见,也用不了魔鬼匣的……唉唉,很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们也很绝望啊……”一恢复正常的拉斯皮特就向你们抱怨这事。
法师|幽 “你们都是骗子,说出的每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会相信的。”
战士|伊森 “。。。”伊森仍在某种超自然的力量的控制下,也是丝毫没有听进这几只狗头人的话
法师|幽 “还想让我们为你们白打工?做梦吧,还有,先把前几天我给你们当保镖还有赎买那个胖子的钱结一下。”
DM白星 “……。。”
德鲁伊|阿塞德  “我建议你们等魔鬼对团长和小幽施展的法术消失之后再道歉比较好”
法师|幽 “施法服务我按最低价算,给你们算150金币,算上我深入危险地带的额外支出,以及我自己也用了卷轴的花费,一共是三百金币,少一个子你们就准备和兰比作伴,一起被人观看。”
DM白星 你们需要对那个鼠人做什么吗?以及对狗头人怎么处理?之类的。
法师|幽 把那个鼠人拷问一下
法师|幽 不管问没问出结果,再把它烤了
DM白星 现在你们在大街上,之前那个穿着和服打着伞的少女在转角的位置看着你们。
法师|幽 然后把烤好的鼠腿拿过去问和服少女要不要吃
法师|幽 小幽去旁边挨家挨户的敲门,准备借一点盐和柴火
战士|伊森 “喂!快告诉我那只魔鬼还在不在那里!”伊森则在拷问鼠人,但想了想,这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DM白星 “吱吱!都在地下室!之后我就不知道了!”这个鼠人只能说着这样没营养的话。
DM白星 它当然是变回了之前的半身人的模样,还在大喊救命。
法师|幽 点头表示知道了,在光天化日之下把鼠人变得半身人架在架子上,然后把柴火点着。
法师|幽 “喊啊,你看看你喊破喉咙有没有人来救你。”
法师|幽 同时往它的身上撒盐
DM白星 “咿,这个真的不太好吧…虽然是看到半身人变成的鼠人,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最好不要在这里做的样子…”那个少女看到你们在做这样的事情,很担心地走过来对着你们劝告。“如果有小孩子看到就不好了…而且不是每个人都想出门被吓一跳的。”
法师|幽 “有道理。谢谢提醒。”小幽坦然的接受了意见,掏出自己的匕首,把变成半身人的鼠人的喉咙割了。
法师|幽 “好,接下来我们该去地下室了。”
法师|幽 完全无视飞溅在身上和衣服上的鲜血,精灵舔了舔嘴唇
战士|伊森 “有时候真是佩服你的果断”伊森怂了怂肩
德鲁伊|阿塞德 “这些鼠人罪有应得”
法师|幽 “并不是我果断,而是我知道那些事做了也没有意义,如果你想我思考的这么快,你也能很快发现自己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是什么。”
战士|伊森 “不管怎么说,快去收拾那只魔鬼,然后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将连别到一旁
德鲁伊|阿塞德 “赶紧去地下室吧”
DM白星 嗯,于是地上有两个这样的鼠人半身人的尸体。
DM白星 你们抛下了这两具尸体,大概…刚刚在围观的少女也会和来这里清理场面的人说清楚这件事情吧。狗头人怎么办?
法师|幽 由于小幽中了暗示术,所以她完全没有管狗头人的行为,他们跟上也好,不跟上也罢
战士|伊森 伊森撇了一眼狗头人,没有理他们就准备直接去找魔鬼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跟上了队友
DM白星 “喂,等等我们——”即便你们不怎么理睬这些狗头人,他们仍然急匆匆地追着你们一起去了。
DM白星 ——————————————SAVE——————————————
DM白星 ——————————————之前是哪天来着——————————————
DM白星 前情提要,你们虽然非常沮丧,但是还是知道了当地领导的意思,并且出门见到了追着狗头人的鼠人。
DM白星 于是你们击退和击败了鼠人,狗头人终于起动了那个魔鬼匣,抓获了两只小魔鬼。
DM白星 然后你们急急忙忙地再次冲向了那个染房的地下室,想去找剩下的魔鬼和鼠人的麻烦,虽然你们没有理他们,但是狗头人也跟着你们。
DM白星 没过多久,你们就在染坊门口了。这里和你们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只是门大概稍微堵了一下。
战士|伊森 “。。。”伊森显得十分严肃,自己不久前才从这里败退,接下来能否打过魔鬼还是未知数
法师|幽 “。。。”显得十分严肃,自己不久前才从这里败退,接下来能否打过魔鬼还是未知数
DM白星 “呼哈,呼哈……又回到这里了啊!魔鬼受死吧!哈哈哈!”拉斯皮特这么说。
德鲁伊|阿塞德 “希望你们别又和上次那样,没见着魔鬼的面就跑了”
DM白星 “上次我们也没办法啊!都被堵住了,看不到魔鬼……哎,这个,不能怪我们啊!”
法师|幽 脸色一沉,以为阿赛德在嘲讽自己和团长,抱着手,一句话都不说
武僧|库洛洛 “不.....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努力了"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握紧了双拳
战士|伊森 “,”
战士|伊森 伊森沉默了许久后,抚摸着自己的爱剑,终于开了口“制定计划。除了刚刚解决掉的鼠人和小魔鬼,应该还有几只鼠人在那里,我会见情况看是先攻击魔鬼还是攻击鼠人,如果有人能压制魔鬼的话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战士|伊森 在这之后,伊森在最前方一脚踹向了门(进去了,要过检定吗)
德鲁伊|阿塞德 “上吧,趁着现在他们还来不及找援兵”阿塞德进入了门内
DM白星 你一脚就把正门踹开了,里面那股恶臭的气味又传了出来。
DM白星 狗头人喘着气,跟着你们冲进染坊,冲下楼梯。
DM白星 两个鼠人:“吱吱!吱吱!”
DM白星 魔鬼:“快!继续动手!看起来他们失败了!”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20=17+2=19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14
骰子机 由于先攻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3=13+3=16
骰子机 由于先攻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6=4+6=10
骰子机 法师|幽骰出了: D20+3=5+3=8
骰子机 由于先攻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5=15+5=20
DM白星 那么鼠人先动,他们这次继续用弩箭射击。
DM白星 唉,鼠人的攻击主要就是弩射,非常无聊。
DM白星 因为这里地形的缘故,近战会堵住队友,就不太好近战。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20=13+11=24
DM白星 团长很快就被这些鼠人射中两箭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2D8=7+4=11
DM白星 嗖嗖!飞舞的箭矢命中了伊森。
法师|幽 拿出一张魔法飞弹卷轴,对其中一个鼠人轰去(优先找有伤的,没有就打4)
战士|伊森 “啧,有点疼啊,这该死的老鼠”伊森有些怒地摔下了刺在身上的箭
法师|幽 口中嘟囔道:“记得分钱的时候算上我的花费……”
骰子机 法师|幽骰出了: D4+1=3+1=4
法师|幽 结束
法师|幽 “二十五金币,整整二十五金币……”眼睛都红了
DM白星 嗯,这个已经受到了不少伤害的鼠人快死了。
法师|幽 “算上之前的雾气……那便是五十金币了。鼠人,我要你们全死在这里。”
法师|幽 “五十枚金币,整整五十枚啊……我要打多少工,才能赚到这些钱啊……”
法师|幽 “你们,把他们全都杀光,一个不留!”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见4已经奄奄一息
武僧|库洛洛 “不行之后我会给你....还是找团长要吧”
武僧|库洛洛 右2下2 来到4的旁边 对4挥动单镰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4=18+4=22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17
DM白星 这个鼠人趁着你靠近,咬了你一口。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6-2=5-2=3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6+2=6+2=8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5=7+5=12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5=3+5=8
战士|伊森 伊森刚刚从疼痛余波中缓过来,看着冲向前的库洛洛,伊森有些着急(看看库洛洛能不能打死4)
DM白星 好,你顶住了压力,用镰刀砍倒了这鼠人。
法师|幽 “伊森,解决掉最后的鼠人。狗头人们,快去把那些魔鬼给拘禁起来,如果你们敢消极怠工,哼,下一个魔法飞弹就打在你们身上!”
DM白星 “啊?!怎么办?快逃啊!老大!”一个魔鬼听到这个,大声叫道
战士|伊森 伊森见库洛洛成功放倒了鼠人,便放心地冲了上去
战士|伊森 “干得好”伊森挥起武器,砍向旁边的鼠人
DM白星 “冲呀!兰比先冲过去!”拉斯皮特这么喊道
骰子机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7=11+7=18
骰子机 战士|伊森骰出了: D8+6-1=2+6-1=7
DM白星 伊森一下子就砍死了这个鼠人了。
DM白星 这个鼠人看起来是个衣着稍微有点华贵的老鼠人。
DM白星 哎哟。
战士|伊森 “再接再厉!”伊森在解决完鼠人后,逼近了魔鬼(移动到库洛洛右下,之前4的位置)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骑着苏西来到了链魔面前,小心翼翼防御着,指挥着苏西向着面前的链魔咬去(全防御,走到3下面,咬8
骰子机 由于命中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3=17+3=20
DM白星 狗头人看着你们,迟疑了一下,想找个好一点的方向去开这个魔鬼匣,毕竟是有距离限制的。
DM白星 兰比冲到了这里,并且趴了下来。
DM白星 “哇!救命啊!”
骰子机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6+3=3+3=6
德鲁伊|阿塞德 苏西咬住面前的敌人,试图瞬时将之绊倒在地
骰子机 由于力量对抗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3=18+3=21
DM白星 魔鬼很害怕地隐了形,而链魔则似乎只是有些害怕,但并没有退缩。
DM白星 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的就是这个了。
骰子机 由于对抗 DM白星骰出了: D20=2
DM白星 啊,链魔摔倒在地了。
DM白星 想逃大概也不太好逃。
DM白星 它英勇地对着冲过来的阿塞德进行反击。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4
DM白星 尽管变小了,同时挥舞着两根小锁链,但是并没有命中。
DM白星 它又站了起来,没什么退却的样子。
DM白星 ——————第二轮——————
DM白星 “上啊!褚伯!”
骰子机 由于借机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3=14+3=17
DM白星 后面拉斯皮特指挥着,褚伯冲了过去,让提前靠近的兰比起动了魔鬼匣。
DM白星 “动手啊!快!”
DM白星 兰比趴着,但碰到了魔鬼匣,又能启动这个如同神器的装置了。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6
DM白星 这次看起来一次就成功了。吟唱着的兰比惊惧地念完了最后一个单词“asleep”,两个魔鬼就迅速化作纸片一般,逐渐变薄变小,被吸进了棺材的缝里了!
DM白星 一瞬之间,周围恢复了平静。
DM白星 ——————————————继续——————————————
DM白星 终于,鼠人都被砍倒了,魔鬼被魔鬼匣抓获了。
DM白星 你们现在聚集在这个只有一个小灯泡的地下室里面,很拥挤。
DM白星 这里杂物也挺多的。
DM白星 “好了!我们抓获了魔鬼!我们回去了!耶!”狗头人欢呼着。
德鲁伊|阿塞德 “……没想到这么轻松”阿塞德看着面前的魔鬼被吸入匣子里感叹道
DM白星 “一点都不轻松!要走到这么近的距离,而且一不小心就被魔鬼攻击就没命了!啊!”拉斯皮特回答。
战士|伊森 “早有这种方法。。算了”伊森有些惊讶地看着被吸走的魔鬼
武僧|库洛洛 "轻松...吗“
法师|幽 “算了。”
DM白星 啊,希望你们还记得你们还要处理和那个奎格雷的事,以及检查周围。
德鲁伊|阿塞德 “搜索一下这里吧,这里似乎就是他们最后的据点了”
骰子机 由于搜索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1=14+1=15
骰子机 由于搜索 法师|幽骰出了: D20+7=11+7=18
战士|伊森 “总算是结束了,这样的话”伊森看向兰比
战士|伊森 “是时候让你回到笼子里了”
DM白星 “呜呜,不要……啊啊啊……”兰比很不情愿的样子。
法师|幽 “那你把我们交的定金给我们。”
战士|伊森 “总之,魔鬼解决了,我们该去拿我们那一份报酬了,至于这只狗头人,我们只是借用了它,要赎你们自己花钱去吧,我们已经仁义尽至了”伊森在心里仍然不相信狗头人不会害人(一部分是法术的原因)
武僧|库洛洛 “赶快去拿报酬吧,一定要去找老板好好算账”
德鲁伊|阿塞德 “虽然我也不想把别人送去笼子里关起来,你们还是自己和马戏团的老板商量去吧”
DM白星 你们之前和那个奎格雷的契约是说将这个魔鬼匣带给他,然后把兰比还回去,完全是借用兰比并且给他魔鬼匣的事情……
DM白星 然后你们翻找了这个地方,见到了4张描绘天使的挂毯,5张高档毛皮地毯,6鳟银杯,镶铜玻璃瓶,纯金汤盘,和11只老母鸡
DM白星 从这个死去的鼠人身上能找到细剑+1、精制轻弩、两瓶不太一样的药水,绊足包、45个白金币和雕刻着猫追狗的银质细颈瓶、他穿在身上的贵族服饰。
DM白星 就搜索到了这些东西。
DM白星 这里面很多财物都是当地镇民的,然后这两位狗头人和兰比准备走了。
DM白星 “事情也办完了,我们就回去部落啦。”
战士|伊森 “。。可别想,咱们还有一笔账没算呢,你们两走我无所谓,兰比留下”伊森想了想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德鲁伊|阿塞德 “走吧,既然事情办完了就回去马戏团吧,我还得把我的衣服给换回来”阿塞德走到兰比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DM白星 “呜哇……我,我很穷……也不想回去。”
DM白星 兰比瑟瑟发抖
战士|伊森 “待在马戏团里多好,又不愁吃喝,而且不必遭受社会的险恶,只需要卖卖萌,吃吃喝喝就行了”
DM白星 “呜呜呜呜……”
DM白星 “每天都会被那个坏人毒打的!我不想回去了……”
德鲁伊|阿塞德 “拜托你的朋友凑一下钱吧,只用400金币就能把你赎回来了,如不想继续回马戏团就只有这个办法了”阿塞德无奈的耸耸肩
DM白星 它站在原地,哭了起来。
法师|幽 “嗯,我相信你们狗头人肯定有足够的钱的。”
DM白星 “那,那就等我们回去拿钱。”拉斯皮特如是说。“我们也想把兰比救走……”
武僧|库洛洛 “嗯,你们的话没问题的”
德鲁伊|阿塞德 “安啦,那把武士刀就值400金币,你们到时拿了钱再去把武士刀赎回来便好”
DM白星 “不要。”褚伯很凶地回答道。
战士|伊森 “我们已经帮你们够多了,剩下的问题该你们自己解决,要我说,你们回去拿钱自己和那个马戏团长说吧,镇长已经说过了不打算把关系弄僵”
DM白星 “那我们先出去吧?这里太糟糕了。”
DM白星 拉斯皮特这么提议。
德鲁伊|阿塞德 “看来在你心里兰比还没有一把武士刀重要”
DM白星 这里还有很多宝物,你们得想想怎么做。
法师|幽 “不可能的,你们这些狗头人肯定在骗我们。不给钱,兰比就得回他的马戏团呆着。”
法师|幽 “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法师|幽 “反正兰比你在哪里看起来也吃好喝好,生活无忧,多好啊。”
德鲁伊|阿塞德 “放心吧,我们会护送你们一路到马戏团的,那个老板挺好说话的,你们凑齐了钱回来把兰比赎出来便是了”
法师|幽 “嗯,你们凑齐了钱,再赎回兰比就好。”
DM白星 “唔唔……也,也好吧……不过,你们要和他们说好价格哦?而且我,我猜我们自己去的话不能只用400金币……”
法师|幽 “那就不是我们要管的事了。”
德鲁伊|阿塞德 “安心吧,我们会尽量帮你们不让老板抬价的”
战士|伊森 “。哼”伊森依然不愿意和狗头人合作,和平时温和平静易人的团长完全不同
DM白星 “唔啊……我们也是要给你们报酬的,赎回兰比的钱也是从你们报酬里面扣的……啊,嗯。”他接着说。
DM白星 “所以……你们也知道的吧。”
法师|幽 “你们的意思是把兰比卖给我们?”
法师|幽 “倒也不是不行……死契的话……有人探路,踩陷阱,也还好。”
法师|幽 “唔,你们觉得呢”问队友
DM白星 “呜哇,我也不想回去别的狗头人那里……”兰比小声说。
德鲁伊|阿塞德 “安心,不管你们要花多少钱赎回兰比,我们会收取说好的报酬的”
DM白星 “唉。”
法师|幽 “我觉得可以,一个可以活动的狗头人,值四百金币,而且我们团队要成为伟大的冒险团,除了核心成员,也需要打下手的外围成员和奴仆。”
法师|幽 “你们怎么看呢”
武僧|库洛洛 “不,我觉得...."库洛洛欲言又止 但是神情上已经表示出了难堪
德鲁伊|阿塞德 “小幽说的这样也可以,虽然我并不觉得兰比值这个价格,不过似乎他们也没什么钱的样子,勉为其难就接受下来吧”
战士|伊森 “。。这个主意不错,正需要一个打下手的”伊森似乎变得小幽化了,连意见都逐渐开始一致
战士|伊森 “不过,管教一个狗头人的话。。总之,我们还是得先去把说好的部分兑现了”
法师|幽 “那么,三比一,就这样,我们也不用去找那个马戏团团长了,万一他还要加价,岂不是很麻烦。”
法师|幽 “直接分了财物走吧”
德鲁伊|阿塞德 “还是回去一趟吧,我的衣服可比兰比值钱多了”
法师|幽 “嗯,还得去找镇长领取报酬。”
战士|伊森 “阿塞德的盔甲还是需要拿的”
DM白星 “嗯,去找镇长领取报酬是很重要的。”
DM白星 “那,我们走吧?各位。”
武僧|库洛洛 "嗯 报酬报酬“
DM白星 ——————————————save——————————————
10
纯白无瑕 / Re: 【LOG】世设串联模组长团
« 最新帖子 由 白色的星星 今天02:10:16 »
剧透 -   :
DM白星 ————————————————————————————
DM白星 前情提要。
法师|幽 “我来安排任务,我们先依次爬上去,阿赛德和库洛洛先,然后是团长,最后是我,苏西留在外面,负责断后,狗头人们跟上来,避免碰到魔鬼”
DM白星 你们获得了少量的对鼠人武器,然后通过佯装点火的办法把鼠人吓得不太敢在这边窗户冒头,然后你们就把火给灭掉了。
武僧|库洛洛 “看来还是只能冲上去了吗”叹了口气
武僧|库洛洛 “战术方面,我赞同小幽的观点”
战士|伊森 “呼,还好没真的烧起来”伊森连忙扑灭了火
战士|伊森 “接下来的计划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德鲁伊|阿塞德 “我没有问题,就听小幽的安排吧”
DM白星 “唔唔,好,好……”狗头人这么附和着。
战士|伊森 伊森举起了镀银的长剑“我们出发!”
德鲁伊|阿塞德 “那么先试试看爬上去吧,对于我这小身板这可是不小的挑战”
战士|伊森 “我力量大,先试着爬上去”伊森自告奋勇,先一步准备踏上去(过攀爬?)
武僧|库洛洛 “那 我就准备一下了”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开始热身,活动起身体
战士|伊森 “有点高啊,库洛洛你能上去放根绳子下来吗”
战士|伊森 “我们来合作一下,我来搭把手”伊森用援助的方式帮助库洛洛登上窗户(援助动作,然后库洛洛取20咯?)
武僧|库洛洛 “嗯...."库洛洛摸了摸墙面
武僧|库洛洛 “应该可以吧....虽然我之前在团里也不算擅长爬墙就是..."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拿好绳子 准备借助伊森的力量爬上去
德鲁伊|阿塞德 “全靠你们了”
DM白星 经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你们终于在互相协助以后让库洛洛爬了上去。
武僧|库洛洛 来到上面后,先看看上面的情况
DM白星 这个房间装潢华丽,甚至有壁炉和豪华的四脚大床。
DM白星 墙壁有七尊香炉,香气盖过了下面的染色剂的味道。床边甚至有一幅半身人的巨大的画像,主角已经须发皆白。床的另一侧还有一张红木写字台。
DM白星 非常厉害。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以防万一 将绳子绑到床的支撑处,然后将绳子扔了下去
战士|伊森 “喂!库洛洛?上面没问题吧,没问题的话就把绳子扔下来吧,还得把他们三个弄上去呢”
武僧|库洛洛 将头探了出去 表出ok的手势
德鲁伊|阿塞德 “有了绳子就容易多了,那么我们也上去吧”
DM白星 嗯,暂时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危险,你们就这样顺利地爬了上去。
DM白星 ……狗是怎么上去的?
DM白星 几个狗头人最后,甚至差点掉了下去。
DM白星 只不过狗不怎么擅长攀爬就是了。
DM白星 嗯,于是你们现在都在这个非常,非常华丽的房间里面!
DM白星 虽然很华丽,但是你们也没见到什么明确的宝物,大概已经被逃难的鼠人拿走了吧。
法师|幽 “那些老鼠躲哪里去了?”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环顾着这个房间“没想到这里居然这么华丽,这可和外边不太一样啊”
战士|伊森 “当心一点了,那些老鼠有可能还埋伏在这里”
德鲁伊|阿塞德 “苏西能闻到有什么敌人的气味吗”阿塞德拍拍苏西的头问道
DM白星 这房间挺简单的,从这里出去就是之前的那个二层。之前是门好好地关住了。(其实是喵之前没注意到)
法师|幽 “让我们把这里可以带走的东西都带走,来弥补购买对鼠武器的损失吧。之后再从这个门里出去,老鼠们一定躲在建筑里”
DM白星 这里有价值的小东西并不多,要搬也不太好搬…
DM白星 “哇!”狗头人已经被这些东西迷了眼,甚至跑到别人的床上去了(
战士|伊森 “现在就思考财宝还是太早了吧喂!我们可是来找魔鬼的”
法师|幽 “你的冷静让我印象深刻,那么我们从这个门里冲出去大杀四方吧”
德鲁伊|阿塞德 “等我们结束战斗再来这里回收战利品也不迟”阿塞德赞同
武僧|库洛洛 ”嗯 大局为重“
DM白星 从这里的门冲出去就见到了你们之前在战斗的那个地方。今天因为他们不怎么开工的缘故,所以这里的潮湿情况有所缓和,你们走在这个二层也不那么容易掉下去了。
DM白星 现在这里除了你们以外没有什么别的人…
武僧|库洛洛 准备好战斗准备的库洛洛有些不知所措 看了看身边的队友 似乎在征求意见
DM白星 从梯子下去就是一层,在东侧有前往两个房间的门,楼下的东侧也算是有两个房间的门。
战士|伊森 “既然这里没有,就去其他地方找找,鼠人们会守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
德鲁伊|阿塞德 “我们应该再将这里搜查一番,他们说不定躲在某个房间里了”
法师|幽 “有道理”小幽开始搜索这个房间
战士|伊森 “稍微搜索下这个房间,然后再集结起来准备搜索里面”
DM白星 首先搜索的离你们最近的一个房间是这样的。
DM白星 房间角落里面有4张干草床,看起来还行。房间中央木桌上有二十多个骰子,骰子旁边还有一些空酒杯…
法师|幽 小幽绕着墙搜索着,一边找能够带走的东西,一边找密门之类的
DM白星 第二个房间就比这个糟糕多了…
DM白星 阴冷肮脏的房间里有十张发霉发臭的上下铺床位,地板上还有五个尿壶…
DM白星 这里很多蟑螂和跳蚤,床位上铺着薄薄的床垫和发黑的枕头…
法师|幽 “天啊,我希望那些鼠人没有把宝石藏在夜壶里的传统,以及他们的数量不像床位显示的这么多。”
法师|幽 “我在这里上面都没找到,继续出发吧。”
武僧|库洛洛 “和刚才的房间比,简直是其他次元一样呢..."
战士|伊森 “唔,这些老鼠比真正的兽人都要脏臭”伊森捂了捂鼻子,继续探索下一个房间了
德鲁伊|阿塞德 “去别的地方看看”阿塞德看着脏乱的房间也皱了皱眉头
DM白星 这是二层的2个房间,嗯。
DM白星 然后是楼下。
DM白星 楼下靠近门口的一个房间看起来就宽敞了一点点。
DM白星 这个房间看起来就是个食堂,但是空气还是挺恶劣的,房间北侧摆放着两张木桌和几条长凳,南侧墙壁前堆放着很多木桶和木箱,里面有一些发霉的咸肉、燕麦和硬面包。
DM白星 这是第三个房间,现在也没有什么人。
DM白星 然后第四个房间就是…堵在南侧墙壁后的那个门所通往的地方了。
DM白星 你们也可以从一层那里绕。
DM白星 不过鉴于这些敌人之前全部一个都没见着,那么这个房间里呢…(
DM白星 总之,请做好准备吧。
德鲁伊|阿塞德 “别的地方都是死路,最后那扇门后多半是他们逃跑的方向了”
战士|伊森 “东绕西绕真是转晕了,不知道这个房间里到底有没有魔鬼呢”
武僧|库洛洛 “看来也没别的选择就是"
法师|幽 “做好战斗准备吧,诸君”
德鲁伊|阿塞德 “那么我们继续向里探索吧”
DM白星 嗯,狗头人们深吸了一口气——
DM白星 然后拉斯皮特轻轻,推开了这个最后的门。
DM白星 你们能看到,这是一条往下往里的…嗯,下行楼梯。
DM白星 通往地下室,大概。然后呢,你们需要站位吧。
DM白星 从这条很窄的小路中往下走,拥挤的小路将你们引向了一个很奇妙的小地下室。
DM白星 这个地下室中密密麻麻地挤着一群敌人!!
DM白星 你们一眼就能看到有4名鼠人和若干魔鬼!
DM白星 “终,终于来了!外面没有烧起来吗!该死的!”
DM白星 一个鼠人嘟嘟囔囔地这么喊叫着,别的都蓄势待发地准备开始和你们的战斗!
德鲁伊|阿塞德 “该做个了结了”
法师|幽 "让我们来了结这一切吧,我答应了别的老鼠,说要杀他全家,那就得杀他全家。”气势汹汹
战士|伊森 “是魔鬼!当心了!”
武僧|库洛洛 “让这些该死的遭遇结束吧”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做好了战斗架势
DM白星 1234是鼠人,①②③是小魔鬼,⑧是一只看起来很小的链魔。
DM白星 “快!吉利斯特!马提拉德!用法术控制他们!莫施,麦克斯!挡住他们!”这个链魔气急败坏地命令着!
DM白星 这里面中间是个橡木桌子,摆满了食物和饮料。
DM白星 旁边幽三把金漆王座的皮椅,墙壁上有挂毯,地板上铺着很厚的毛皮和枕头。
DM白星 附近有很多老鼠洞,角落里还有几只死鸡…
骰子机 法师|幽骰出了: D20+3=9+3=12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6=2+6=8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4D20=4+14+6+10=34
骰子机 德鲁伊|阿塞德骰出了: D20+2=4+2=6
骰子机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6=6+6=12
DM白星 那么先是…链魔行动…喵查一下链魔的行动模式…
DM白星 链魔的脸看起来在逐渐变化,看起来像是伊森…昔日的爱人和死敌(真的有吗…)…
骰子机 由于意志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6
战士|伊森 伊森看着那张脸,仿佛见到了上一世天地永别的挚爱,海誓山盟的青梅竹马,不惜为止赴汤蹈火的情人。。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3=1
DM白星 虽然有点奇怪,但是伊森在接下来一轮内攻击-2。
DM白星 然后是鼠人…
战士|伊森 “那是。。谁?如此地熟悉而又朦胧”伊森有些失神
DM白星 这个在旁边的鼠人拔出一把细剑,对着你刺过来。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8
战士|伊森 17
DM白星 那可能是卡着墙边,攻击不便,这位鼠人的刺击没有击中你。
DM白星 那接下来就到伊森和幽了。
法师|幽 精灵少女发出尖利的吟唱声;苍白,干瘦,细长的手指叠在一起,向外展开——伴随着咒语声落下的,是从指间交错的地方吐出的扇形火焰,笼罩住面前的伊森和他身前的所有敌人。
法师|幽 “eka-api-ayun-mas-kartu!”
骰子机 由于伤害 法师|幽骰出了: 2D4=1+1=2
战士|伊森 伊森脑海中努力思考着幽的样子,然后两种感情相互抵消勉强冷静了下来,而身上的痛楚随之而来
骰子机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2=14+2=16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4D20=20+17+8+16=61
DM白星 这次收效甚微,只有一个鼠人看起来像是受到一点伤害的样子。
战士|伊森 “好家伙,等着瞧!”伊森挥起了长剑砍向最近一直鼠人,而伊森此时才想起,常年用长枪的自己,并不会顺势斩
骰子机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6-2=5+6-2=9
DM白星 没什么用,可能是手生的缘故,这鼠人一扭身子就躲过了你的斩击。
DM白星 然后小魔鬼开始叽叽咕咕地说着可怕的话。
骰子机 由于伊森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战士|伊森骰出了: D20=3
骰子机 由于意志 法师|幽骰出了: D20+2=4+2=6
DM白星 “狗头人在欺骗你们!”这些魔鬼这么说。
DM白星 “不要听狗头人的,快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法师|幽 “可恶!我早就知道你们在骗我!战斗的时候畏畏缩缩,明显是想让我们和魔鬼拼个你死我活!”
法师|幽 “团长,我们溜了,让这些狗头人自己去死!”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见通道狭窄 便换出投石索 支援前面的队友
骰子机 武僧|库洛洛骰出了: D20+2=1+2=3
DM白星 ——————————————SAVE——————————————
DM白星 ——————————————快逃啊——————————————
DM白星 前情提要。
DM白星 你们再次围攻这个染坊,切入了他们的地下室,但是被一堆鼠人和魔鬼阻挡住了,甚至还有两位中了暗示术。
DM白星 “啊啊啊?!怎么回事,我们失败了?快跑啊!”拉斯皮特这么喊着,就匆匆忙忙地转过身去逃走,似乎并不怎么在意你们的状况了的样子。
战士|伊森 “这。这些该死的狗头人!居然在骗我们!”伊森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冷静”思考了一瞬间,这之中有太多的疑点,这些狗头人从头到尾都在骗自己!
战士|伊森 “喂!你们给我站住!这些骗子一直在利用我们!”伊森放开嗓子大吼出来
DM白星 另外两个狗头人见到风吹草动也跟着往外跑走了,看情况不妙跑得比谁都快。
德鲁伊|阿塞德 “那群家伙似乎对团长和小幽做了什么,现在只能先撤退了!”阿塞德看着逃走的狗头人对着库洛洛说到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回头确认敌人的情况,确保队友能够安全撤退
法师|幽 “为什么我要为你们打生打死?你们甚至钱都没给过我!”
武僧|库洛洛 “是什么奇怪的法术吗!”说完便向后逃跑
法师|幽 “战斗的时候也躲在后面,哼,怕不是想坐收渔利!我不再会听你们的话了!”
战士|伊森 “我们撤了!去抓住那两个骗子!至今为止一直在利用我们!从来都没给过协助!”
DM白星 这些鼠人气势汹汹地叫着,“快追!趁着这个机会收拾掉他们!”
法师|幽 “快走,让这群狗头人和魔鬼拼命吧!”
德鲁伊|阿塞德 “总之快跑吧”阿塞德骑着苏西也向外跑去
战士|伊森 伊森嘴中说着,身体也开始往外撤退
DM白星 好了,你们一片混乱地从这个地坑里面逃了出去。
DM白星 鼠人的箭矢从后面向你们射来,不过他们也没有很紧迫地追着你们。
DM白星 “吱吱!快放箭!”鼠人大喊着,在你们逃走的时候还对你们射出几箭。
骰子机 由于一人一箭 DM白星骰出了: 4D20=16+20+5+12=53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20=2
骰子机 由于好像是d6吧,记不得了 DM白星骰出了: 2D6=2+2=4
DM白星 ——————逃了出去——————
DM白星 你们过了一会儿,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镇子的某处,停了下来。
战士|伊森 “那几个狗X人呢?他们去哪里了?”伊森喘着气,累得说不完整话
武僧|库洛洛 “呼.....呼”靠在墙边 喘着粗气
DM白星 “哦呀?又见面了,可爱的小猫咪。狗头人往那个方向跑去了。”你们抬起头,看到那位穿着破烂裙子的金发少女站在你们面前,表情有点阴沉。
德鲁伊|阿塞德 “这群家伙,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派不上”
战士|伊森 “。。是吗”伊森收起了手中的长剑,转而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长枪,在拔出武器时,顺手将刺在铠甲上的箭拔了下来丢在了地上,虽然只是皮外伤,伊森却也疼的直咧嘴
战士|伊森 “嘶~。可恶的骗子”
DM白星 “……”她的瞳孔给你们一种有点异常大的感觉,静静地看着你们,好像也没什么想说的话,只是这样看着你们。
武僧|库洛洛 “呼....呼”终于回复了一些体力的库洛洛,忍住想倒下休息的感觉
武僧|库洛洛 “在那之前...你们还好吗?”看向几位队友
法师|幽 “你指的是被人欺骗,差点丧命吗?”
德鲁伊|阿塞德 “我没受什么太重的伤,该赶紧去找那些小家伙了”阿塞德对着身边的队友说到
DM白星 “喂!快过来洗澡啊——别跑到什么地方去——”从墙角的另一边传来了之前那位流氓气息的男子的声音,少女转过身去很快就离开了。
战士|伊森 “。。我最讨厌被人欺骗”伊森一反平时温和的态度,愠怒完完全全地笼罩在表情上
武僧|库洛洛 “.....既然这样 那就以找那些小家伙优先吧"
法师|幽 “别管狗头人和魔鬼的恩怨了,他们什么钱都没给我们,我们凭什么帮他们卖命?把这里的事告诉这里的治安官员,直接走人要紧。”
DM白星 “小龙可比老鼠要可爱多了。”少女离开前对你们说了这句话——
德鲁伊|阿塞德 “那我们首先也应该找到他们”
战士|伊森 “虽说这事情我早就不想干了,但是不能放任狗头人在街上乱逛,我们走,去找这里警卫,让他们来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吧”
战士|伊森 伊森此时很想说脏话,但因为在伙伴前说脏话并没有意义,因此没有真的说出来
DM白星 你们现在还带着面具呢,很有意思。
DM白星 也不知道这两位是怎么认出你们来的,可能尽管戴着面具但是还挺有辨识度。
DM白星 那些小家伙…如果要去找得去找一下,他们现在应该逃走在城镇里面了。
法师|幽 “够了,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们没有看到敌人的情况吗——这已经不是我们该插手的目标了,如果有钱倒也有拼命的理由,但那群狗头人明显是空口无凭,想我们打白工,自己也不出力,可能还有别的算盘。”
法师|幽 “但是有什么算盘和我们也没关系了,我们该离开了!走之前,把这里的消息告诉给这里的治安官,他们爱做什么做什么,和我们无关!”
德鲁伊|阿塞德 “我同意,把这里的事告诉警卫可比我们现在几个人闯入要好得多”
法师|幽 “如果你们要继续做那狗头人的狗,那随你们的便,我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我想团长也是这么想的。”
法师|幽 “走吧,报完警该离开了,这个镇子和狗头人的死活与我们何干?”
战士|伊森 “这里的官僚制度怕是也没什么效率,反正也不是我们的事情了,我们告诉完他们,这件事情我们就至仁至义,走人!”
战士|伊森 伊森将武器背在了背上,前去报警。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跟上团长的脚步
DM白星 你们用了一点时间找到了一个警卫。“什么,你们怎么回事?”
法师|幽 “一群狗头人惹了一群魔鬼,他们即将攻打这个镇子,你们爱信不信,爱管不管,我们走人了。”
DM白星 “什么,你们认识那些狗头人吗?”
战士|伊森 伊森稍微缓和了一下气氛,换了个语气说话“在这个镇子里的那个河边染料坊里有大量的鼠人和几只魔鬼,几只狗头人和他们杠上了,结果准备把这里卷入他们的纷争”
战士|伊森 “你说的是什么?你们这附近经常有狗头人出没?”
DM白星 “好像…好像有听别的同事说过这件事,我去找别人问问看,你们等一下啊…”
武僧|库洛洛 “...."库洛洛警戒着一旁,防止引起过大的骚动
DM白星 他带着你们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大的建筑前,“这里是小镇镇长的所在地,也是我们这些守卫的基地,如果要报案的话就进来说吧,我先去问问别人这件事。”
战士|伊森 伊森看了看伙伴,谈了谈手,“就和我说的一样,效率低下”但无可奈何的伊森还是走了进去准备再报案一次
DM白星 “没办法,最近庆典,事情挺多。”
DM白星 你们等了一阵子,还去里面报了一下案,里面有个领导相貌的人听了你们的话……
DM白星 “这附近是有一个叫格努卡的狗头人部落,我们这里和他们不是很对付。唉。”
DM白星 “虽然平时只是小打小闹的事,而且大部分人和大部分狗头人也互相反感,但是也不怎么发生很严重的后果。如果真有这事的话,我们倒是愿意出资500金币给你们帮他们这个忙,并调和和他们的关系……”
DM白星 这位领导神色凝重地这么说,甚至还拿出来一张支票。
战士|伊森 伊森直接果断地问“你们的卫兵呢?没有办法对付这群狗头人吗?”
DM白星 “我们和狗头人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而且还攻不下他们的巢穴……要攻的话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唉。”
战士|伊森 有了利益的驱使,伊森有了一个留下了的理由,但是狗头人欺骗自己的事情伊森还无法释怀
战士|伊森 “但是你要知道,那可是狗头人!他们还是有可能会伤人的”
DM白星 “很多人都会伤人,但是也不可能把它们全部驱逐出去啊。”
DM白星 “唉,没办法,这里也不是伊潘尼亚帝国那样的地方,没有那么完善的法律的啦。只能尽量管,和尽量调节了。”这位领导这么说。“而且虽然镇民不欢迎他们,但是他们来了以后很有消费能力,很奇怪的。”
战士|伊森 “。。”伊森听到消费能力这一点后大概理解了镇长为什么打算调和关系
DM白星 “如果有狗头人跟着你们的话,你们可能需要好好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到处乱花钱。”
武僧|库洛洛 “真是...无比现实的关系啊”小声的感叹道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白了一眼不想说话
DM白星 “其实也不只是消费的问题,狗头人的部落也算是一个缓冲,如果有发疯的巨龙从神峰山脉上下来,狗头人也能和龙交流,也能保护我们,好像几年前就有这样的事情。”
法师|幽 “讨论这些有什么用,我的意见是我们赶快离开,魔鬼和鼠人不是我们能应对的敌人。”对团长说
战士|伊森 “让我们讨论一下”伊森带着队友走到房间的一角,准备就此事商量一下
战士|伊森 “这么看来,这个人是铁了心地打算和狗头人合作,但我个人已经不想再介入此事,你们怎么看”
德鲁伊|阿塞德 “既然我们不愿继续介入此事,那么应该把魔鬼和鼠人的问题告诉这位镇长”
DM白星 “嗯,总之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是至少我也不想让他们就这样复灭了。例如那个魔鬼的事情,如果魔鬼之后会在这里兴风作浪,那我们城镇也很难办。这样吧,给你们开500金币,给出这个委托来让你们收拾掉这些魔鬼,鼠人?你们调查完以后把情况告诉我们,我们去收拾。”
DM白星 这个领导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对你们这么说。
战士|伊森 “实际上问题就在这里,对付魔鬼和鼠人有些超出我们的能力了”
DM白星 “哪方面超出能力了?”
德鲁伊|阿塞德 “我们对付不了他们”
战士|伊森 “我们的武器难以造成伤害,他们的法术我们难以抵抗”
DM白星 “哪方面?有我们能帮手的肯定能帮。武器难以造成伤害?”这领导从桌子下面拿出一本典籍,“什么怪物?”
DM白星 “魔鬼?”
武僧|库洛洛 “这些对我们这种新人冒险者来说...简直”
武僧|库洛洛 本想继续说,一看领导拿出典籍,便停下
DM白星 “……银?那,我去找人给你们借一下武器,怎么样?”
战士|伊森 “大概是小魔鬼,还有老鼠一样的人,听说是鼠化人,我们必须要更高级的银武器”伊森重复着之前打听到的话。。
战士|伊森 “等等,这样子不就变成我们接下委托一样了吗?我才不干呢!”或许是暗示的效果还在,伊森依旧怨恨着那几只狗头人
法师|幽 小幽却只想离开,话都不多说一句,不耐烦的站在一旁
DM白星 “法术的话,来人啊,去把大法师格拉斯叫过来。”
DM白星 “让他给你们加强一点抗性,然后你们今天等下也就出发吧?怎么样?各位。500GP够不够?”这位领导搓着手指,露出了神秘笑容,跟你们这么吩咐。
DM白星 “我们这里民兵人手不够,这种突发事件都是招募冒险者来解决的。”
DM白星 喵掉了?
战士|伊森 “。。。”伊森陷入了谜之尴尬之中,实际上这个人开出的价码非常诱人,提供的协助也很多,但是心中还是对那几只狗头人耿耿于怀
法师|幽 “请原谅我拒绝!那群狗头人显然居心叵测,我可不愿意陷入他们和魔鬼的算计当中,团长,我们走。”
DM白星 “咳咳,老大,就这几位朋友吗?”有个有些年长的人开门进来了,他带着兜帽,拿着一根拐杖,还拿着一本书。
法师|幽 “我现在只想离这里,离这群狗头人远远的,越远越好!”
战士|伊森 “你说的对,那几只狗头人不知得信任——”伊森转过身准备就此离开时,撞见了那位年长的人
法师|幽 说完,也不管别人怎么反应,拉着库洛洛往外走
法师|幽 “请让一让。”
法师|幽 对年长的人说
武僧|库洛洛 “不不,既然这位大法师都来了...."
武僧|库洛洛 见场面有些尴尬,便准备劝住小幽
DM白星 “嗯,他们好像不是很情愿的样子…要不你们开个价?以及倒是为什么说狗头人不得信任?”
法师|幽 “你还没吃那群狗头人的亏吃够吗?四个小魔鬼,那群狗头人是凭什么从它们手里逃走的?它们的攻击甚至打不破魔鬼的防御?而且他们说的什么魔鬼匣,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大号粉色棺材,那群狗头人把我们都骗了,你还打算为他们买卖?”话语难以置信
法师|幽 “如果不是魔鬼们点出这点,我们真得和他们战斗到两败俱伤,最后那群狗头人拿着一直隐藏着的手段,怕不是坐收渔利,顺带灭口。”
DM白星 “魔鬼匣是什么东西?”
DM白星 大法师问你们。
法师|幽 “一些狗头人的谎话罢了,还是不要说出来,免得污了大师您的耳朵。”
战士|伊森 “这些狗头人并不值得信任,他们从头到尾都只是在袖手旁观,我已经受够了为他们打工——”伊森也想着回答,但是小幽已经将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了,于是便没有说话
法师|幽 小幽摆了摆手,谁爱解释魔鬼匣自己解释去,她看来只想离这些狗头人越远越好
德鲁伊|阿塞德 “你们只需知道,现在我们对付不了那些魔鬼便是了”
战士|伊森 “不过是一些胡乱编出来的奇怪东西,还说什么能关注魔鬼,我完全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DM白星 “唉,总之大法师还是给他们加点好的法术吧…你们谁先来?即便你们真不打算去收拾那些敌人,也就当通报这情况的小小的善意吧。”“嗯,好…那就从加强抵抗力开始…”
武僧|库洛洛 “队长先吧 ”库洛洛拉着小幽
战士|伊森 伊森默不作声,既然是对面白送给自己的帮助,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DM白星 “好…”一阵嘀咕声过后,这位法师给你施加了一个法术。
骰子机 DM白星骰出了: D10=4
法师|幽 看到这出手便给他人施展的虚假生命,小幽哪怕被暗示术蒙蔽了心灵,也是神色凝重,不愧是能被称为大法师的施法者
战士|伊森 伊森不懂魔法,但是看着这在身上画出的诡异花纹和随之而来的体力,深深认可了这位名副其实的大法师
武僧|库洛洛 有关魔法,库洛洛不是很了解。
武僧|库洛洛 但从身上逐渐涌现的力量来看 这人的确很厉害
德鲁伊|阿塞德 阿塞德在一边看到这一情况,内心也是震惊无比
DM白星 很快给你们都加了这个法术,“那就祝你们好运,小心了。如果抓到了魔鬼,收拾了鼠人,这里的500GP还在等着你们。”
DM白星 “加油,各位。”
DM白星 ——————————————SAVE——————————————
页: [1] 2 3 ... 10 »